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錢防制法
臺灣高等法院 高雄分院(刑事),金上訴字,112年度,46號
KSHM,112,金上訴,46,20230530,1

1/2頁 下一頁


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刑事判決
112年度金上訴字第46號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劉亜萍



選任辯護人 侯勝昌律師(法扶律師)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呂清榮



上列上訴人因違反洗錢防制法案件,不服臺灣高雄地方法院110
年度金訴字第155號,中華民國111年11月24日第一審判決(起訴
案號:臺灣高雄地方檢察署109年度偵字第21200號、第21201號
、110年度偵字第1205號、第2229號、第7005號、第8275號),
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一、原判決關於呂清榮部分、劉亜萍之罪刑(即不含沒收)及定 執行刑部分,均撤銷。
二、劉亜萍共同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一般洗錢罪,處 有期徒刑參月,併科罰金新臺幣捌仟元,罰金如易服勞役, 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三、呂清榮共同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一般洗錢罪,處 有期徒刑陸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壹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 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扣案之OPPO牌行動電話1支(含0 000000000號SIM 卡1 枚),沒收。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 幣5700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之。四、其他上訴駁回。
事實及理由
壹、犯罪事實:呂清榮劉亜萍2人於民國109年9月21日,見到L INE暱稱「承凱」之成年人(真實身分不詳,下稱「承凱」 )所刊登的徵才廣告,依廣告上所載電話與「承凱」聯絡後 ,再加入「承凱」所提供之LINE的ID,而以LINE作為彼此的 通聯方式。在「承凱」應徵呂清榮劉亜萍2人過程中,「 承凱」要求呂清榮從事至各超商領取其內放置有帳戶金融卡 (部分含存摺)之包裹及收取劉亜萍所交付的款項再為轉交 的工作,另要求劉亜萍持不同帳戶金融卡至自動櫃員機提款 再轉交給呂清榮的工作(「承凱」告知呂清榮劉亜萍2人



,其等所經手的款項為線上博奕的賭金),而呂清榮、劉亜 萍2人對於「僱請他人從不同金融帳戶提領款項再為轉交之 人,其動機、目的是要藉由從帳戶中提領現金再予迂迴層轉 或處置之方式,將其不法行為所得加以掩飾、隱匿,避免執 法人員追查犯罪所得之去向,以確保犯罪的不法所得」此一 事項均已有所預見,卻均因圖取「承凱」所允諾給與之工作 報酬,仍然基於縱使從事「承凱」所交代的工作,將會掩飾 、隱匿「承凱」關於賭博犯罪之不法所得也不違背其本意的 犯罪故意,均與「承凱」、受「承凱」指示之身分不詳的成 年男子,共同基於洗錢的犯意聯絡,接續為下列行為: 一、由呂清榮於109年9月25日上午,前往高雄市○○區○○路000號 之7-11超商博正門市等3家不同超商,領取其內放置有附表 編號1至3所示帳戶金融卡的包裹,並前往高雄市○○區○○路00 0號之百瓦哥咖啡廳等處所,將上述包裹轉交給劉亜萍,之 後分別於:㈠同日下午1點06分至07分,由劉亜萍至國泰世華 銀行設於高雄市○鎮區○○○路000號之自動櫃員機,持附表編 號1所示帳戶金融卡,就附表編號1所示黃增達因遭詐騙而匯 入該帳戶之款項(呂清榮劉亜萍2人涉犯詐欺部分,均經 檢察官不另為不起訴處分,關於附表編號2至4部分亦同,不 另贅述),分別提領新臺幣(下同)2萬元、7000元,再於 同日下午1點42分,至位於高雄市○鎮區○○○路000號之路易莎 咖啡廳,將前述領得之共2萬7000元款項交給呂清榮呂清 榮則於同日下午2點02分,前往高雄市前鎮區修文街242巷口 ,依「承凱」指示將上述2萬7000元交給某身分不詳之成年 男子;㈡同日下午1點56分至57分,由劉亜萍至第一銀行設於 高雄市○鎮區○○○路000號之自動櫃員機,持附表編號2所示帳 戶金融卡,就附表編號2所示李新華因遭詐騙而匯入該帳戶 之款項,分別提領2萬元、2萬元、9000元,另於同日下午2 點15分,持附表編號3所示帳戶金融卡,就附表編號3所示陳 明宏因遭詐騙而匯入該帳戶之款項,分別提領2萬元、1萬元 ,再於同日下午2點24分,至前述路易莎咖啡廳,將前述領 得之共7萬9000元款項交給呂清榮呂清榮則於同日下午2點 38分,前往高雄市前鎮區修文街242巷口,依「承凱」指示 將上述7萬9000元交給某身分不詳之成年男子。二、由呂清榮於109年10月6日上午7點36分,前往高雄市小港區 水秀路7-11超商田金門市,領取其內放置有附表編號4所示 帳戶金融卡之包裹,並開拆該包裹取出金融卡進行測試後, 再前往高雄市○○區○○路000號的路易莎咖啡廳,將該金融卡 轉交給劉亜萍。而劉亜萍於同日晚上6點55分,至位於高雄 市○○區○○路○段000號之高雄澄清湖郵局自動櫃員機,持附表



編號4所示帳戶金融卡,就附表編號4所示謝琬婷因遭詐騙而 匯入該帳戶之款項,予以提領其中之3萬9000元後,再於同 日晚上9點10分,前往高雄市前金區中正四路與自強一路口 ,欲將上述3萬9000元轉交給呂清榮時,因呂清榮前述一、 之領取包裹行為,已遭警方人員發覺,並通知呂清榮前往高 雄市政府警察局左營分局博愛四路派出所(下稱博愛四路派 出所)說明,呂清榮於同日晚上8點抵達該派出所後,即配 合警方人員前往高雄市前金區中正四路與自強一路口查察劉 亜萍,當場扣得附表編號4所示帳戶之金融卡及現金3萬9000 元,因而查獲。
貳、證據能力:本件作為證據使用的相關審判外陳述,經檢察官 、上訴即被告呂清榮(下稱被告呂清榮)、上訴人即被告劉 亜萍(下稱被告劉亜萍)及其辯護人在本院審判程序中同意 有證據能力(本院卷第124至125頁)。本院並考量這些陳述 作成時的情況正常,所取得的過程也沒有瑕疵,且與本案相 關的待證事實具有關連性,並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序,基於 尊重當事人對於傳聞證據的處分權,及證據資料越豐富越有 助於真實發現的理念,故認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照刑事訴 訟法第159 條之5 第1項的規定,這些審判外的陳述都具有 證據能力。
參、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其認定的理由
一、被告對於犯罪事實的意見:
 ㈠被告劉亜萍部分:劉亜萍在本院審理中,對於前述犯罪事實 ,全部都坦白承認。
 ㈡被告呂清榮部分:呂清榮坦承有犯罪事實欄所載之領取包裹 再轉交給劉亜萍,及收受劉亜萍所交付的款項再轉交給「承 凱」所指示之不詳成年男子等事實,但否認有參與洗錢犯行 ,辯稱:我是因為應徵工作而擔任遊藝場專員,方會從事上 述行為,我不知道領取的包裹內是放置帳戶金融卡,也不知 道轉交的錢是不法犯罪所得,我以為是遊藝場的營業款,所 以我沒有共同洗錢的犯罪故意。   
二、本件依據下列各項證據,可以證明被告2人有犯罪事實欄所 載的犯罪行為:
 ㈠被告呂清榮在警詢、偵查、原審及本院審理中對自己行為的 供述及對同案被告劉亜萍的陳述(警五卷第5至16頁、偵七 卷第9至14頁、警四卷第17至20頁、偵一卷第19至24、29至3 1頁、審金訴卷第63頁、原審院卷第55、183、251至257、25 9至261頁、本院卷第97、138至140、145至147頁):證明呂 清榮前述承認之事項及劉亜萍之參與行為等事實。 ㈡被告劉亜萍在警詢、偵查、原審及本院審理中對自己行為的



供述及對同案被告呂清榮的陳述(警五卷第17至23頁、偵七 卷第15至21頁、警四卷第7至15頁、偵二卷第13至16頁、偵 六卷第35至37頁、原審院卷第55、219至233、249至251、25 7至259頁、本院卷第98、124頁):證明本案全部犯罪事實 。
 ㈢證人周羽晨(偵七卷第45至48頁)、黃愛婕(警五卷第61至6 4頁)在警詢中的陳述及臺灣士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110年度 偵字第966號不起訴處分書、臺灣雲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110 年度偵字第805號、第1838號不起訴處分書(偵六卷第39至4 2頁):證明附表編號1至4所示帳戶,均是帳戶申辦人遭詐 騙而交付給他人使用的人頭帳戶。
 ㈣被告劉亜萍於109年9月25日提領款項並轉交給被告呂清榮之 監視錄影翻拍照片(警一卷第39至59頁)、被告呂清榮於10 9年9月25日交付款項給不詳身分之成年男子之監視錄影翻拍 照片(警一卷第19至37頁)、劉亜萍於109年10月6日提領款 項之監視錄影翻拍照片(警五卷第43頁):證明劉亜萍提領 附表編號1至4所示款項,並將其中編號1至3所示款項轉交給 呂清榮,再由呂清榮交付給不詳身分之成年男子等事實。 ㈤附表證據出處欄所載之各項證據:證明附表編號1至4所載之 詐騙事實,故被告劉亜萍持附表編號1至4所示帳戶金融卡提 領的款項,在客觀上均屬詐欺取財犯行之犯罪所得此一事實 。
 ㈥被告呂清榮與「承凱」之LINE對話擷圖(警五卷第35至36頁 、偵七卷第31至32頁)、被告劉亜萍與「承凱」之LINE對話 擷圖(警五卷第37至41頁)、被告呂清榮於109年9月25日、 同年10月6日領取包裹之監視錄影翻拍照片(偵七卷25頁、 警五卷29頁):證明被告2人參與本件犯行的緣由(依據前 述LINE對話擷圖,被告2人均是於109年9月21日向「承凱」 應徵,故起訴書記載呂清榮是於109年9月22日與「承凱」聯 絡、應徵,乃屬誤載,應予更正)、過程,及被告呂清榮有 領取附表編號1至4所示帳戶資料等事實。   ㈦博愛四路派出所員警郭順興於110年5月20日所製作的職務報 告(偵五卷第45頁)、本件扣押筆錄及扣押物品目錄表(警 五卷第25至27頁):證明本案查獲過程及警方人員扣得附表 編號4所示帳戶金融卡及前述現金3萬9000元的情形。 三、被告呂清榮雖然以前述辯解否認犯行,然而: ㈠關於被告呂清榮辯稱其不知道領取的包裹內是放置帳戶金融 卡部分:
 ⒈依據被告呂清榮的供述(警五卷第7頁)及呂清榮與「承凱」 之LINE對話擷圖(警五卷第36頁),關於附表編號4部分,



呂清榮是先將領取的包裹開拆,並以「承凱」提供的密碼對 附表編號4所示帳戶金融卡進行測試後,再前往高雄市○○區○ ○路000號之路易莎咖啡廳與劉亜萍見面。由此過程可知,就 附表編號4部分,呂清榮顯然是在交付劉亜萍之前,就已經 知道其所轉交的物品是帳戶金融卡。
 ⒉依據被告呂清榮與「承凱」之LINE對話擷圖,呂清榮於109年 9月25日上午9點09分第1次交付包裹給劉亜萍時,有當場拍 攝劉亜萍的照片傳送給「承凱」(偵七卷第32頁),而依據 劉亜萍所述,其在該照片中的動作是正在開拆包裹(本院卷 第138頁)。則呂清榮既當場目擊劉亜萍開拆包裹,甚至特 意將劉亜萍開拆包裹的過程予以拍攝照片傳送給「承凱」, 足見呂清榮對於包裹內的物品是帳戶金融卡此一事項,在其 於同日下午收受、轉交劉亜萍所交付的款項之前,當已有所 知悉。
 ⒊依據被告呂清榮與「承凱」之LINE對話擷圖,於「承凱」要 求呂清榮測試附表編號4所示帳戶金融卡時,呂清榮並未出 言詢問「承凱」何以要從事此一行為,而是毫無所疑的配合 進行測試、將載有帳戶餘額等資訊的自動櫃員機單據拍照傳 送給「承凱」(警五卷第36頁)。則由此一情狀,亦可佐證 呂清榮於109年10月6日測試附表編號4所示帳戶金融卡之前 ,對於其所領取之包裹內放置帳戶金融卡此一事項早已有所 瞭解,方會在絲毫不感到疑惑的狀況下,配合從事測試金融 卡的行為。
 ⒋綜上所述,被告呂清榮此部分辯解,顯不可採。 ㈡關於被告呂清榮辯稱其所應徵的工作是遊藝場專員,而所收 取的款項是遊藝場的營業款部分:
 ⒈依據被告呂清榮與「承凱」之LINE對話擷圖(警五卷第35至3 6頁、偵七卷第31至32頁)及被告劉亜萍與「承凱」之LINE 對話擷圖(警五卷第37至41頁),被告2人都是向「承凱」 應徵工作。而依據劉亜萍所述,「承凱」向劉亜萍所告知的 工作內容,是要領取線上博弈的賭金(警五卷第20頁、偵二 卷第14頁),則在被告2人是向同一人應徵,且呂清榮及劉 亜萍就所從事的事務又多有接觸,甚至呂清榮於109年9月22 日當天,有依「承凱」指示而對劉亜萍進行面試、查核劉亜 萍資料【此經呂清榮自承在卷(原審院卷第251至252頁), 並有呂清榮與「承凱」之LINE對話擷圖(警五卷第35頁)可 為佐證】的情形下,「承凱」應無可能以不同的工作內容應 徵被告2人,故呂清榮所述是否屬實?已經令人感到懷疑。 ⒉依據被告呂清榮歷來的供述(出處參見前述二、㈠部分)及被 告呂清榮與「承凱」之LINE對話擷圖(警五卷第35至36頁、



偵七卷第31至32頁),呂清榮從未因從事「承凱」所交代的 工作而出入任何遊藝場,甚至在與「承凱」的聯絡過程中, 亦未出現任何與遊藝場有關的對話,由此更加顯示呂清榮所 言難以採信。
 ⒊被告呂清榮的工作內容之一,是至各超商領取內含帳戶金融 卡的包裹,而呂清榮所應徵的職務若是遊藝場專員,則其工 作內容應是直接到各遊藝場收取現金營收款項即可,又豈有 至各超商領取內含帳戶金融卡之包裹的必要?反而是被告劉 亜萍所稱之線上博弈,因未有實體現金的收付,全需藉由帳 戶進行款項出入,方有使用帳戶金融卡的需要。則從這點來 看,足認劉亜萍前述供述內容,顯較呂清榮所言可信。 ⒋綜上所述,被告呂清榮此部分辯解,並不可採,而檢察官起 訴意旨,僅依呂清榮的供述,即認被告2人經「承凱」要求 的工作內容,乃是提領遊藝場之現金,顯有未合,應以被告 劉亜萍的陳述作為此部分事實的認定依據。 
 ㈢關於被告呂清榮辯稱其不知道所經手的款項為不法犯罪所得 部分:
 ⒈被告呂清榮經「承凱」要求收取、轉交的款項,乃是線上博 弈的賭金,已如前述,而賭博在我國目前的法令規範中,多 屬不法,就此而言,呂清榮對其所經手的款項可能為不法所 得,當能有所預見。再者,將款項以轉帳方式進行交付,與 提領現金轉交相較,較不易在交付過程中發生遺失或遭搶的 危險;又匯款手續費的支出,亦顯然低於花費薪資僱用他人 從事提領現金轉交的工作,故除非相關款項與不法犯罪所得 有關,為避免檢警人員藉由匯款紀錄追查款項去向,一般正 常營運的公司行號或個人,實無不透過轉帳而僱用工作人員 提領現金再為轉交的必要。又前述情事,只要是具有一般智 識能力及生活經驗之人,均可輕易瞭解,而呂清榮自承學歷 為高中畢業(本院卷第141頁),於向「承凱」應徵時,又 陳稱其有擔任建設公司經理、保險公司經理、自行開業經營 廣告公司等經歷(警五卷第35頁),足見其智識能力、生活 經驗都與一般常人無異,對於前述情事自當有所認識。則就 此而言,呂清榮亦可認知其所經手的款項可能為不法犯罪所 得。
 ⒉依據被告呂清榮的供述(警五卷第7頁、偵七卷第12頁)及呂 清榮與「承凱」之LINE對話擷圖(警五卷第36頁、偵七卷第 32頁),呂清榮不但是前往各個不同的超商領取內有帳戶金 融卡的包裹,且領取該等包裹時,其又是以不同受領人身分 (但不包含其本人)進行領取。另關於附表編號4所示帳戶 金融卡,呂清榮不但有依「承凱」指示進行測試的舉動,且



於測試之前,「承凱」還向呂清榮告誡:「密碼不對一次就 停」(警五卷第36頁),而若是「承凱」本身所有的帳戶, 當不需為此一告誡,故呂清榮顯可知悉該帳戶並非「承凱」 所有。此外,如前所述,呂清榮事先即知悉其領取的包裹內 是放置帳戶金融卡。則綜合上述情狀,呂清榮顯然可以瞭解 其工作內容之一,乃是至各超商領取不同帳戶所有人所提供 、俗稱人頭帳戶之金融卡,而若非要利用該等人頭帳戶進出 不法款項,「承凱」又有何必要取得多個人頭帳戶使用?由 此更加證明呂清榮當可預見其所經手的款項可能為不法犯罪 所得。
 ⒊依據前述事證,本件被告呂清榮於109年9月25日、10月6日的 工作模式均是:「至超商領取人頭帳戶金融卡」→「將人頭 帳戶金融卡交給劉亜萍」→「收取劉亜萍交付的款項」→「將 劉亜萍交付的款項轉交給『承凱』所指定之人」,而其並可因 此獲取「承凱」所允諾的報酬。則由上述工作模式,呂清榮 不但可以認識到劉亜萍所交付的款項乃是來自其所交付的人 頭帳戶金融卡(否則不會有先領取人頭帳戶金融卡交給劉亜 萍,之後再由劉亜萍交付款項此一工作流程發生),並可認 識到「承凱」所要求其轉交的款項,不但是經由人頭帳戶出 入,且是花費薪資僱用其與劉亜萍2人、甚至介入前述身分 不詳之成年男子,特意將領取人頭帳戶金融卡、從人頭帳戶 提領款項、將提領之款項交付到「承凱」手中等流程,予以 層層切割。而在「持帳戶提款卡領取帳戶內的款項」此一事 務由「承凱」1人獨自完成並無任何困難、甚至更為簡便的 狀況下,若不是要藉由呂清榮劉亜萍的參與及前述工作分 擔,而使從相關人頭帳戶領取的不法所得款項因此可以掩飾 、隱匿其去向,「承凱」又何需平白花費薪資僱用呂清榮劉亜萍2人,並以前述曲折的方式取得帳戶內的款項?又前 述情事,只要是具有一般智識能力及生活經驗之人,均可輕 易瞭解,而呂清榮的智識能力、生活經驗既與一般常人無異 ,對於前述情事自當有所認識。因此,呂清榮對其所經手的 款項可能為不法犯罪所得,顯然已有預見。
 ⒋綜上所述,被告呂清榮此部分辯解,亦不可採。又呂清榮對 其所經手的款項可能為不法犯罪所得,既然已有預見,且依 據呂清榮所述,其僅從事領取包裹、轉交款項等甚為簡單的 工作,「承凱」即允諾給與每日1500元的報酬(偵七卷第13 頁),足見呂清榮乃是為圖取「承凱」所允諾給與之與其工 作內容並不相當之上述報酬,而基於縱使從事「承凱」所交 代的工作,將會掩飾、隱匿他人不法犯罪所得也不違背其本 意的犯罪故意,而為前述行為。




 ㈣被告呂清榮雖另辯稱:「承凱」有要我搭乘計程車從事上述 工作,我要是有參與本件犯行的犯罪故意,就不會騎乘自己 的機車領取包裹、轉交現金,導致最後被警方查獲。然而, 依據呂清榮與「承凱」之LINE對話擷圖,「承凱」要被告從 事上述工作時,是告知呂清榮:「騎車去比較方便」(偵七 卷第32頁),故呂清榮辯稱:「『承凱』要我搭乘計程車從事 上述工作」,顯然與事實不符。再者,犯罪行為人是否會在 行為過程中顯露自己參與犯罪之跡證,與行為人的個性及行 事作風(心思縝密或粗枝大葉)、犯罪經驗(曾從事多起同 類犯罪或未曾有類似之不法經歷)、犯罪態樣(計畫性犯罪 或衝動性犯罪)等眾多事項有關,無法因行為人有顯露自己 參與犯罪之跡證,而可反推其無參與犯罪之意,故呂清榮此 部分所辯,並不符合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自不可採。 ㈤被告呂清榮又辯稱:我受「承凱」指示而匯出款項的金額, 超過我所拿到的報酬,足見我是被害人,且無掩飾、隱匿犯 罪所得的情形。並提出其自稱受「承凱」指示而匯款的匯款 單據作為佐證(原審審金訴卷第97至99頁)。然而,本件附 表編號1至4所示遭詐欺之告訴人匯入各該編號所示帳戶的款 項,及之後經劉亜萍提領、轉交給呂清榮向上層轉的情形, 已依卷內事證論認如前。而呂清榮所提出的匯款單據,其匯 款時間分別為109年9月28日、29日,與附表編號1至4的案發 時間不同,故呂清榮該等匯款行為,顯與附表編號1至4所示 之詐騙所得款項無關,無從用以證明其未參與掩飾、隱匿該 等犯罪所得。再者,依據呂清榮所提出的上述匯款單據,並 無法得知其款項來源為何,而呂清榮也未提出任何證據證明 其是將其個人所有的款項匯出,甚至未曾陳明其匯出款項的 具體緣由,而在呂清榮有經手「承凱」要求其轉交之款項的 情形下,即使呂清榮前述匯款行為是依「承凱」的指示所為 ,亦無法證明呂清榮本身受有任何財物損失。而進一步比對 卷內事證,呂清榮所提出的上述匯款單據中,其中有1筆1萬 7千元的款項,是於109年9月29日匯至劉亜萍郵局帳戶(原 審審金訴卷第99頁),而依被告劉亜萍與「承凱」之LINE對 話擷圖所示,「承凱」於109年9月29日當天,有告知劉亜萍 將會匯款1萬7千元至其郵局帳戶,要其再將其中1萬4千元轉 給他人,剩餘3千元則先留存(警五卷第39頁),足見「承 凱」確會要求受其僱用之人代為轉匯款項,由此更加顯示無 從僅以呂清榮所提出之上述匯款單據,即認呂清榮受有任何 財物損失,更無從因此而為有利於呂清榮之認定。四、關於附表編號4之洗錢行為屬於既遂或未遂的判斷: ㈠洗錢防制法所稱特定犯罪之犯罪所得,經被害人匯(存)入



人頭帳戶時,雖因其金流仍屬透明易查,而尚未有掩飾或隱 匿特定犯罪所得之來源、去向及所在之效果。但人頭帳戶內 之款項一旦遭提領,即會產生金流斷點,而有掩飾、隱匿犯 罪所得之結果,即使尚未將提領之款項向上層轉,所為仍屬 洗錢既遂(最高法院110年度台上字第5900號刑事判決可為 參考)。
 ㈡依據附表編號4所示帳戶的交易明細所載,告訴人謝琬婷遭詐 騙後,是於109年10月6日晚上6點35分將被騙款項匯入該帳 戶,而被告劉亜萍則是於同日晚上6點55分,從該帳戶內提 領其中的3萬9千元(警五卷第79頁)。則依據前述說明,於 109年10月6日晚上6點55分此一時點,附表編號4的詐騙所得 ,已因劉亜萍加以提領而產生金流斷點,並發生掩飾、隱匿 該犯罪所得之結果,不因其尚未將領得的款項轉交給呂清榮 而受影響,故其所為應屬洗錢既遂。
 ㈢依博愛四路派出所員警郭順興於110年5月20日所製作的職務 報告(偵五卷第45頁)及本件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 警五卷第25至27頁)的記載,警方人員於發現被告呂清榮涉 嫌至超商領取附表編號1至3所示帳戶資料後,有通知呂清榮博愛四路派出所進行說明,而呂清榮是於109年10月6日晚 上8點左右抵達該派出所,之後並協同警方人員,前往「承 凱」指示其與劉亜萍碰面之高雄市前金區中正四路與自強一 路口,警方人員再於同日晚上9點10分在該處查獲劉亜萍。 由此過程可知,劉亜萍就附表編號4的詐騙所得製造金流斷 點的時間,乃是在呂清榮前往博愛四路派出所之前,故呂清 榮因配合警方而脫離參與本案時,附表編號4之洗錢行為已 經既遂,且呂清榮在事先就與劉亜萍、「承凱」就此部分有 共同洗錢的犯意聯絡,自應共負洗錢既遂罪責。 ㈣被告呂清榮雖於本院審理中辯稱:我是於109年10月6日下午5 、6點左右,就配合警方逮捕劉亜萍,並扣得劉亜萍要轉交 給我的3萬9千元,而不是在當天晚上8點以後(本院卷第137 頁)。但呂清榮此部分所辯,不但與前述職務報告及扣押筆 錄的記載內容不符,與附表編號4所示帳戶交易明細顯示之 告訴人謝琬婷匯款時間、被告劉亜萍提款時間,也顯然有所 出入,足見呂清榮此部分所辯與事實不符,無從採認。 ㈤被告劉亜萍之辯護人雖主張:附表編號4所示款項,是在警方 人員主導下,由呂清榮指示劉亜萍去提領,所以整個領錢過 程都在警方掌控之下,並無掩飾、隱匿犯罪所得的效果,故 此部分行為僅有未遂。然而,辯護人此一主張,與前述劉亜 萍提款時間在前、呂清榮到案時間在後之時序不符;且劉亜 萍亦明確供稱其是受「承凱」的指示而提領附表編號4所示



款項,甚至前往上述遭查獲的地點,也是受「承凱」指示而 前往(偵六卷第36至37頁),全然與呂清榮無關。故辯護人 此部分主張,與事實並不相符,自屬無從採認。五、綜上所述,本件事證明確,被告2人前述犯行,均足以認定 ,並應依法予以論罪科刑。    
肆、論罪科刑及上訴論斷的理由    
一、所犯罪名部分:
 ㈠刑法第339條之詐欺罪,乃屬於洗錢防制法所稱之特定犯罪, 該法第3條第2款有明文規定。本件附表編號1至4所示告訴人 均是遭人詐騙,方將款項匯入各該編號所示帳戶,故該等款 項在客觀上乃屬洗錢防制法所規範之特定犯罪所得。再者, 洗錢防制法第2條所指之「特定犯罪」,並非同法第14條一 般洗錢罪之客觀構成要件,性質上應屬學理所稱之「客觀處 罰條件」,與該罪之不法內涵無涉,而屬限制刑罰事由,因 此該罪之行為人主觀上並無認識不法所得確切聯絡之特定犯 罪為何的必要,甚至行為時,亦不需特定犯罪已經發生,只 需最終存在而取得聯結即可。因此,同法第2條之洗錢行為 ,於行為人客觀上有該條各款所規定之行為,主觀上則有明 知或預見其行為將掩飾或隱匿犯罪所得,而有意使其發生或 不違背其本意之確定故意或不確定故意,即屬符合(最高法 院110年度台上字第2659號刑事判決可為參考)。從而,本 案被告2人雖未認識到其等提領、轉交的款項,乃是詐欺他 人之犯罪所得,但其2人既對於該等款項是不法犯罪所得已 有預見,且對於其等所為將會掩飾、隱匿他人不法犯罪所得 也具有不違背其本意之不確定故意,依據前述說明,其2人 所為自仍符合一般洗錢罪的主觀構成要件。
 ㈡洗錢防制法第2條規定:「本法所稱洗錢,指下列行為:一、 意圖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來源,或使他人逃避刑事追訴 ,而移轉或變更特定犯罪所得。二、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 得之本質、來源、去向、所在、所有權、處分權或其他權益 者。三、收受、持有或使用他人之特定犯罪所得」,而將洗 錢行為之處置、分層化及整合等各階段,全部納為洗錢行為 。所謂「處置」即同條第1款所定將犯罪所得直接予以處理 之「移轉變更型」;「分層化」即同條第2款所定為使偵查 機關難以追查金流狀況,以迂迴層轉、化整為零之分層化包 裝方式,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之本質、來源、去向、所 在、所有權、處分權或其他權益之「掩飾隱匿型」;「整合 」即同條第3款所定收受、持有或使用他人犯罪所得,使該 犯罪所得披上合法之外衣,藉此俾回歸正常金融體系之「收 受持有型」。本件被告劉亜萍持附表所示人頭帳戶之金融卡



,從該等帳戶內提領款項,再交給被告呂清榮轉交給受「承 凱」指示之不詳成年男子,乃是藉由移轉及迂迴層轉的方式 予以掩飾、隱匿犯罪所得。依據前述說明,其等上述行為自 屬洗錢防制法所規範之洗錢行為。
 ㈢從而,本件被告2人的犯罪行為,都是犯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 1項的一般洗錢罪。
 ㈣被告2人彼此間就前述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與「承凱 」及前述身分不詳的成年男子間,亦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 ,均應依刑法第28條規定論以共同正犯。
二、罪數競合:本件附表編號1至4所示告訴人是因遭詐欺而匯款 至各該編號所示帳戶,而被告2人也是以4個不同帳戶的金融 卡提領該等詐欺取財罪之不法所得,故從客觀的角度而言, 被告2人所參與者,乃是4個不同的洗錢行為。但如前所述, 被告2人並不知道其等所經手的款項,乃是詐欺取財犯行的 不法所得,依其2人主觀上的認知,僅有預見該等款項可能 是非法線上博奕的賭金。再就一般正常情形而言,從事非法 線上博奕所涉及的犯罪行為,不論是刑法第268條前段或後 段的圖利供給賭博場所罪、圖利聚眾賭博罪,均具有反覆、 延續而於密接的時間內持續實行的特質,而應論包括的論以 一罪。在此情形下,被告2人就其等所參與洗錢的不法所得 ,在主觀上既然均只有預見是與賭博犯行有關,且其2人就 附表編號1至4部分,又均是受同一人指示,在前後相差僅約 10天的期間(其中附表編號1至3是同一日所為)為該等洗錢 行為,足認被告2人就該等洗錢行為,均應是基於同一個犯 罪的意思,在相近的時間內所為的數個舉動,且依其2人主 觀上的認知,所侵害者亦屬同一法益,依一般社會健全之觀 念,難以強行分開,應該包括的加以評價,均論以接續犯的 實質上一罪。 
三、刑的減輕事由:洗錢防制法第16條第2 項規定:「犯前2 條 之罪,在偵查或審判中自白者,減輕其刑」。被告劉亜萍於 本院審理中,已自白本件一般洗錢犯行,應依前述規定減輕 其刑。
四、上訴論斷的理由(撤銷改判部分):原審認為被告2人前述 犯罪行為,犯罪事證明確,因此論處被告2人罪刑,雖然有 其依據。然而:
 ㈠依據前述二、的說明,被告2人所為附表編號1至4之一般洗錢 犯行,均應論以接續犯的實質上一罪,原審就此以4個一般 洗錢(未遂)罪予以分論併罰,即有不當。 
 ㈡被告呂清榮附表編號4的洗錢行為,其參與程度亦屬既遂,已 如前述,原審未予比對此部分相關事實之發生時間,僅以呂



清榮先遭警方查獲且又有配合追查劉亜萍到案、未取得劉亜 萍欲轉交的款項,即認其此部分所為僅屬未遂,容有違誤。 ㈢被告劉亜萍於本院審理中自白犯行,故應依洗錢防制法第16 條第2 項規定予以減輕其刑,已如前述,原審就此未及審酌 減輕,亦有未恰。
 ㈣依據原審判決量刑審酌欄的記載(參見判決書第7頁第3至10 行),原審並未論認被告2人之量刑審酌事項有何不同(例 如被告2人犯罪情節孰輕孰重、素行有所差異、犯後態度有 所不同等),卻在就附表編號1至4所示犯行予以分論併罰的 情形下,就附表編號1至3部分,均諭知被告呂清榮重於被告 劉亜萍之宣告刑(呂清榮均判處有期徒刑4月、併科罰金1萬 元,劉亜萍則均判處有期徒刑3月、併科罰金8千元),而就 附表編號4部分,在呂清榮依刑法第25條第2項規定予以減輕 其刑、而劉亜萍則未有減輕其刑事由的狀況下,判處被告2 人相同之宣告刑(均判處有期徒刑3月、併科罰金8千元), 容有判決理由不備之不當。
 ㈤依據卷內相關事證,被告呂清榮之犯罪所得應為5700元(詳 後述),原審依據呂清榮於原審審判期日之供述而認定其犯 罪所得為1500元,並以此金額予以宣告沒收、追徵,尚有未 妥。
 ㈥因此,被告呂清榮以前述否認犯罪的辯解,主張原審所為有 罪判決違誤而提起上訴,雖無理由,但被告劉亜萍以原審量 刑過重、被告呂清榮以前述㈣所載理由主張原審量刑不當而 提起上訴,則有理由,且原審判決另有前述其他違誤、不當 之處,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關於呂清榮部分、劉亜萍之罪刑 (即不含沒收)及定執行刑部分,均予以撤銷改判。五、上訴論斷的理由(上訴駁回部分):原審就被告劉亜萍部分 之沒收說明:「㈠劉亜萍供稱其因本案所獲報酬為3500元, 此與其及「承凱」間的對話情節大致相符(警五卷第39頁) ,故依刑法第38條之1 第1 項前段、第3 項之規定予以宣告 沒收,並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 價額;㈡犯罪行為人犯洗錢防制法第14條之罪,其所掩飾之 財物本身僅為洗錢之標的,難認是供洗錢所用之物,故洗錢 行為之標的除非屬於前置犯罪之不法所得,而得於前置犯罪 中予以沒收者外,既非本案洗錢犯罪之工具及產物,亦非洗 錢犯罪所得,尤非違禁物,尚無從依刑法沒收規定予以宣告 沒收,自應依洗錢防制法第18條第1項前段規定予以宣告沒 收。且此規定乃是採義務沒收主義,只要合於前述規定,法 院即應為相關沒收之諭知,但該洗錢行為之標的是否限於行 為人者始得宣告沒收,法無明文,實務上一向認為倘法條並



未規定『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均沒收』時,自仍以屬於被 告所有者為限,始應予沒收。本件被告劉亜萍就附表編號4 所取得之款項3萬9千元,是於其管領支配過程中遭扣案,故 應依洗錢防制法第18條第1項前段規定沒收;㈢被告劉亜萍遭 扣案之三星牌智慧型行動電話1支,乃是其所有、供其聯繫 本案犯罪所用之物,此經劉亜萍於警詢中陳述明確(警四卷 第8、9頁),並有該行動電話與「承凱」對話內容在卷可證 (警五卷第37至41頁),故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之規定, 予以宣告沒收」。經核原審判決關於此部分沒收的諭知,均 屬正確,而被告劉亜萍除以原審量刑過重為由而提起上訴外 ,並未指出原審關於此部分之沒收有何違法、不當之處。因 此,被告劉亜萍之罪刑上訴雖經本院撤銷改判,但因沒收具 有獨立性,上訴審法院得就罪刑部分與沒收部分分別裁判, 故予以駁回其關於沒收之上訴。
六、本院綜合考量以下事項,就被告2人前述犯罪行為,分別判 處主文第2、3項所載的刑度,並均諭知罰金如易服勞役的折 算標準:
 ㈠被告2人在本件犯行中的行為分工、角色地位等犯罪情節(詳 如犯罪事實欄所載),其中被告呂清榮負責至各超商領取帳 戶金融卡,並將被告劉亜萍交付的款項向上層轉,相較於只

1/2頁 下一頁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