損害賠償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訴字,109年度,1415號
KSDV,109,訴,1415,20220503,1

1/1頁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09年度訴字第1415號
原 告 友和耐火材料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張重武
訴訟代理人 鄭旭廷律師
被 告 王俊登
訴訟代理人 張啟祥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於民國111年3月30日言詞
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方面:按當事人法定代理人之代理權消滅者,訴訟程序 在有法定代理人承受其訴訟以前當然停止,惟於有訴訟代理 人時不適用之;又承受訴訟人於得為承受時,應即為承受之 聲明,此觀諸民事訴訟法第170條、第173條、第175條第1項 規定自明。查原告之法定代理人原為吳芳嬌,嗣於訴訟繫屬 中變更為甲○○,其於民國109年8月7日具狀聲明承受訴訟, 有民事陳報狀、委任狀、原告公司變更登記表等在卷可稽( 見審訴卷第11、25、27、151至161頁),核與前揭規定相符 ,應予准許。
貳、實體方面:
一、原告主張:被告自76年9月1日任職於原告公司,後於91年7 月22日至102年1月22日擔任原告公司總經理。原告公司之財 務長期由被告之王姓家族(大股東)所掌控,而原告公司存 在著「另存帳戶」之設置,即由被告向廠商購買無交易事實 之假發票,將發票完成形式上之請款程序,再由原告公司開 立等同發票金額之支票予被告,被告則在其私人設於合作金 庫商業銀行(下稱合庫)大發分行之銀行帳戶(帳號:0000 000-000000號,下稱另存帳戶)內兌現支票,並將該款項作 為原告公司支付無單據核銷之開支或發放股東股利等用途( 其餘金額遭被告侵占),而被告自擔任總經理後即獨自掌控 另存帳戶,原告公司之股東雖領有另存帳戶配發之股利,惟 就另存帳戶如何操作並不知情,迨至100年間始知悉上開購 買假發票之情事。又被告於98年8月13日自另存帳戶匯出新 臺幣(下同)2,200萬元至其大慶票券高雄分公司帳戶(下 稱大慶票券帳戶),而大慶票券帳戶直至99年8月17日尚有 結餘802萬1,127元,該筆金額全屬原告公司之資金,詎被告



竟於99年8月17日將此結餘款項轉匯至其私人在合庫鳳山分 行開設之銀行帳戶(帳號:0000000000000號,下稱系爭帳 戶)。嗣被告於如附表編號⒈至⒊所示之時間分別自系爭帳戶 提領如附表編號⒈至⒊金額欄所示之款項,並將之侵占入己, 經原告對被告提出業務侵占罪等告訴,案經臺灣高雄地方檢 察署(下稱雄檢)以108年度偵字第15168號、第22730號、 第22731號為不起訴處分確定,惟原告事後發現該不起訴處 分書尚有諸多違誤之處,且被告於如附表編號⒋所示時間自 系爭帳戶另提領之如附表編號⒋金額欄所示款項,並不在上 開刑事告訴之範圍,而該筆款項亦非被告於100年8月9日交 接予訴外人即原告原董事長吳○諶之另存餘額,實係遭被告 自行領款占有。而系爭帳戶乃被告自行開設,與吳○諶無關 ,依被告另案在法務部調查局高雄市調查處(下稱市調處) 所述,系爭帳戶內款項全屬原告所有;且如附表所示4筆款 項係被告自行提領或被告指示訴外人即原告會計丙○○提領, 與吳○諶無關。即被告侵占原告如附表所示之資金共467萬9, 717元(下稱系爭款項)。再者,系爭款項並非原告指示被 告或丙○○所提領,乃屬非給付型不當得利,故被告自應就提 領之法律上原因負舉證責任,被告無法律上原因受有上開款 項,並致原告公司受有損害,原告公司自得請求被告賠償46 7萬9,717元。被告辯稱吳○諶自99年1月即管理另存款,顯與 事實不符,另存款於100年8月9日交接予吳○諶前,均係被告 所管理與掌控,被告雖將部分另存支票金額存入吳○諶所開 設彰化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七賢分行(下稱彰銀七賢分行 )帳戶(帳號00000000000000號,下稱吳○諶彰銀七賢帳戶 ),但此乃被告指示丙○○所為,與吳○諶無涉,無法以此證 明吳○諶於100年8月9日前有掌管另存款。為此,爰依民法第 179條規定,提起本件訴訟等語。並聲明:㈠被告應給付原告 467萬9,717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 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㈡原告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二、被告則以:被告自76年9月1日任職於原告,並於91年7月22 日至102年1月22日擔任原告總經理,而原告設置有另存帳戶 之機制,即先向廠商購買無交易事實之假發票,將發票完成 形式上之請款程序,再由原告開立等同發票金額之支票,由 被告取走支票並在另存帳戶兌現,帳戶款項則用於原告支付 無單據核銷之開支或發放股東股利(股東所領不計入所得之 股利分配稱為「配東」),此係自被告擔任總經理之前即行 之有年之陋習,此一陋規自原告成立未久即有,歷經40年, 被告自91年接任總經理職務開始,即承繼歷任原告總經理所 擔負「保管另存」之責。而被告除需負責存放保管另存款項



外,尚須按月將登載另存收支紀錄提供董事長及監察人核對 ,經確認無誤後及依照慣例銷毀紀錄,僅留下餘額紀錄再接 續下一個月的紀錄,足證被告保管期間,按月款項明細均有 董事長及監察人監督確認,歷年帳戶款項分紅亦皆經董事會 決定,且另存之存廢亦由董事長決定,並非被告一人得以隻 手遮天,被告王姓家族雖為原告之大股東,並因職務關係而 管理原告之財務,然原告於創立之始即採總經理制,原告一 切事務均由總經理裁決並指示始得為之,被告家族從未對原 告之事務有何掌控權,僅因職務關係而依總經理指示予以蓋 便章,嗣於被告任總經理時,原告即改為董事長制,由董事 長親力親為,原告一切事務均需由原告董事長裁決並指示始 得為之,豈有可能由被告家族掌控之理,原告就此置若罔聞 ,逕為指摘總經理1人,實屬莫名。其次,原告於100年6月1 5日召開常務董事會議、於100年6月17日召開臨時董監事會 議時,已在會議中討論關於購買假發票、款項充作另存分發 股東款等情,原告全體董事甚至表示不可承認另存帳戶之存 在,且被告在會議中亦明確報告原告作帳買假發票取得金額 ,及若違反稅捐稽徵法原告應補稅額等事項,當時全體董事 對該等數額並無意見,足徵全體董事對歷年分派另存股東紅 利、另存帳戶存在之事均屬知情。再者,原告前董事長吳○ 諶於99年1月間接任原告董事長後,即要求被告交出另存款 ,僅保留內帳登帳作業由被告登載,實際上另存款已改由吳 ○諶管理,吳○諶確實於99年間即掌控原告另存款,此據訴外 人即證人吳○燮、翁○瑾及丙○○均證述甚詳,縱使內帳仍係由 被告為紀錄登載,亦非謂被告即有確實掌管另存款之情事, 否則於被告100年8月後交接內帳,並改由丙○○登載內帳,豈 非謂丙○○亦有確實掌管另存款之情事?顯屬荒謬,原告對證 人證述斷章取義。另原告於99年間已對被告展開調查並要求 被告交出手上保管另存款之帳戶資訊予新任董事長吳○諶, 並架空被告管理公司之權限,故而指揮丙○○接替莊志強辦理 原告與銀行相關業務之人並非被告,為董事長吳○諶,由證 人吳○燮於另案中所稱及吳○燮帳戶資料,可見最遲於99年6 月之後,董事長吳○諶確實已實質掌控並指揮處理另存款項 相關事務。況據被告以被證5領取另存支票流向與調查相關 兌領支票人帳戶明細及董事長吳○諶名下銀行帳戶明細之比 對,始發現吳○諶彰銀七賢帳戶之存款與兌領支票款流向有 高度相關,被告更係在原告對被告展開數十件民刑事告訴中 始約略知悉99年以後董事長吳○諶管理另存款之樣貌,倘被 告早已知悉吳○諶彰銀七賢帳戶有為另存款之往來,何以長 達11年之訴訟間均未提出或查調吳○諶彰銀七賢帳戶帳戶以



為抗辯,董事長吳○諶又何以於全然不知情狀況下提供私人 帳戶予原告為另存款之使用?更遑論觀之證人丙○○多次證述 ,其於10幾年前即距離處理另存款最近之時,記憶多為模糊 ,反而距離時日越久遠,記憶越顯清晰,顯與常人相違,且 證人丙○○得以受指示單獨前往銀行辦理業務,而被告為高階 主管,豈有與證人同去之可能?證人丙○○竟得以支票背面有 被告簽名,無視有背書之可能,即證述係被告與證人並同前 往辦理乙情,令人質疑。至於系爭帳戶之設立,確由吳○諶 主導並共同前往,並向被告拿取2顆印章,完成開戶程序後 ,其中1份印鑑與全部存簿直接由吳○諶保管,被告僅保留1 份吳○諶與被告名字印鑑,後續直到被告於100年8月9日在吳 ○燮之陪同下,將存放在系爭帳戶之另存款179萬7,717元領 出,並交予吳○諶,即系爭帳戶自開戶起至100年8月9日止, 僅開戶及領款179萬7,717元係由被告親自辦理,其餘存款領 款均係由吳○諶指揮辦理,取款憑條先由被告使用其中1枚印 章後,再交由董事長使用其保管之印章,董事長再連同存簿 交予丙○○至銀行辦理,與被告無涉,被告對印鑑及存簿皆無 從獨自支配,由於董事長直接指揮丙○○前往銀行辦理存、領 款作業,加上部分另存款項並未存入被告名下帳戶,因此就 被告所認知,當時吳○諶董事長亦有開戶,以存放其他另存 款,倘另存款仍係由被告一人掌管,則被告何以不延續先前 處理另存款之方式為之即可,何須另行開立帳戶?更留存2 顆不同印章增加被告領取款項之麻煩,顯與常情不合。又吳 ○諶於100年8月9日在原告公司將另存款958萬4,080元交接給 監察人簡○杰時,在場見證者除了被告外,尚有當時之業務 經理吳○燮及丙○○,而被告於交接當日即於吳○燮之陪同下, 前往合庫鳳山分行領出存放在系爭帳戶之另存款179萬7,717 元,並交付給董事長吳○諶,如附表編號⒋所示之款項如何遭 被告侵占?原告全然未盡舉證責任,僅以片面擅斷之猜測及 拼湊式對帳即無端指訴被告侵占如附表所示款項,自難認為 真。綜上,原告主張為無理由等語置辯。並聲明:㈠原告之 訴駁回;㈡如受不利判決,被告願供擔保請准免為假執行。三、兩造不爭執事項及本件爭點(見訴字卷第231至233、276頁 ):
 ㈠兩造不爭執事項:
 ⒈被告自76年9月1日任職於原告,並於91年7月22日至102年1月 22日擔任原告總經理。
 ⒉原告有向廠商購買無交易事實之假發票,將發票完成形式上 之請款程序,再由原告開立等同發票金額之支票,由被告將 支票在其開立之另存帳戶兌現後,再將款項作為原告支付無



單據核銷之開支或發放股東股利等用途。
 ⒊被告之另存帳戶於98年8月13日匯出2,200萬元至被告之大慶 票券帳戶內,後被告於99年8月17日將大慶票券帳戶內之結 餘共計802萬1,127元轉匯至系爭帳戶內。 ⒋被告名下之系爭帳戶有如附表編號⒈所示於100年5月30日提領 30萬元現金(取款憑條字跡為丙○○所寫)、如附表編號⒉所 示於100年6月7日提領13萬2,000元現金(取款憑條字跡為被 告所寫)、如附表編號⒊所示於100年7月4日提領245萬元現 金(取款憑條字跡為被告所寫)之紀錄,原告前以此情對被 告提出刑事告訴,案經雄檢以108年度偵字第15168號、第22 730號、第22731號為不起訴處分,原告並未再議而確定。 ⒌被告有如附表編號⒋所示於100年8月9日從系爭帳戶提領179萬 7,717元現金(取款憑條字跡為丙○○所寫)。 ⒍被告於100年7月4日有在合庫大發分行存入260萬元現金至被 告名下合庫大發分行之帳號0000000000000號帳戶內。 ⒎被告名下之系爭帳戶係於99年8月4日開設,106年6月20日結 清,印鑑卡所留印鑑為1圓、1方印鑑各1枚。 ⒏吳○諶於99年8月4日開設吳○諶彰銀七賢帳戶,該帳戶於100年 1月14日結清。
 ⒐依原告的變更登記表及會議紀錄,吳○諶自99年5月3日起擔任 原告董事長,後於101年4月16日辭職、於同年月20日過世; 丙○○自99年6月1日起在原告任職會計。
⒑兩造所提證物,形式上均為真正。
 ㈡本件爭點:
 ⒈被告有無將如附表編號⒈至⒊所示提領之款項侵占入己? ⒉被告於如附表編號⒋所示自系爭帳戶提領款項後,是否有將款 項交予當時原告董事長吳○諶?
 ⒊原告依民法第179條不當得利規定,請求被告給付467萬9,717 元及法定利息,是否有據?
四、得心證之理由:
 ㈠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 但法律別有規定,或依其情形顯失公平者,不在此限,民事 訴訟法第277 條定有明文;又民事訴訟如係由原告主張權利 者,應先由原告負舉證之責,若原告先不能舉證,以證實自 己主張之事實為真實,則被告就其抗辯事實即令不能舉證, 或其所舉證據尚有疵累,亦應駁回原告之請求。次按不當得 利依其類型可區分為「給付型之不當得利」與「非給付型不 當得利」,前者係基於受損人之給付而發生之不當得利,後 者乃由於給付以外之行為(受損人、受益人、第三人之行為 )或法律規定或事件所成立之不當得利。在「給付型之不當



得利」固應由主張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人(受損人),就不 當得利成立要件中之「無法律上之原因」負舉證責任;惟在 「非給付型之不當得利」中之「權益侵害之不當得利」,由 於受益人之受益非由於受損人之給付行為而來,而係因受益 人之侵害事實而受有利益,因此祇要受益人有侵害事實存在 ,該侵害行為即為「無法律上之原因」,受損人自不必再就 不當得利之「無法律上之原因」負舉證責任,如受益人主張 其有受益之「法律上之原因」,即應由其就此有利之事實負 舉證責任。又「非給付型之不當得利」中之「權益侵害之不 當得利」,凡因侵害取得本應歸屬於他人權益內容而受利益 ,致他人受損害,欠缺正當性,亦即以侵害行為取得應歸屬 他人權益內容之利益,而從法秩權益歸屬之價值判斷上不具 保有利益之正當性者,即應構成「無法律上之原因」而成立 不當得利(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899號判決要旨參照) 。復按侵害歸屬他人權益之行為,本身即為無法律上之原因 ,主張依此類型之不當得利請求返還利益者(即受損人), 固無庸就不當得利成立要件中之無法律上之原因舉證證明, 惟仍須先舉證受益人取得利益,係基於受益人之「侵害行為 」而來,必待受損人舉證後,受益人始須就其有受利益之法 律上原因,負舉證責任,方符舉證責任分配之原則(最高法 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990號判決要旨可參)。亦即依不當得 利之規定請求受益人返還其所受之利益,依民事訴訟法第27 7條本文規定,原應由主張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之受損人, 就受益人係「無法律上原因」之事實,負舉證責任。惟此一 消極事實,本質上有證明之困難,尤以該權益變動係源自受 益人之行為者為然。故類此情形,於受損人舉證證明權益變 動係因受益人之行為所致後,須由受益人就其具保有利益之 正當性,即有法律上原因一事,負舉證責任,方符同條但書 規定之舉證責任分配原則(最高法院109年度台上字第2764 號判決要旨可資參照)。
 ㈡查原告主張系爭帳戶內款項均為原告所有之另存款,被告對 此並未爭執,且被告於104年8月19日在市調處時亦稱:99年 8月間新開的系爭帳戶內所有款項都是公司的款項,沒有伊 個人的資金,因為該筆私帳是以不實發票虛增進項,支付股 東紅利、員工年節津貼、董事長應酬開銷及支付其他廠商佣 金使用,無法見光,所以才會用商借帳戶方式進行存提等語 明確(見審訴卷第389頁),是系爭帳戶內款項均為原告所 有而以被告所開設帳戶存放之事實,堪以認定。依此,無法 僅依如附表所示系爭款項是在系爭帳戶內即得認被告有取得 利益。又原告係主張如附表所示系爭款項提領後遭被告侵占



入己,而非基於原告之給付,應認原告所主張為非給付型之 不當得利。依上揭法條規定及判決意旨,本件原告應先舉證 證明權益變動係因受益人(即被告)之行為所致,亦即原告 須先舉證被告取得利益,係基於被告之侵害行為而來,必待 原告舉證證明被告有為侵害行為而取得利益後,被告始須就 其有受利益之法律上原因,負舉證責任,先予敘明。 ㈢被告是否有因其侵害行為而受有利益,致原告受有損害? ⒈查原告曾於99年8月3日召開冠欣弊案相關部門會議(主席為 董事長吳○諶),在該會議中,吳○諶表示「前幾天吳前董( 吳○棋)與冠欣簡董到公司找我及○良,吳前董態度很不客氣 說:簡董在鈺禮時曾配合王總的要求有幾千萬幫忙節稅,阿 賜也有長期配合王總的要求幫忙節稅,不信的話叫王總大寮 合庫另存帳戶拿出來看就會知,王總控制的另存長期沒有讓 人監督,很多錢不見了相信沒人知?冠欣的貨確實有交進來 就要付貨款,不然告去法院對公司與王總都不好」、「昨天 王總有拿到莊志強簽的自白書,…,冠欣簡董也來找過我6~7 次,態度囂張要討貨款,冠欣的帳我並沒有參與,冠欣討帳 已經到騷擾,…奇怪簡董及前吳董怎麼都沒指明要找王總? 最近邀請張常董與簡董事到公司有向他們報告最近冠欣的狀 況,他們也覺得事情不單純,希望王總不能怕被報復什麼都 不理,他們也建議既然吳前董與簡董嗆聲另存的帳了,王總 目前保管的節稅帳戶越早移交越好…」等語,有會議紀錄在 卷可佐(見訴字卷第443至445頁);且原告於100年10月7 日召開100年度第5次董事會議(主席為董事長吳○諶),會 議中報告案為常務董事莊同興就100年8月18日常務董事會 決議事項報告,表示「⑴執行辦理原99年5月3日董事會決議 之吳前董事長耿棋移交清查作業,確認相關文件資料尚存公 司或已遭毀損與否,並造冊交由監察人查核追蹤進度;⑵公 司經營管理責任確立為『董事長制』」等語,亦有原告100年 度第5次董事會議事錄在卷可參(見審訴卷第395至397頁) 。由上開證據資料可知,吳○諶於99年5月3日接任原告董事 長後,即已對由被告掌管另存帳戶、另存款之事不表認同, 且欲逐步移交另存帳戶款項以逐步取回對公司另存款之掌控 權。
 ⒉次查,被告名下之另存帳戶係於100年1月21日始銷戶未為使 用(見訴字卷第139頁);而吳○諶於原告召開前揭99年8月 3日冠欣弊案相關部門會議之翌日即同年月4日上午9時23分 許,旋至彰銀七賢分行開設吳○諶彰銀七賢帳戶,於同日下 午2時30分,被告亦至合庫鳳山分行開設系爭帳戶,此有彰 銀110年5月4日彰作管字第110200038511號函檢附之吳○諶彰



銀七賢帳戶存摺存款帳號資料及交易明細查詢資料、合庫鳳 山分行110年11月19日合金鳳山字第1100004360號函暨檢附 之存款憑條等附卷可稽(見訴字卷第275頁、訴字卷第309 至311頁)。且吳○諶彰銀七賢帳戶開設後,於99年8月10日 起即有開始作為原告另存款項使用情形一節,為兩造所不爭 執(見訴字卷第387頁、訴字卷第77至131頁)。吳○諶身 為原告董事長,其於99年8月3日會議中,已明確表達希望被 告保管之節稅另存帳戶越早移交越好,吳○諶與被告於會議 翌日即均另行開設新的銀行帳戶供原告作為逃漏稅捐等另存 款項之用,實難認吳○諶與被告於99年8月4日同日開戶之舉 僅純屬巧合。復觀諸系爭帳戶之開戶申請書,被告開戶時所 留存約定之印鑑為圓形及方形印章各1枚(見訴字卷第79、 81頁),與一般民眾開戶時僅會留存1枚印鑑章作為提領款 項所用之常情有異,對提領款項過程亦會造成較為不便之效 果,若不慎遺失其中1枚印章將於需要款項時無法即時順利 領取,開設銀行帳戶時多留存1枚印鑑章(留存2枚印鑑章) 除了作為有權提領款項者互相監督、確保款項不會遭他方擅 自提領外,並無其餘益處可言。由前開客觀事件時序觀之, 堪認系爭帳戶應為吳○諶接任原告董事長後,吳○諶為了將原 由被告保管之另存帳戶款項部分逐步移轉掌控權而在吳○諶 主導下所開設,否則衡情被告在另存帳戶仍可繼續使用之情 況下,應無自行另外開立提領款項較為困難之系爭帳戶的必 要。則被告辯稱系爭帳戶其中1枚印章係由吳○諶保管一情, 尚非無稽。依此,系爭帳戶提領款項時,既除了被告所保管 之印鑑章1枚外,尚須經吳○諶蓋印其所保管之另1枚印鑑章 始可進行領款,則自系爭帳戶所提領之款項即難謂原告董事 長吳○諶不知情。
 ⒊又觀以如附表所示系爭款項之取款憑條,其上均蓋有系爭帳 戶開戶時留存之圓形及方形印鑑章各1枚,有取款憑條存卷 可佐(見訴字卷第21至27頁);另參以證人即原告前會計 翁○瑾於本院110年度訴字第200號另案證稱:伊曾受雇於原 告,於100年3月至101年3月間任職,職稱為主辦會計,當時 之直屬主管為陳○泰特助,在公司主要的工作內容為會計及 行政方面的業務,伊進公司陳特助、吳○諶董事長有交代需 另彙整另存的資料,所謂另存的資料是公司以往有進行所謂 買發票情事,當時陳○泰吳○諶有告知公司另存有貪污的情 事,需要進行查核,另存是指公司購買假發票籌備資金進行 股東紅利發放及客戶佣金支付或員工獎金等相關費用,有1 個獨立於公司帳的另1個帳戶,另存是指有1個另存帳戶,伊 進公司時另存的作業已經由吳○諶董事長接手,有聽說原告



取得假發票後之內部請款流程,但伊沒有實際接觸過,伊是 聽陳○泰特助所述,且當時另存資金的操作是由出納丙○○執 行,伊進公司後只知道另存的作帳還有操作是由陳○泰特助 及吳○諶董事長負責,後續是由監察人簡○杰查核,這個有聽 說也有目睹過,因為後來監察人每週會來公司檢閱另存帳冊 ,因為伊當時是跟丙○○在同1個辦公室,伊有看過監察人來 向丙○○拿帳冊,伊沒有實際經手假發票帳冊之查核,但有彙 整過公司一般帳冊裡的假發票資料,陳○泰會指示哪些廠商 屬於假發票的出售方,會要求伊針對這些廠商作某期間的金 額彙整,伊只彙整廠商開了哪些假發票,從公司的帳冊沒有 辦法分辨哪些是正常的交易、哪些是另存的性質,陳○泰是 為了要區別公司帳冊內包含哪些假發票交易而請伊彙整,伊 都是接受陳○泰指示作彙整,一開始伊進公司時,陳○泰跟吳 ○諶有說另存存有貪污情事,其實有暗示是當時的總經理有 嫌疑,因為伊在公司任職1年,接觸另存作業這段期間,伊 個人沒有發現其中有貪污的直接證據,只有購買假發票,陳 ○泰常常有不同的想法,會要求伊依照他的想法做出資料給 他,不一定侷限在假發票金額之彙整,伊進公司時,另存之 前聽說是由被告負責,但後來吳○諶進來後就改由他接手, 這個是吳○諶與陳○泰告知伊的,所謂接手即負責另存資金管 控,伊這邊陳○泰指示的名義上也是做另存帳戶的查核,但 實際上是做資料的彙整,沒辦法接觸真實的另存帳戶,真正 的另存帳戶是簡○杰在操作等語綦詳(見訴字卷第212至213 、215至218頁),足認原告前董事長吳○諶及特助陳○泰至遲 於100年3月間即已著手進行公司另存內帳查核工作,且已實 質掌控部分另存帳務,並因懷疑被告有侵占公司另存款項之 情而對被告心存戒備。因此,如附表所示系爭款項提領時間 均在翁○瑾任職後,則無論如附表所示系爭款項係由被告或 原告會計丙○○至銀行提領,取款憑條上既均蓋有含吳○諶所 保管之印鑑章在內之2枚印鑑章,應認原告董事長吳○諶理當 知悉有如附表所示系爭款項之提領,況吳○諶當時已處於對 被告不信任之情形下,於提領如附表編號⒋所示款項當日甚 至指示將登載內帳工作交接交由原告會計丙○○處理(如後述 ),當無可能放任不追蹤當日所提領款項之去處。故而,於 原告董事長對如附表所示系爭款項提領均知情,且吳○諶直 至101年4月20日過世前均未對被告追究侵占如附表所示系爭 款項流向之情況下,原告並未舉證證明如附表所示系爭款項 無論由被告親自提領或丙○○提領出來交給被告後,被告有未 交付公司使用之侵占行為,自難認原告主張被告侵占如附表 所示系爭款項係屬可採。




 ⒋原告固主張公司內部分配明細表、簽呈、便箋等部分文件上 之字跡為被告所書寫,被告主張吳○諶自99年1月即管理另存 款顯與事實不符等語。惟查,原告會計丙○○自100年8月9日 起依董事長吳○諶指示接手原為被告負責之公司內帳登錄記 載工作乙情,業據證人丙○○於本案及本院102年度訴字第131 3號民事事件中證述明確(見訴字卷第285至289頁、訴字卷 第373至374頁),並為兩造所不爭執。則被告當時身為原 告總經理,於100年8月9日以前既仍負責原告另存內帳之登 載作業,部分內部款項記載文件有被告之字跡亦屬無違常情 ,自亦難僅憑有為內帳或內部文件之登載即遽認登載者有實 質管理公司全數另存款之情形。
 ⒌原告又主張吳○諶係勉為其難配合被告而開設吳○諶彰銀七賢 帳戶,吳○諶彰銀七賢帳戶有關另存支票之兌現,事實上係 被告指示丙○○前往銀行辦理,並非吳○諶指示,此為被告之 障眼法云云(見訴字卷第15頁、訴字卷第31至33頁),然 縱丙○○係依被告指示將部分另存款項存入吳○諶彰銀七賢帳 戶內,並無法逕得推論吳○諶對此均不知情;況原告亦自承 :有關乙○○之彰化銀行大順分行帳戶兌領原告之金額160萬8 ,023元支票部分,該張支票係被告於99年8月19日交代丙○○ 轉交吳○諶代收,吳○諶再轉請當時擔任原告特助之陳○泰代 收,陳○泰遂以其所使用之女兒乙○○上開帳戶於99年8月24日 兌領,但陳○泰隨即於99年8月26日、同年月27日分別領出72 萬1,842元、88萬6,181元共160萬8,023元現金交還吳○諶, 嗣吳○諶將現金160萬3,900元交予丙○○,丙○○於99年8月26日 、同年月27日分別存入72萬3,819元、88萬0,081元入吳○諶 彰銀七賢帳戶,餘4,123元從吳○諶彰銀七賢帳戶之開戶金額 1萬元內扣除,而160萬8,023元最後均分配另存股利予股東 等語明確(見訴字卷第431頁、訴字卷第39頁),並提出 吳○諶簽名蓋章之字條為證(見訴字卷第455頁),顯見吳○ 諶對其所開設吳○諶彰銀七賢帳戶有管控權,且以該帳戶作 為原告部分另存款存放之用。故原告並未舉證證明吳○諶係 配合被告而開設吳○諶彰銀七賢帳戶,且吳○諶實際上亦有指 示丙○○另存款存入吳○諶彰銀七賢帳戶情形下,實難認原告 前董事長吳○諶於開設吳○諶彰銀七賢帳戶後,均僅依被告指 示為存款行為。原告此部分主張洵屬無據,並非可採。 ⒍原告再主張另存帳戶於99年8月17日後,被告仍繼續使用至10 0年1月21日始銷戶,99年8月17日至100年1月21日期間,被 告仍將原告所開立等同假發票金額之支票存入另存帳戶,足 以證明被告於99年8月17日後仍掌控另存款,絕無吳○諶自99 年1月即管理另存款情事云云。然查,系爭帳戶作為原告存



放公司部分另存款款項使用,且為吳○諶亦得管控之帳戶一 情,業經本院認定如前,另存帳戶與系爭帳戶為不同帳戶, 縱被告於99年至100年間仍得掌控存入另存帳戶內之另存款 ,亦與系爭帳戶是否為原告董事長得以掌控無涉,尚難據原 告此部分主張認被告得自行掌控系爭帳戶中之另存款。 ⒎另證人丙○○雖證稱:印象中有幾次被告叫伊去他的辦公室蓋 取款憑條給伊,給伊便箋交代伊去處理銀行的業務,有時是 被告蓋好拿給伊,有時是被告叫伊去辦公室蓋給伊,伊有看 過被告把取款憑條上面的2顆章蓋上去,100年8月9日這筆17 9萬元應該是被告請伊去銀行領現金,領現金回來伊一定會 交給被告,另存交接,伊記得被告拿了1把鑰匙請伊到金庫 拿1包用牛皮紙袋裝的現金上去,現金多少錢伊不知道,伊 拿上去交給被告,179萬元與牛皮紙袋為不同筆款項,之後 董事長告訴伊開帳金額後伊就下去了,伊不知道錢如何處理 ,伊沒有看到100年8月9日當時雙方有無核對另存如何交接 及交接書面帳冊,因為伊只有看到開帳的數字,然後從這個 數字開始收支,那時的情形就是總經理請伊去拿壹包錢,董 事長給伊一個數字,伊就離開了,伊沒有注意到也沒有聽到 任何人有爭執等語(見訴字卷第280至281、289頁)。惟證 人丙○○目前仍在原告處所任職,其所為證述是否得全然盡信 並非無疑,況系爭帳戶作為原告另存款存放使用之時間距今 已達10餘年之久,證人丙○○記憶是否確實可靠亦屬有疑;而 證人丙○○固證稱至金庫拿取之款項與當日至銀行提領之款項 不同,然證人丙○○於交接時並未始終在場,難憑此即得認定 原告董事長吳○諶蓋用所保管系爭帳戶之印鑑章同意提領如 附表編號⒋所示款項後,並未向被告追討該筆所提領款項。 ⒏據上,雖被告部分所辯與卷存客觀事證未盡相合、就部分抗 辯事實無法舉證,然原告並未舉出足以證明被告有為侵害行 為而取得利益之證據,揆諸首揭說明,自應認原告主張被告 將如附表編號⒈至⒊所示提領之款項侵占入己及於如附表編號 ⒋所示自系爭帳戶提領款項後,未將款項交予當時原告董事 長吳○諶等語,洵屬無據,均無足採。
五、綜上所述,原告依民法第179條規定請求被告應給付原告467 萬9,717元及法定利息,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又原告之訴 既經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附麗,應併予駁回。六、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主張與攻防方法及所提證據, 經審酌後認與判決結果不生影響,爰不予逐一論述,併此敘 明。
七、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78條。中  華  民  國  111  年  5   月  3   日



民事第五庭法 官 鄭靜筠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如委任律師提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中  華  民  國  111  年  5   月  3   日 書記官 李方云
附表(原告主張系爭帳戶遭被告侵占而不當得利之系爭款項):編號 取款時間 (民國) 取款金額 (新臺幣) 取款憑條 字跡 取款憑條 卷證資料 ⒈ 100年5月30日下午1時26分 30萬元 丙○○ 訴字卷第21頁 ⒉ 100年6月7日下午1時44分 13萬2,000元 被告 訴字卷第25頁 ⒊ 100年7月4日下午1時36分 245萬元 被告 訴字卷第27頁 ⒋ 100年8月9日上午10時26分 179萬7,717元 丙○○ 訴字卷第23頁 合 計 467萬9,717元

1/1頁


參考資料
彰化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七賢分行 , 台灣公司情報網
友和耐火材料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
高雄分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