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盜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刑事),審簡字,112年度,1886號
TYDM,112,審簡,1886,20231229,1

1/1頁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刑事簡易判決
112年度審簡字第1886號
公 訴 人 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陳永笙



上列被告因竊盜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12年度偵字第24835
號),被告於準備程序自白犯罪(112年度審易字第2256號),
本院認宜以簡易判決處刑,爰不經通常審判程序,逕以簡易判決
處刑如下:
主 文
陳永笙竊盜罪,處拘役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事實及理由
一、本件犯罪事實及證據,除證據部分補充「被告陳永笙於本院 準備程序時之自白(見本院審易卷第28頁)」外,餘均引用如 附件所示檢察官起訴書所載。
二、論罪科刑:
 ㈠核被告陳永笙所為,係犯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竊盜罪。 ㈡被告有犯罪事實欄所載之犯罪科刑及執行完畢情形,有臺灣 高等法院前案紀錄表及刑案資料查註記錄表在卷可查,其於 前開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 之罪,已合於刑法第47條第1項所規定累犯之要件;惟審酌 被告前案所犯公共危險案件,與本案所犯竊盜案件,其犯行 之罪質、犯罪手段、保護法益均有不同,綜觀全案情節,對 比本案罪名之法定刑而言,其罪刑應屬相當,也非必再加重 其最高或最低法定本刑不可,本院認為於本案罪名之法定刑 度範圍內,審酌各項量刑事由後,已足以充分評價被告所應 負擔之罪責,尚無加重法定本刑之必要,依司法院釋字第77 5號解釋意旨,不依刑法第47條第1項之規定,加重其最低本 刑。
 ㈢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因貪圖一時方便,恣意 竊取他人財物,欠缺尊重他人財產權觀念,並造成他人之 財產損害及不便,所為非是;惟念其犯後終能坦承犯行,態 度尚可,兼衡被告之犯罪動機、目的、手段、素行、所竊財 物已發還告訴人胡瑞芬,犯罪所生損害有所減低暨被告於警 詢及本院自述之智識程度、目前從事餐飲業、需扶養退休母 親之家庭經濟生活狀況等一切具體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 刑,並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




三、沒收
  被告於本案所竊得之白色安全帽1頂,固為其本案犯罪所得 ,惟已實際發還予告訴人,有贓物領據在卷可憑(見偵卷第2 9頁),依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規定,不予宣告沒收。四、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49 條第2 項、第3 項、第454 條第2 項 ,逕以簡易判決處如主文。
五、如不服本判決,得自收受送達之翌日起20日內,以書狀敘述 理由(須附繕本),經本庭向本院管轄第二審之合議庭提起 上訴。  
本案經檢察官楊挺宏提起公訴,檢察官方勝詮到庭執行職務。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2  月  29  日         刑事審查庭 法 官 李敬之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陳俐蓉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2  月  29  日中華民國刑法第320條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 5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 50 萬元以下罰金。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而竊佔他人之不動產者,依前項之規定處斷。
附件:
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起訴書
112年度偵字第24835號
  被   告 陳永笙 男 33歲(民國00年0月00日生)            住○○市○鎮區○○路0段000巷000 號            居桃園市○○區○○路000號13樓之3            國民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號上列被告因竊盜案件,業經偵查終結,認應提起公訴,茲將犯罪事實及證據並所犯法條分敘如下:
    犯罪事實
一、陳永笙前因公共危險案件,經臺灣桃園地方法院以108年度 壢交簡字第2253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6月確定,於民國109年 3月5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
二、詎仍不知悔改,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竊盜之犯意, 於112年4月1日晚間10時56分許,在桃園市○○區○○○街000號 旁,徒手竊取胡瑞芬所有置於車牌號碼000-000號普通重型 機車上之白色安全帽1頂(價值新臺幣600元)得手後,即騎乘 車牌號碼000-000號普通重型機車離去。嗣經胡瑞芬發現該 安全帽遭竊,而報警處理,經警調閱現場監視器影像,始查 悉上情。




三、案經胡瑞芬訴由桃園市政府警察局桃園分局報告偵辦。    證據並所犯法條
一、被告陳永笙檢察事務官詢問後固坦承於上揭時、地拿取告 訴人胡瑞芬置於該處機車上之安全帽1頂之事實,然矢口否 認有何上開犯行,辯稱:伊是誤拿,不是偷拿,伊係於同德 五街坐著做餐廳擔任代理職店長,當時因伊安全帽放在辦公 室,辦公室都已經鎖起來,又因伊把鑰匙留給廚房及收貨人 員,伊沒有鑰匙可以進去,且伊已經離開辦公室很久,伊覺 得再打電話叫同事來不好意思,而因伊上班時有遇到同事林 宸緯幾次,伊印象林宸緯的機車,習慣性會停在那條機車停 車格,就在公司附近,那排停車格大概可以停10台機車,伊 不知道林宸緯機車的特徵,但林宸緯安全帽都是放在後照 鏡上,又都是白色的,而大部分騎士安全帽不會掛在後照鏡 上,且當天因下雨,林宸緯已經先開車離開了,所以伊下意 識覺得那就是林宸緯的機車,但伊拿之前、後都沒有告知宸緯,因伊想說隔天就會還給渠,但隔天伊臨時有外務,就 沒進公司,而因林宸緯使用該機車頻率沒有很高,伊想說只 是差一天還而已,所以伊沒有告知林宸緯,後來伊忘記是這 天還是再隔一天就接到警察電話說伊拿到別人的安全帽,之 後該警員說渠6號才上班,所以伊6號才去做筆錄,且伊覺得 很丟臉,所以伊就沒有林宸緯說,林宸緯完全不知道這件 事等語。惟查,上揭犯罪事實,業據告訴人於警詢中指訴綦 詳,復有桃園市政府警察局桃園分局埔子派出所扣押筆錄、 扣押物品目錄表、贓物領據、現場監視器影像光碟各1份、 監視器影像截圖11張、現場暨遭竊之安全帽照片4張附卷可 稽。又被告雖以前詞置辯,並提出其與通訊軟體LINE暱稱「 林宸緯」之人對話紀錄供為佐證,然該對話紀錄,僅事發後 之對話紀錄,且被告前已供陳其並不知林宸緯之機車特徵, 況一般機車騎士將安全帽置於後照鏡之情狀,亦所在多有, 而依上開監視器影像及現場照片所示,該處停車格停放多台 機車,何以被告得於未知悉林宸緯或向林宸緯確認其機車外 觀特徵、車牌號碼及停放之確切位置等情下,逕認該處多輛 機車,其中本為告訴人所有之機車即為林宸緯置於該處,並 拿取該車上安全帽離去?再者,若被告果係借用林宸緯之安 全帽,何以事前、事後乃至警局接受調查前,均未告知林宸 緯其有借用安全帽,亦均未主動將該安全帽歸還予林宸緯, 甘冒林宸緯發現其安全帽遭竊報警處理,而遭檢警訴追之風 險,上開行舉均與常情顯相為悖,被告上開所辯,顯係推諉 卸責之詞,不足採信,被告犯嫌堪以認定。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竊盜罪嫌。又被告前



固有如事實欄所載之犯罪科刑及執行情形,於有期徒刑執行 完畢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竊盜罪,然 依被告之刑案資料查註紀錄表,被告本案構成累犯之前案為 酒駕案件,其犯罪類型及侵害法益種類均與本案有別,尚無 從認被告就構成累犯之前案紀錄具有特別惡性,或對刑罰反 應力薄弱,請併參酌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 最高法院刑事大法庭110年度台上大字第5660號裁定意旨, 審酌是否仍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至被告所竊 得之安全帽1頂,業已實際合法發還予告訴人,有贓物領據 在卷可佐,依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之規定,請毋庸宣告沒收 。
三、依刑事訴訟法第251條第1項提起公訴。  此 致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8   月  21 日                檢察官 楊挺宏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8 月 25 日 書記官 林怡霈
所犯法條:刑法第320條第1項
中華民國刑法第320條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 5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 50 萬元以下罰金。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而竊佔他人之不動產者,依前項之規定處斷。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1/1頁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