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復漏水等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上易字,111年度,502號
TPHV,111,上易,502,20230207,1

1/1頁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
111年度上易字第502號
上 訴 人 西北大樓管理委員會

法定代理人 朱永琴
訴訟代理人 朱健興律師
複代理人 曾玉琴
被上訴人 申倩芮
訴訟代理人 江燕偉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修復漏水等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111年1
月27日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9年度訴字第3607號第一審判決提起
上訴,本院於112年1月10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上訴人之法定代理人原為古翔予,於本院審理時變更為朱永 琴,業於民國111年8月2日聲明承受訴訟,有民事聲明承受 訴訟狀、臺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111年7月11日北市都建字第 1116036465號函可稽(見本院卷第189至194頁),核無不合 ,應予准許。
二、被上訴人主張:伊為西北大樓之區分所有權人,專有部分為 西北大樓11樓之1房屋(下稱系爭房屋)。系爭房屋上方為 頂樓屋頂平台(下稱系爭屋頂平台),供社區各樓層住戶共 同使用,屬共用部分,惟系爭屋頂平台年久失修,防水層失 其作用,雨水自該屋頂平台滲漏至系爭房屋內部,導致客廳 及主臥室天花板油漆剝落毀壞(下稱系爭損害),伊於107 年1月23日通知上訴人修繕系爭屋頂,上訴人迄不修繕系爭 屋頂平台,致伊房屋持續受損,爰依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第10 條第2項、西北大樓規約第13條及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規 定,求為命上訴人應依臺北市土木技師公會110年7月21日鑑 定案件編號000000000號鑑定報告書(下稱系爭鑑定報告) 第4頁之答(貳):一、㈠「屋頂露台防水工程施工程序所示 之漏水修復方法」(下稱系爭屋頂修復方法),將系爭房屋 及系爭屋頂平台修復至不再漏水之狀態,及賠償伊系爭房屋 室內修繕費用新臺幣(下同)2萬1195元本息之判決(原審 駁回被上訴人請求上訴人賠償精神慰撫金10萬元本息部分, 未據被上訴人就該敗訴部分上訴聲明不服,非本院審理範圍 ,不予贅述)。




三、上訴人則以:系爭房屋有陽台外推、露台加裝頂蓋之違建, 該屋靠近屋頂之外牆亦有私埋水管穿出牆面,均可能造成系 爭房屋內部漏水;西北大樓屋頂管道間內設置通往各專有部 分之水管,亦可能破損導致漏水至系爭房屋內部,該專有部 分水管破損非由伊負責修繕;被上訴人未舉證系爭損害是系 爭屋頂平台漏水所導致,西北大樓公共基金亦不敷支應修繕 費用,且西北大樓區分所有權人會議於109年5月28日已決議 不同意支付被上訴人請求之房屋修繕費用,被上訴人無權請 求伊修繕系爭屋頂平台及賠償損害等語,資為抗辯。四、原審判決上訴人應依系爭屋頂修復方法,將系爭房屋及系爭 屋頂平台修復至不再漏水之狀態,並應給付被上訴人2萬119 5元及自109年3月27日起算之法定遲延利息,駁回被上訴人 其餘之訴(即請求精神慰撫金10萬元本息部分)。上訴人就 此敗訴部分提起上訴,其聲明為:㈠原判決不利上訴人部分 廢棄。㈡上開廢棄部分,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假執行之 聲請均駁回。被上訴人之答辯聲明:上訴駁回。五、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怠於修繕西北大樓全體住戶共用之系爭 屋頂平台,因系爭屋頂平台滲漏水至系爭房屋內部,導致伊 受有系爭損害,上訴人應依系爭屋頂修復方法,修繕系爭房 屋及系爭屋頂平台至不再漏水之狀態,且應賠償系爭房屋合 理修繕費用2萬1195元本息等情,為上訴人所否認,並以前 詞為辯。經查:
(一)關於請求上訴人負修繕義務部分:
 ⒈按所謂專有部分,指公寓大廈之一部分,具有使用上之獨立 性,且為區分所有之標的者:所謂共用部分,指公寓大廈專 有部分以外之其他部分及不屬專有之附屬建築物,而供共同 使用者;共用部分之修繕、管理、維護,由管理負責人或管 理委員會為之。其費用由公共基金支付或由區分所有權人按 其共有之應有部分比例分擔之。但修繕費係因可歸責於區分 所有權人或住戶之事由所致者,由該區分所有權人或住戶負 擔;管理委員會之職務含共有及共用部分之清潔、維護、修 繕及一般改良,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第3條第3款、第4款、第1 0條第2項、第36條第2款分別定有明文。又西北大樓規約第1 3條記載:共用部分之修繕,由管理委員會為之。其費用由 公共基金支付,公共基金不足時,由區分所有權人按其共有 之應有部分比例分擔之。但修繕費用係因可歸責於區分所有 權人或住戶所致者,由該區分所有權人或住戶分擔(見原審 109年度北簡字第7319號卷〈下稱原審北簡卷〉第26頁)。 ⒉本件被上訴人主張其為系爭房屋所有權人,系爭房屋內有發 生系爭損害,被上訴人所稱漏水位置如系爭鑑定報告第18頁



平面圖標示位置及該位置之對應照片所示等情,業據提出房 屋所有權狀、屋內照片、估價單為證(見原審北簡卷第13至 19、57頁),並為兩造所不爭執(見本院卷第229、249頁) ,堪認屬實。
 ⒊又系爭房屋漏水之原因,經原審囑託臺北市土木技師公會為 鑑定後,鑑定結果係認:…系爭房屋主臥室及客廳天花板確 實有漏水情形,漏水位置詳如系爭鑑定報告附件6會勘照片 紀錄表之平面配置圖所示,會勘時進行現場主臥室及客廳天 花板之屋頂露台做置水測試工作,並配合熱影像儀輔助探測 拍照紀錄比對置水前後之漏水情形,在置水測試觀察一段時 間後,發現主臥室及客廳天花板潮濕情形較試水前嚴重且範 圍較大,另屋頂管道間在試水測試後其內部亦有滲水情形, 以上研判系爭房屋主臥室及客廳天花板漏水為屋頂露台防水 瑕疵致樓板滲漏所造成等情,有系爭鑑定報告可稽(見外放 鑑定報告書第3至4頁),並經證人即鑑定技師王文川到庭具 結證稱:現勘當天伊在現場做格局丈量、漏水原因調查、拍 照紀錄,當天帶1台熱影像儀工具去現場拍照,從熱影像儀 拍出來的顏色變化可分辨出所拍位置之濕度如何,當天還沒 有在屋頂試水之前,就先以熱影像儀在被上訴人屋內拍照, 確認其屋內的含水率來查一下結構體的漏水狀況,後來去頂 樓放水一段時間,大約放流1個多小時後,伊去被上訴人屋 內同樣位置用熱影像儀拍照比對,從熱影像儀照片之顏色變 化可比對出試水前、後之含水率變化;鑑定報告第18頁是伊 拍照的位置標示圖…編號19照片呈現黃色的位置代表該處比 較乾燥,呈現偏紫色位置多的是含水率較高,同頁編號20照 片,31.8數值呈現偏黃色,25.7代表偏紫色,編號19、20是 同一處,編號20是試水後相同位置,以兩張照片同樣的位置 來互相比對,可看出試水後偏紫色範圍擴大且紫色更深,代 表試水後含水率較試水前為多,每張照片的數值顯示該照片 顏色之深淺,在看試水前後的漏水情形時,不是以編號19、 20號照片上數值高低為比較,是用同位置的紫色深淺變化來 比對及判斷。依照編號19、20照片,可看出客廳天花板(玄 關門入口處),在試水前有些微漏水情形,經試水後發現漏 水情形變嚴重…,主臥室比對情形,一處是編號11、12號照 片,另一處是編號13、14號照片,編號15、16號照片是客廳 天花板之比對結果,編號17、18號是客廳另一處天花板位置 之比對結果…。從上開熱影像儀比對結果,可看出屋頂防水 效果不好,研判是屋頂防水失效,從伊到屋頂拍攝之照片可 看出防水層脫落,防水層若不重新施作或予以補強,樓下就 會繼續漏水等語綦詳(見本院卷第174至177頁)。嗣本院會



同鑑定技師黃清和到場履勘後,亦由臺北市土木技師公會函 覆本院稱:管道間內壁滲水及系爭房屋天花板滲水,均與屋 頂防水層破損有直接關係等語,有該公會111年11月8日北土 技字第1112004841號函可稽(見本院卷第291頁),及有本 院勘驗程序筆錄及履勘照片可參(見本院卷第247至267、27 5至281頁),互核相符。依此,系爭房屋漏水原因,為系爭 屋頂平台防水層老舊滲漏水所導致,堪認被上訴人就主張之 利己事實,已為相當程度之舉證說明,尚值採信。 ⒋上訴人雖指摘:系爭鑑定報告僅由王文川技師到場現勘,黃 清和技師未前往現勘,竟共同作成該鑑定報告,違反技師法 第16條規定,系爭鑑定報告作成之程序有瑕疵,無從因黃清 和技師於法院履勘時到場而補正其瑕疵云云,惟查本件係由 原審囑託臺北市土木技師公會鑑定,再由公會指定黃清和王文川2位技師為之,該2位技師核係盡其民事訴訟法第328 條之鑑定義務,尚非依技師法執行有關土木技師方面之事務 ,自無從適用技師法第16條技師執行業務就涉及現場作業者 ,應親自赴現場實地查核之規定;鑑定人111年11月8日北土 技字第1112004841號函覆:系爭鑑定報告是由王文川及黃清 和2位技師共同撰寫、審定並簽名用印完成,亦經公會行政 複審程序通過,並無違反技師法或及他鑑定規則而有瑕疵, 無需再補正等語(見本院卷第219至221頁),亦同此認定; 且系爭鑑定報告已將各項結論憑以認定之理由載述綦詳。上 訴人之上開指摘,亦非可取。
 ⒌上訴人另抗辯:系爭損害可能係管道間牆壁漏水所致,王文技師未就管道間做置水試驗,鑑定報告不可採云云。然則 ,證人王文川已到庭證述:伊是因被上訴人表示客廳電視機 位置為何會漏水,伊查看發現電視機位置接近系爭房屋與鄰 戶交界之管道間,遂至系爭屋頂平台查看管道間,發現管道 間狹小,故以一般相機伸入管道間內部拍攝,拍攝結果可見 該管道間靠右側牆壁較潮濕地板係深黑色較濕,乃判斷上 開右側牆壁有滲水疑慮,惟因無法使用熱顯像儀拍攝該牆壁 正面,故未就此處做置水試驗,並依據現場所見屋頂平台上 有管線自管道間外部進入內部之情,判斷如結構體有裂縫或 有孔洞,淹水時即可能滲漏至管道間牆壁,而往下滲流至各 樓層住戶,11樓最有可能遇到滲漏,可能滲漏至系爭房屋與 管道間緊鄰之牆壁即系爭鑑定報告平面配置圖所標照片3的 位置,至於示意圖所標照片4位置沒有管道間,該處漏水是 屋頂板防水失效所造成,伊當天沒看到管道間內管線破裂的 情形等語綦詳(見本院卷第176至178頁),並有系爭鑑定報 告附件6平面配置圖及編號3、4、10號照片可參(見外放鑑



定報告第17、20、23頁),可見王文川技師於會勘時係受管 道間內部狹窄之限制,致實質上無法以熱顯像儀拍攝正面而 無從就管道間內部進行置水試驗,益徵管道間牆壁潮濕情形 或有無裂縫,與被上訴人主張之損害無關。至上訴人所辯王 文川說管道間有裂縫,是漏水原因云云,核與王文川上開證 詞不同,且上訴人就所辯:其懷疑是住戶私人管線造成管道 間有裂縫而致系爭房屋漏水乙事,亦未舉證以實其說,復陳 明就此部分不聲請補充鑑定(見本院卷第182頁),則上訴 人上訴指摘王文川技師於鑑定現勘時,未以熱顯像儀拍攝管 道間內部,致影響系爭鑑定報告之結論云云,自屬無據。 ⒍又上訴人所辯:系爭損害可能係被上訴人房屋有陽台加蓋、 外牆水管等違建所致云云,亦經證人王文川證述:系爭鑑定 報告第23頁左下角照片拍攝之水管,與伊試水前後之照片顯 示情形無關…該水管是在11樓上方的屋頂板側排位置,比較 可能的功用是屋頂無法排水時,就從側面讓水排出,系爭房 屋有突出水管或增設陽台雨遮而在屋頂女兒牆壁面打孔之情 形,不會排除伊所做試水區域含水率變化結果,也不能排除 屋頂防水層失效所發生漏水問題等語明確(見本院卷第181 至182頁),及有臺北市土木技師公會111年11月8日函所載 :鑑定標的物即系爭房屋之外牆整修、增建雨庇、屋頂外PV C管,均不會影響系爭房屋之天花板滲水等語可稽(見本院 卷第291頁),互核相符。系爭鑑定報告既為具鑑定建築物 防水專業之臺北市土木技師公會所作成,應有相當之公信力 ,其所認系爭損害之發生原因,是系爭屋頂平台滲漏水之防 水瑕疵所致,與系爭房屋增建遮陽雨庇、外牆水管部分無關 之鑑定結果,自堪憑採;被上訴人復否認該陽台雨庇、外牆 水管為其裝設乙事(見本院卷第180、228頁)。上訴人既未 舉證以實其說,復陳明就此部分不聲請補充鑑定(見本院卷 第182頁),其所辯自屬無據。
 ⒎末查,被上訴人依一審勝訴判決,於供擔保後聲請假執行強 制執行,而在本件判決確定前先依原審判決主文第一項進行 系爭屋頂平台之修繕,此經被上訴人陳述在卷(見本院卷第 265、332至333頁),核係依法行使權利,並非權利濫用。 況被上訴人係因上訴人爭執黃清和技師未於鑑定現勘時到場 ,始聲請本院履勘現場及命黃清和技師於履勘時一同到場等 語,並為上訴人所同意(見本院卷第230頁),顯見兩造已 合意由黃清和技師於法院履勘時到場參與,俾消除上訴人就 黃清和技師未於鑑定現勘時到場惟仍共同作成系爭鑑定報告 之疑慮,此項合意為調查證據之證據契約,兩造應受其拘束 ;上訴人自承未提出反擔保免為假執行(見本院卷第265頁



),其事後猶以被上訴人於111年7月29日期日同意補正鑑定 程序,有同意延緩修復之意,卻於同年9月15日修繕系爭屋 頂平台,違反誠信原則,破壞證據,致無法進行置水試驗, 釐清漏水原因云云,自無可取。
 ⒏從而,系爭屋頂平台為西北大樓之共用部分,既為兩造所不 爭(見本院卷第123頁),而系爭損害之發生原因是系爭屋 頂平台滲漏水之防水瑕疵所致,業如前述,是系爭房屋受損 部分及系爭屋頂平台,自有修繕之必要,依公寓大廈管理條 例第10條第2項及西北大樓規約第13條規定,應由上訴人負 責修繕。被上訴人已於108年7月15日發存證信函催告上訴人 修繕系爭屋頂平台(見原審北簡卷第29至31頁),上訴人迄 仍怠於修繕,故被上訴人請求上訴人應依系爭屋頂修復方法 ,修繕系爭房屋及系爭屋頂平台至不漏水狀態等語,洵屬有 據。  
(二)關於請求上訴人賠償損害部分:  
⒈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 ;損害賠償,除法律另有規定或契約另有訂定外,應以填補 債權人所受損害及所失利益為限,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 第216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⒉被上訴人主張系爭房屋因系爭屋頂平台滲漏水之防水瑕疵, 導致受有系爭損害,業據提出房屋天花板損壞照片為憑(見 原審北簡卷第15至17頁),並經本院到場履勘予以拍照屬實 (見本院卷第287頁),臺北市土木技師公會鑑定結果亦估 算系爭損害之合理修復費用為2萬1195元,有其鑑定結論及 所附工程預算書可按(見外放鑑定報告第4、29頁),且經 證人王文川證述:系爭鑑定報告第4頁有寫鑑定後認為必要 之修復方法及參考公會鑑定手冊所附工程單價表建議之費用 ,上開工程單價表是公會104年5月14日開會後提送給臺北市 政府都發局之單價修訂本,該局於同年11月25日審定合格作 為辦理損害鑑定的修復單價依據,本件漏水修復必要費用鑑 定亦引為參考…工程預算書記載修繕漏水時有必要施作的工 程項次及伊針對本件預估的數量,單價就是參考前述工程項 目表而來等語明確(見本院卷第175至176頁)。承上,上訴 人既負有修繕、管理、維護系爭屋頂平台之義務,卻未盡其 義務,致系爭房屋受有系爭損害,顯係過失不法侵害被上訴 人系爭房屋之所有權,上訴人之過失不作為與系爭損害間具 有相當因果關係,則被上訴人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規定,請 求上訴人賠償必要支出之合理修繕費用2萬1195元,核屬有 據。
⒊上訴人雖抗辯被上訴人之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已罹於時



效云云。惟按因侵權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 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2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自有 侵權行為時起,逾10年者亦同。民法第197條第1項著有明文 。所謂「知有損害」,加害人之侵權行為如連續(持續)發 生者,被害人之請求權亦不斷發生,則該請求權之消滅時效 亦應不斷重新起算。因此,連續性侵權行為,於侵害終止前 ,損害仍在繼續狀態中,被害人無從知悉實際受損情形,自 無法行使損害賠償請求權,其消滅時效自應俟損害之程度底 定知悉後起算(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188號判決意旨參 照)。被上訴人雖曾於107年1月23日、108年7月15日先後發 存證信函給上訴人反應系爭屋頂平台漏水修繕問題,並於信 函內表示若因延遲修繕導致室內結構或裝潢受損,所衍生費 用將一併向上訴人訴請損害賠償等語,有上開存證信函可參 (見原審卷第63至67頁),然被上訴人本身不具鑑定建築物 漏水原因之專業,其因發現系爭房屋主臥室及客廳天花板受 損時,主張系爭損害是系爭屋頂平台滲漏水所致之情,僅為 依個人經驗所為之推論,並非專業鑑定機構實際判斷確認之 漏水原因。而上訴人未盡其修繕義務,任由系爭房屋之漏水 、滲水之原因持續存在,進而導致該屋主臥室及客廳天花板 損壞,乃不斷累積延續發生而不可分,上訴人之上開不作為 致系爭房屋所受損害仍在繼續狀態中,且臺北市土木技師公 會係於110年7月21日完成鑑定(見外放鑑定報告封面所載日 期),尚難認於鑑定報告完成前,被上訴人即已知悉系爭損 害之實際發生原因及受損情形,是於被上訴人起訴前之侵權 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時效即無從進行,上訴人辯稱:被上訴 人自107年1月間已發存證信函向其請求修繕,請求權已罹於 時效而消滅云云,要無可取。
⒋末按給付無確定期限者,債務人於債權人得請求給付時,經 其催告而未為給付,自受催告時起,負遲延責任。其經債權 人起訴而送達訴狀,或依督促程序送達支付命令,或為其他 相類之行為者,與催告有同一之效力,民法第229條第2項定 有明文。又遲延之債務,以支付金錢為標的者,債權人得請 求依法定利率計算之遲延利息,為同法第233條第1項前段所 明定。本件被上訴人請求上訴人賠償上開損害,並無確定給 付期限,依上規定,上訴人自收受民事起訴狀繕本送達時起 ,即應負遲延責任。是被上訴人請求上訴人加付自起訴狀繕 本送達翌日即109年3月27日(見原審北簡卷第39頁送達證書 )起算之法定遲延利息,亦屬有據。
六、綜上所述,被上訴人依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第10條第2項、西 北大樓規約第13條及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規定,請求上訴



人應依系爭屋頂修復方法,修繕系爭房屋及系爭屋頂平台至 不再漏水之狀態,及應給付被上訴人2萬1195元及自109年3 月27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部分,核屬正當 ,應予准許。原審就上開應准許部分,判命上訴人應負修繕 義務及如數給付金錢,並諭知被上訴人得假執行、上訴人供 擔保後得免為假執行,自無不合。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此部 分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七、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所用之證 據,經本院斟酌後,認為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爰不 逐一論列,附此敘明。
八、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爰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2   月  7   日 民事第十八庭
審判長法 官 管靜怡
法 官 陳 瑜 
法 官 胡芷瑜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2   月  7   日
書記官 莊智凱

1/1頁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