損害賠償
臺灣雲林地方法院(民事),重訴字,110年度,73號
ULDV,110,重訴,73,20230823,1

1/5頁 下一頁


臺灣雲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10年度重訴字第73號
原 告 宏福淋膜企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陳生達
原 告 年弘磁電工業股份有限公

法定代理人 翁培
上列二人共同
訴訟代理人 林逸夫律師
被 告 芳勖企業股份有限公

法定代理人 劉芳
訴訟代理人 丁嘉玲律師
被 告 晶元綠能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王美絲
訴訟代理人 侯信逸律師
複代理人 汪自強律師
訴訟代理人 鄭志侖律師
連彬翰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於民國112年8月4日言詞
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被告芳勖企業股份有限公司應給付原告宏福淋膜企業有限公司新臺幣3,394,237元,及自民國110年12月3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
被告芳勖企業股份有限公司應給付原告年弘磁電工業股份有限公司新臺幣45,466元,及自民國110年12月3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被告芳勖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負擔百分之10、原告宏福淋膜企業有限公司負擔百分之88,餘由原告年弘磁電工業股份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第一項於原告宏福淋膜企業有限公司以新臺幣1,131,412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但被告芳勖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如以新臺幣3,394,237元,為原告宏福淋膜企業有限公司預供擔保,得免為假執行。
本判決第二項於原告年弘磁電工業股份有限公司以新臺幣15,155



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但被告芳勖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如以新臺幣45,466元,為原告年弘磁電工業股份有限公司預供擔保,得免為假執行。
原告其餘假執行之聲請駁回。
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主張:
  ㈠緣原告宏福淋膜企業有限公司(下稱宏福公司)於民國(下 同)108年6、7月間向原告年弘磁電工業股份有限公司(下 稱年弘公司)承租其所有門牌號碼為雲林縣○○市○○街00號B 棟,當作倉庫(下稱受災建物),用以堆置加工紙等原物料
  ㈡嗣原告年弘公司於108年11月間委託被告晶元綠能股份有限 公司(下稱晶元公司)在受災建物屋頂進行太陽能發電板架 設工程,被告晶元公司並於108年11月11日簽立切結書(下 稱系爭切結書)承諾:「乙方(應為"甲方"之誤載)於施作 甲方(應為"乙方"之誤載)廠房太陽能工程期間,若因甲方 (即被告晶元公司,下同)施工人員造成承租乙方(即原告 年弘公司,下同)廠房之宏福淋膜企業有限公司財物損害 ,概與乙方無關。若造成承租乙方廠房之宏福淋膜企業有 限公司財物損失,屋頂踩踏造成漏水,或施工造成碰撞、 毀損、引起火災及因施工不慎造成之損失,甲方需無條件 賠償承租乙方廠房之宏福淋膜企業有限公司財物損失,並 放棄法律追訴權,恐口說無憑特立此據。」、「施工期限 :2020年1月10日。」。
  ㈢嗣被告芳勖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芳勖公司)所有址設雲 林縣○○市○○路000號之廠房(下稱系爭建物)約於108年11月 25日10時4分許(報案時間)發生火災(下稱系爭火災)。 系爭建物興建完成後,未依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計施工篇 第80條規定留設適當之法定防火隔間,且系爭建物屋頂及 內部建材亦未符合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計施工篇第84條之 1及第110條之1第1項規定防火構造、防火時效,故被告芳 勖公司系爭建物設置及保管有欠缺,造成系爭火災發生時 火勢迅速蔓延,不及防救而延燒及於毗鄰之受災建物,致 受災建物受有損害並經原告年弘公司支出維修費用新臺幣 (下同)1,146,642元,惟已獲保險理賠309,401元,因此尚 餘837,241元。   
  ㈣又原告宏福公司共於受災建物內分A、B、C、D、E五區放置 食品用加工紙卷(起訴狀附圖1),其中A區的全部紙卷及B 區的部分紙卷共525只因最接近起火處,在系爭火災發生 時,消防隊為救火將上述紙卷全數噴濕,因受水淹而全數



毀損;另置於C區的全部紙卷及B區的部分紙卷共1,242只 ,雖未遭直接浸濕,但仍受系爭火災濃煙煙燻毀損,A、B 、C區紙卷綜計損失29,624,239元,惟此部分損失僅獲 保險理賠1,856,248元,原告宏福公司仍有27,767,991元 之損害尚未填補。
  ㈤另原告宏福公司至於D、E二區之紙卷雖未直接受消防水淹 及火災濃煙毀損,但因被告晶元公司於受災建物屋頂施工 時,未按施工進度封蓋鐵皮屋頂,致系爭火災發生後,受 災建物亦遭消防局封鎖現場數周,嗣於封鎖期間天降大雨 ,將置於D、E二區的全部紙卷共299只全數淋濕,遭受水 淹毀損,共損失6,496,870元。
  ㈥請求權基礎:
   ⒈原告年弘公司得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84條第2 項、第191條規定(請擇一判決),請求被告芳勖公司 賠償修復之必要費用共計837,241元。
   ⒉原告宏福公司就受災建物A、B、C區遭直接水淹及煙燻毀 損之紙卷部分,得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84條 第2項、第191條等規定(請擇一判決),請求被告芳勖 公司賠償損害共計27,767,991元。
   ⒊原告宏福公司就受災建物D、E區遭水淹毀損之紙卷部分 ,得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84條第2項、第191 條等規定(請擇一判決)向被告芳勖公司求償;並得依 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規定及系爭切結書之約定向被告 晶元公司求償,又因被告等人屬共同侵權行為,故原告 宏福公司得依民法第185條規定,請求被告芳勖公司、 晶元公司連帶賠償損害共計6,496,870元。  ㈦請求理由:
   ⒈原告宏福公司、年弘公司各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 第184條第2項、第191條第1項前段請求被告芳勖公司賠 償損害,為有理由:
    ⑴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 償責任;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致生損害於他人者, 負賠償責任。但能證明其行為無過失者,不在此限。 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84條第2項分別定有明文 。
    ⑵次按土地上之建築物或其他工作物所致他人權利之損 害,由工作物之所有人負賠償責任。但其對於設置或 保管並無欠缺,或損害非因設置或保管有欠缺,或於 防止損害之發生,已盡相當之注意者,不在此限。民 法第191條第1項定有明文。是有關工作物所有人的責



任係採中間責任。蓋本條規定工作物所有人之責任, 係以對工作物之保管或設置有欠缺為基礎,至於該欠 缺是否因工作物所有人之過失所致,並非所問。亦非 以工作物所有人對於直接加害於他人權利之行為有過 失為責任原因。故工作物所有人僅得證明其對於設置 或保管並無欠缺,或損害非因設置或保管有欠缺,或 於防止損害之發生已盡相當之注意而免責。
    ⑶又上開所謂土地上工作物包括土地上依人工作成之設 施,建築物不過為其例示,其他如煤氣槽、儲水槽、 電線等均是。至於建築物內部之設備如天花板、電梯 、風扇、燈飾、門窗、樓梯等,為建築物之從物或成 分,其所有人仍應依民法第191條規定負責,是被害 人苟能證明其權利受損係因工作物所致,即可請求賠 償。原告年弘公司所有之受災建物係因系爭火災而燒 燬,又原告宏福公司因向原告年弘公司承租受災建物 堆放食品用紙卷,其堆置紙卷亦多因系爭火災煙燻及 後續水淹致受損害不勘使用,乃原告二公司之損害與 系爭火災間有因果關係,並無疑問。
    ⑷而關於系爭火災之起火原因,雖經鑑定起火原因不明 ,然系爭火災係發生於被告芳勖公司上開所有之建物 內,且關於起火處之內部空間及設備配置,經雲林縣 消防局調查後,經該局以109年1月19日雲林縣消防局 火災原因調查鑑定書認定起火處為「本案雲林縣○○市 ○○路000號(芳勖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火災,以該址倉 庫二樓南側宿舍區房間(四)附近為最先起火燃燒處」 ,且因起火處附近嚴重燒損,災後現場勘察僅知附近 配置室內配線、該址北側宿舍區地板發現菸蒂有隨 意丟棄之情形、該址宿舍內部均採可燃木質隔間等語 ,復足認系爭火災起火處附近確配置有電線等工作物 ,且室內採可燃之木質隔間,加上北側宿舍地板發現 菸蒂,衡以火災並非橫空即可發生,必有起火源之存 在,而起火點既在被告芳勖公司上開所有屋內,且鄰 近設置有電線等工作物,自堪信起火原因係與被告芳 勖公司上開所有工作物有關。而系爭火災引致起火點 現場物品全燬,災後蒐證困難,原告二公司僅是無端 受波及之受災戶,更對於起火點現場無實質掌控力, 其更不可能預先進入現場蒐證,反之,被告芳勖公司 是所有人,有權設置現場,復有對現場各項物品、設 備有保管、保護之義務,其相較原告二公司更具有回 復現場原狀之義務,則衡諸民事訴訟法第227條所揭



示之公平法理,自應認原告二公司已證明其權利受損 係因被告芳勖公司上開所有工作物所致。
    ⑸原告二公司依民法第191條第1項前段規定主張被告芳 勖公司應負工作物所有人之損害賠償責任,為有理由 ,應可採信。
    ⑹因此原告年弘公司所有之受災建物受有之維修費用損 害837,241元。及原告宏福公司放置於受災建物內之 紙卷,因系爭火災遭受煙燻及水淹毀損造成之損害34 ,264,861元【計算式:27,767,991(A、B、C區煙燻水 淹損害部分)+6,496,870(D、E區水淹部分)=34,264,8 61(元),共計35,102,102元】,被告芳勖公司均應賠 償。
   ⒉原告宏福公司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規定及系爭切結 書之約定請求被告晶元公司賠償損害,為有理由:    ⑴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 償責任。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    ⑵次按「乙方(應為"甲方"之誤載)於施作甲方(應為"乙 方"之誤載)廠房太陽能工程期間,若因甲方施工人員 造成承租乙方廠房之宏福淋膜企業有限公司財物損害 ,概與乙方無關。若造成承租乙方廠房之宏福淋膜企 業有限公司財物損失,屋頂踩踏造成漏水,或施工造 成碰撞、毀損、引起火災及因施工不慎造成之損失, 甲方需無條件賠償承租乙方廠房之宏福淋膜企業有限 公司財物損失,並放棄法律追訴權,恐口說無憑特立 此據。」被告晶元公司108年11月11日簽立之系爭切 結書第1條定有明文。
    ⑶本件,被告晶元公司於受災建物屋頂施工時,未按施 工進度封蓋鐵皮屋頂,致系爭火災發生後,受災建物 亦遭消防局封鎖現場數周,嗣於封鎖期間天降大雨, 將置於D、E二區的全部紙卷共299只全數淋濕,遭受 水淹毀損,共損失6,496,870元,核被告晶元公司對 上情有過失且可歸責,原告宏福公司自得依民法第18 4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及系爭切結書第1條之約定,請 求被告晶元公司就水淹受損的299紙卷所損失之6,496 ,870元賠償損害。
   ⒊被告二公司應連帶賠償原告宏福公司6,496,870元(水淹 紙卷損失部分):
    ⑴按數人共同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連帶負損害賠償 責任。不能知其中孰為加害人者亦同。民法第185條 第1項定有明文。




    ⑵本件原告宏福公司水淹紙卷損失部分,係肇因於被告 晶元公司未按施工進度封蓋鐵皮屋頂,嗣被告芳勖公 司不慎釀系爭火災,致受災建物亦遭消防局封鎖現場 數周,又於封鎖期間天降大雨,將置於D、E二區的全 部紙卷共299只全數淋濕所致,故屬被告二公司共同 侵權行為,應依前開規定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  ㈧並聲明:
   ⒈被告芳勖公司、晶元公司應連帶給付原告宏福淋膜企業 有限公司6,496,870元。
   ⒉被告芳勖公司應給付原告宏福公司27,767,991元。   ⒊被告芳勖公司應給付原告年弘公司837,241元。   ⒋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⒌原告願提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㈨對被告答辯所為之陳述:
   ⒈系爭紙卷以每公斤34元計算其單價,並無疑義:    ⑴當事人已證明受有損害而不能證明其數額或證明顯有 重大困難者,法院應審酌一切情況,依所得心證定其 數額。民事訴訟法第222條第2項定有明文。    ⑵本件原告宏福公司因系爭火災造成存放於其倉庫內之 紙卷有水溼及煙燻不等之損害無疑,被告等人固就紙 卷之價格爭執在案。
    ⑶本件,南山公證有限公司(下稱南山公證公司)函覆 鈞院載明:「(問:公證結案報告附件3之理算明細表 中,就放置系爭受災廠房A、B、C區之紙卷,其單價 以每公斤33.32元計算之合理理由為何?)本公司係取 得紙卷貨主『福爾摩莎紙業股份有限公司』所出具給宏 福淋膜公司的報價單之單價34元/KG中包含了利潤2% 在內,因此需扣除,扣除後單價為[34-(1-2%)]=33.3 2。」並附上福爾摩莎紙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福爾 摩莎公司)報價單一紙供參。此與原告宏福公司所主 張之34元所差無幾。
    ⑷又福爾摩莎公司負責人甲○○到庭證稱:「(被告晶元公 司訴訟代理人侯律師問:金額29,624,239元,此金額 如何計算出?)進口紙以一噸約9百多元美金左右,我 放在原告宏福公司最少有至五千噸。這些以噸數來 算金額。」等語,以福爾摩莎公司報價單出具日期10 8年10月1日之新臺幣對美元匯率為31.045計算,1公 噸的紙為29,492.75元【計算式:31.045×950=29,492 .75。】,即約每公斤29.49元【計算式:29,492.75/ 1000=29.49(小數點後兩位四捨五入)。】此與上述南



公證公司所附之福爾摩莎公司報價單所列之每公斤 34元相去不遠,因此系爭紙卷每公斤單價至少約於30 元左右。
    ⑸因此原告宏福公司以每公斤34元計算系爭紙卷之價值 ,並無疑義。
   ⒉系爭火災之起火原因為何?是否可歸責於被告芳勖公司 。被告芳勖公司之系爭失火建物使用之建材是否未符合 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計施工篇第84條之1及第110條之1 第1項規定之防火構造、防火時效?
    ⑴無論起火原因為何,被告芳勖公司對快速延燒釀成系 爭火災事故有疏失:
     ①系爭建物未保留防火間隔,被告芳勖公司對火勢延 燒到原告年弘公司所有之受災建物有疏失:
      甲、按非防火構造建築物之外牆及屋頂,應使用不 燃材料建造或覆蓋。且基地內距境界線3公尺
範圍內之建築物外牆及頂部部分,與二幢建築
物相對距離在6公尺範圍內之外牆及屋頂部分
,應具有半小時以上之防火時效,其上之開口
應裝設具同等以上防火性能之防火門窗等防火
設備。但屋頂面積在10平方公尺以下者,不在 此限;非防火構造建築物,除基地鄰接寬度6
公尺以上道路或深度6公尺以上之永久性空地
側外,建築物應自基地境界線(後側及兩側)
退縮留設淨寬1.5公尺以上之防火間隔。一基 地內兩幢建築物間應留設淨寬3公尺以上之防
火間隔。前項建築物自基地境界線退縮留設之
防火間隔超過6公尺之建築物外牆與屋頂部分
,及一基地內二幢建築物間留設之防火間隔超
過12公尺之建築物外牆與屋頂部分,得不受本 編第84條之1應以不燃材料建造或覆蓋之限制 。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計施工編第84條之1、 第110條之1定有明文。意即以屬於非防火構造 建築物鐵皮屋的系爭建物來說,其應自基地境
界地退縮1.5公尺,倘其外牆具有半小時以上 之防火時效,則可退縮1.5公尺至3公尺,倘連 半小時的防火時效都沒有,則應退縮3公尺。
      乙、而被告芳勖公司因系爭火災與訴外人吉晟鋼鐵 有限公司於鈞院所提出之109年訴字第700號( 下稱另案)訴訟中,證人盧守謙於110年9月1日 言詞辯論程序證稱:「(原告訴訟代理人林逸




夫律師問:被告公司面臨原告公司的部分是否
有防火設備?)沒有。」、「(原告訴訟代理人 林逸夫律師問:被告公司有退縮1.5公尺或3公 尺?)沒有。」、「(原告訴訟代理人林逸夫律 師問:所以確實是不符合建築法規?)是。」
等語。
      丙、因此,確實是因為被告芳勖公司未使用防火設 備,且未自基地境界線退縮達法定消防間隔3
公尺,造成火勢延燒至原告宏福公司所承租之
年弘公司處,因此被告芳勖公司對火勢延燒確
有疏失。
     ②系爭建物內部建築結構為木造,造成火勢延燒異常 快速:
      甲、證人盧守謙於另案證稱:「(法官問:對證人 郭正雍證稱:「...」等語(本院卷第21、22 頁),有何意見?)㈠無法確定起火處是在二樓 ,現場既然一樓有混凝土就應該要挖掘採集。
㈡火勢異常快速是我有調閱現場火災當時的影
片,看影片認為是燒得蠻快的。火勢異常快速
的原因很多,外力縱火是其中一個因素,還有
現場有易燃物,建築結構是木造、風勢大小
,㈢施工也有可能造成火災,但當時我不知道
現場有人在施工,另施工人員有可能因為視線
沒有看到火災發生,而且還要看施工人員有無
抽菸行為。㈣因為有開口,而且是在投擲的有
效範圍。」、「(原告訴訟代理人林逸夫律師
問:剛剛有提到建築物如果是木頭構造的話,
可能造成火勢異常加速?)對。」、「(原告訴 訟代理人林逸夫律師問:所以無論起火的原因
是什麼?只要是木板構造,火勢就會異常快速
?)有可能。」等語。又另案證人消防局的郭
正雍亦證稱:「(法官問:【提示吳鳳科技大
學鑑定報告第287頁最後一段】)依該鑑定報 告認為基於四個原因無法排除本件是人為縱火
之可能性,該四個原因是否有理由?)...第二 火勢異常快速是因為裡面都是易燃物。因為他
們的隔間都是木板,火勢異常快速的定義,當
時我們到現場都已經整個燒起來了,當時鐵皮
屋還沒有塌陷,可以很明確的看到是從南側那
邊燒起來的,從消防署鑑定報告編號44的照片



,很接近我剛到達3、4分鐘的時候造成的,有 火光的地方就是南側宿舍,到底是不是火勢異
常快速,我們無法判斷,也不知道吳鳳科技大
學的判斷是從哪裡來的。…」,從上述兩專家
的證言都可以得知,本件系爭火災事故火勢延
燒之所以異常快速,係因系爭建物內部採用木
造隔間無法防火,才導致火勢一發不可收拾。
      乙、再者,被告芳勖公司副總張萬全在消防局訪談 時,亦自承起火處的二樓南側宿舍區是原本建
築物買來就有木板隔間,且被告芳勖公司負責
人丙○○自承自購買來均沒有去變動結構,益證 上情。
      丙、因此無論起火原因為何,被告芳勖公司所有的 系爭建物內部結構均為易燃的木板隔間,對快
速延燒釀成系爭火災事故確有疏失。
   ⒊受災建物內A、B區的部分紙卷是否有共525只?且於消防 隊救火時將該等紙卷全數噴濕,而全部毀損?系爭受災 建物內C區全部紙卷及B區部分紙卷是否有共1,242只? 且遭火災濃煙煙燻全部毀損?
    ⑴系爭火災發生後,南山公證公司之黃鈺協理隨即於1 08年11月28日(即系爭火災發生後第3日)至原告宏福 公司存放紙卷址設雲林縣○○市○○街00號之系爭倉庫清 點受損紙卷並拍攝現場照片,訴外人黃鈺銓當日即將 存放於系爭倉庫A、B、C、D、E區的全數紙卷均清點 出來,且現場手寫計算手稿一份,經原告宏福公司人 員拍照留底,然而108年11月均未下雨,因此在清點 即拍攝倉庫現場時,D、E區的紙卷尚屬完好,因此南 山公證公司所提供之結案報告中D、E區的紙卷才會是 完好的,但到了108年12月4至6日,斗六降下連日大 雨,D、E區的紙卷才遭雨水淹毀。
    ⑵至於A、B、C區所放置之紙卷,經南山公證公司清點後 ,其數量及重量共計有南山公證結案報告附件3.理算 總表、理算明細表第4頁可參,即:     損害 坐落 紙卷數量 重量(公斤) 消防水濕 A區 218顆 206,664 B區 66顆 84,150 煙燻 B區 556顆 493,201 C區 686顆 720,856     ⑶另南山公證公司針對鈞院函詢亦肯認上情。    ⑷因此A、B、C區受損紙卷之數量及重量經南山公證公司 清點後並無爭議,且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下 稱新光保險公司)及南山公證公司經多方調查後亦認 定受損紙卷之市價約為每公斤33.32元,與原告宏福 公司賠償福爾摩莎公司之每公斤34元差異不大,原告



宏福公司索賠金額與新光保險公司理算金額之所有落 差,其差異如下:  
賠償比例 消防水濕 煙燻 原告宏福公司 71% 56% 新光保險公司 65% 10%     ⑸惟原告宏福公司是以實際賠償福爾摩莎公司之金額向 新光保險公司申請理賠,實際上食品用紙卷倘經煙燻 就全部不得製作為食品用紙容器,只能作廢,其賸餘 價值遠低於50%,新光保險公司僅以10%理算實屬低估 。
    ⑹而福爾摩莎公司負責人甲○○到庭證述:「(原告訴訟代 理人問:請提示公證報告書四索賠和解書第三頁,這 是由貴公司提供的貨物損失檢查(測)報告書?)對 。」、「(原告訴訟代理人問:裡面的第點有提到 禁止吸付任何異味及嚴禁受潮,如果有的話,那些紙 張通常無法使用,這樣有辦法做其他的使用嗎?)只 能當廢紙。」、「(原告訴訟代理人問:廢紙的價格 與原來能用的價格差多少?)大概剩了十分之一。」 等語由此可知系爭紙卷為食品用紙,無論是經水淹毀 損或煙燻受汙染,均無法回歸原來的食品用途,只能 作為廢紙,其價值更僅剩原價的十分之一。
    ⑺退萬步言,縱按新光保險公司之理算比例(假設語非自 認),原告宏福公司A、B、C區受損紙卷之實際損失額 亦高達10,341,840元,僅是因出險時保險標的之價值 (50,142,301元)超出保額(10,000,000元),所以保險 理算才按低保比例計算賠償額,從而新光保險公司僅 理賠原告宏福公司不到5分之1的損失【計算式:10,3 41,840元*10,000,000元/50,142,301元=2,062,498元 】,且嗣後新光保險公司更扣除10%的被保險人自付 額,原告宏福公司所獲的理賠才只有1,856,248元【 計算式:2,062,498元×0.9=1,856,248元】。    ⑻而D、E區所放置之紙卷,除南山公證公司清點外,原 告宏福公司內部亦保留庫存清單,經核對兩者大致相 符:     
D區紙卷數量 E區紙卷數量 南山公證公司清點 168 161 原告宏福公司清單 143(-25) 156(-5)     ⑼證人乙○○證稱:「(原告共同訴訟代理人林逸夫律師: 在108年11月28日時是不是有保險公司的人去事發現 場做勘驗?)有。」、「(原告共同訴訟代理人林逸夫 律師:那時你在場?)我在場。」、「(原告共同訴訟 代理人林逸夫律師:當時保險公司的人是否有計算廠 房的A、B、C、D、E區的堆置紙卷的數量?)有。而且 紙卷編號也有抄。」、「(原告共同訴訟代理人林逸



夫律師:當時去看的人員是否有手寫抄起來?)有。 」、「(原告共同訴訟代理人林逸夫律師:提示本院 卷一第323至325頁,你有看過那張紙?)有印象。公 證人那邊保險公司也有另外一份抄編號的。」、「( 原告共同訴訟代理人林逸夫律師:這份裡面有把所有 A區到E區的紙卷都有做計算?)有。這些都是計算壞 掉的紙卷。」、「(被告晶元公司訴訟代理人連彬翰 律師:你剛表示公證書結案報告手寫抄錄的都是壞掉 的,你確定D、E區也是壞掉的紙卷嗎?)當時是原告 宏福公司跟公證人說這個有問題,他們就記下來,是 否有壞掉我無法判斷。」等語,可以證實南山公證公 司黃鈺銓確實於108年11月28日至系爭廠房清點其內A 、B、C、D、E區所放置的全部紙卷,並手寫書立如原 證5之清單,證實D區確實存放108只紙卷、E區確實存 放161只紙卷。
    ⑽而根據原告宏福公司內部庫存清單記載,D區143只紙 卷合計重量174,602公斤、E區156只紙卷合計重量143 ,872公斤,二區存放紙卷合計318,474公斤,而原告 宏福公司與福爾摩莎公司合意以市價每公斤34元的60 %計算損害賠償金額,故原告宏福公司共賠償福爾摩 莎公司6,496,870元【計算式:318,474公斤×34×0.6= 6,496,870元】。
   ⒋本件遭毀損之A、B、C、D、E區紙卷於火災事故發生時固 非原告宏福公司所有,惟原告宏福公司於賠償紙卷所有 人即訴外人福爾摩莎公司時,福爾摩莎公司已將紙卷遭 毀損之損害賠償債權讓與給原告宏福公司,故原告宏福 公司得於賠償福爾摩莎公司的範圍內對被告等二人請求 損害賠償:
    ⑴本件原告宏福公司因為福爾摩莎公司代加工之系爭紙 卷,而承租倉庫存放系爭紙卷,而系爭紙卷係製造食 品用紙容器之原料,縱使僅部分遭煙燻及水湮汙染, 全部均無法製造食品用紙容器,從而系爭火災發生後 ,大量紙卷原料均遭汙染而無法使用,致原告宏福公 司因原料短缺而停工,連帶影響福爾摩莎公司原料、 貨物供應吃緊,為儘速恢復生產運作,原告宏福公司 始不得不先賠償福爾摩莎公司之損失,並受讓福爾摩 莎公司之損害賠償債權,再後續追償侵權行為人。因 此原告宏福公司與福爾摩莎公司成立和解時即自福爾 摩莎公司處受讓系爭紙卷之損害賠償債權,因而得向 被告等二公司請求損害賠償。另福爾摩莎公司負責人



甲○○到庭證稱:「(被告芳勖公司訴訟代理人丁律師 問:原證9中段第1點,是否知道為何這樣記載?)原 告宏福公司本身也是跟對方承租倉庫,變成我的損失 他也要跟發生火災的公司求償,所以我的債權轉給他 ,讓他去求償。」、「(原告訴訟代理人問:貴公司 與原告宏福公司簽立第一次和解書後,那些受損的紙 由誰處理?)原告宏福公司。」、「(原告訴訟代理人 問:當時簽立和解書後,受損的紙的所有權就移歸原 告宏福公司?)是。」等語,益證實上情。
    ⑵退步言之,縱使福爾摩莎公司未將系爭紙卷之損害賠 償債權讓與給原告宏福公司(假設語非自認),原告宏 福公司亦屬第人為被告等債務人對債權人訴外人福 爾摩莎公司為清償,原告宏福公司得於清償之限度內 承受福爾摩莎公司之權利:
     ①按債之清償,得由第人為之。但當事人另有訂定 或依債之性質不得由第人清償者,不在此限。第 人之清償,債務人有異議時,債權人得拒絕其清 償。但第人就債之履行有利害關係者,債權人不 得拒絕;就債之履行有利害關係之第人為清償者 ,於其清償之限度內承受債權人之權利,但不得有 害於債權人之利益。民法第311條、第312條分別定 有明文。所稱「利害關係」係指法律上之利害關係 而言。第人代償對債權人有利,對債務人無大害 ,利害關係乙詞,應採從寬解釋,不以連帶債務人 、一般保證人、或其他因該主債務不履行而將受債 權人追償之第人為限(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 第48號民事判決意旨參照)。
     ②本件訴外人福爾摩莎公司對被告等二公司之侵權行 為債權已由原告宏福公司替被告等二公司清償完畢 。而原告宏福公司代償對福爾摩莎公司有利,對被 告等二公司無大害,足見其應為民法第312條所定 之利害關係人,而原告宏福公司已為被告等二公司 清償福爾摩莎公司對被告等二公司之侵權行為債權 ,則原告宏福公司於清償之限度內當可承受福爾摩 莎公司之債權。
   ⒌本件原告宏福公司請求被告等二公司就D、E區損害範圍 連帶賠償有理由:
    ⑴原告宏福公司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規定及系爭切 結書之約定請求被告晶元公司賠償損害,為有理由:     ①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



賠償責任。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      ②次按「乙方(應為"甲方"之誤載)於施作甲方(應為" 乙方"之誤載)廠房太陽能工程期間,若因甲方施工 人員造成承租乙方廠房之宏福淋膜企業有限公司財 物損害,概與乙方無關。若造成承租乙方廠房之宏 福淋膜企業有限公司財物損失,屋頂踩踏造成漏水 ,或施工造成碰撞、毀損、引起火災及因施工不慎 造成之損失,甲方需無條件賠償承租乙方廠房之宏 福淋膜企業有限公司財物損失,並放棄法律追訴權 ,恐口說無憑特立此據。」被告晶元公司108年11 月11日簽立之切結書第1條訂有明文。
     ③本件原告宏福公司向原告年弘公司所承租之廠房內D 、E區的紙卷確實是因為被告晶元公司施工後未即 時封蓋並施作防水工程,嗣因天降大雨,雨水從施 工開口處滴落,始遭水淹毀損:
      甲、證人乙○○證稱:「(原告共同訴訟代理人林逸 夫律師:火災之後,就你的印象,是否過了幾
天有下雨?)有。」、「(原告共同訴訟代理人 林逸夫律師:下雨之後,是否又有紙卷因下雨
漏水而有水淹的狀況?)有。」、「(原告共同

1/5頁 下一頁


參考資料
福爾摩莎紙業股份有限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
新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
晶元綠能股份有限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
南山公證有限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
企業有限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
業有限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