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請交付審判
臺灣新北地方法院(刑事),聲判字,111年度,55號
PCDM,111,聲判,55,20221117,1

1/1頁


臺灣新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
111年度聲判字第55號
聲 請 人
即 告訴人 戴仲揚
代 理 人 謝新平律師
被 告 陳忠廷


陳怡強



上列聲請人即告訴人因告訴被告等詐欺等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檢
察署檢察長111年度上聲議字第2801號駁回再議之處分(原不起
訴處分案號:臺灣新北地方檢察署110年度調偵續一字第8號,聲
請交付審判,本院裁定如下:
主 文
聲請駁回。
理 由
一、本件聲請交付審判意旨略以:被告研發制水專利,向聲請人 即告訴人稱須建立新水廠生產,希望告訴人資金投入並成立 新公司,被告陳忠廷向聲請人謊稱其個人已經向九股山食品 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九股山公司)承租土地並正在搭建鐵皮 廠房,但實際上被告陳忠廷並未承租,承租人實為海峽農科 技發展有限公司(下稱海峽公司),且廠房是興建於民國10 3年2月至4月間,發生在聲請人與被告103年6月13日簽定合 作契約書之前。海峽公司嗣於104年4月28日將本案水廠土地 轉租予第三人龍廷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龍廷公司),但此公 司並非是聲請人所投資之龍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 龍廷生技公司),被告以此同名公司混淆讓檢方誤判。本案 水廠及其內部設備權利應屬於土地承租人海峽公司,而非被 告或龍廷生技公司,且龍廷生技公司結束時公司帳戶內未有 任何現金、支出傳票及設備資產,實際上製造飲用水產品之 出貨人及發票者皆為九股山公司,相關設備估價單亦均與龍 廷生技公司無關,以上事證反而證明被告陳忠廷是將與海峽 公司合作之廠房設備資產混充為龍廷生技公司所支出,以詐 取聲請人投資500萬元花用。足以證明土地承租及興建廠房 均非被告所為,被告未將資金使用於龍廷生技公司建廠,且 廠房產權亦不屬於龍廷生技公司,實非單純之民事糾紛。為 此,聲請人爰依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1規定,請裁定准予將



本案交付審判,以維權益云云。
二、按告訴人不服上級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認再議為無理由 之駁回處分者,得於接受處分書後10日內委任律師提出理由 狀,向該管第一審法院聲請交付審判;法院認交付審判之聲 請不合法或無理由者,應駁回之,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1第 1項、第258條之3第2項前段分別定有明文。本件聲請人即告 訴人戴仲揚告訴被告陳忠廷陳怡強2人涉犯刑法第339條第 1項詐欺取財、第335條第1項侵占案件,前經臺灣新北地方 檢察署檢察官偵查後,認被告2人犯罪嫌疑不足,以110年度 調偵續一字第8號為不起訴處分,嗣聲請人不服聲請再議, 經臺灣高等檢察署檢察長認再議為無理由,於111年4月7日 以111年度上聲議字第2801號處分書駁回再議之聲請,聲請 人於111年4月14日收受該處分書後,已於聲請交付審判10日 法定期間內即111年4月25日(原末日為假日,依法展延)委 任律師提出刑事聲請交付審判狀向本院聲請交付審判,業經 本院調取該案偵查卷宗核閱無訛,並有該不起訴處分書、處 分書、處分書之送達證書及蓋有本院收狀戳之刑事交付審判 聲請狀在卷可查,是本件交付審判之聲請,程序上為合法。三、按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1規定告訴人得向法院聲請交付審判 ,係對於「檢察官不起訴或緩起訴裁量權」制衡之一種外部 監督機制,法院僅就檢察官所為不起訴或緩起訴之處分是否 正確加以審查,以防止檢察機關濫權。依此立法精神,同法 第258條之3第3項規定法院審查聲請交付審判案件時「得為 必要之調查」,其調查證據之範圍,自應以偵查中曾顯現之 證據為限;而同法第260條對於不起訴處分已確定或緩起訴 處分期滿未經撤銷者得再行起訴之規定,其立法理由說明該 條所謂不起訴處分已確定者,包括「聲請法院交付審判復經 駁回者」之情形在內,是前述「得為必要之調查」,其調查 證據範圍,更應以偵查中曾顯現之證據為限,不得就告訴人 新提出之證據再為調查,亦不得蒐集偵查卷以外之證據,否 則將與刑事訴訟法第260條之再行起訴規定,混淆不清,亦 將使法院僭越檢察官之職權,而有回復「糾問制度」之虞; 且法院裁定交付審判,即如同檢察官提起公訴使案件進入審 判程序,是法院裁定交付審判之前提,必須偵查卷內所存證 據,已符合刑事訴訟法第251條第1項規定「足認被告有犯罪 嫌疑」,而檢察官應提起公訴之情形,亦即該案件已經跨越 起訴門檻,否則,縱或法院對於檢察官所認定之基礎事實有 不同之判斷,但如該案件仍須另行蒐證偵查始能判斷應否交 付審判者,因交付審判審查制度並無如同再議救濟制度得為 發回原檢察官續行偵查之設計,法院仍應依同法第258條之3



第2項前段之規定,以聲請無理由而裁定駁回,方屬妥適。四、另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其犯罪事實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又告訴人之告訴,係 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否與事實相符,仍 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而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 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 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另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 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 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而認定犯罪 事實之證據係指足以認定被告確有犯罪行為之積極證據而言 ,該項證據自須適合於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始得採為斷罪 之資料;刑事訴訟上證明之資料,無論為直接或間接證據, 均須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 之程度,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若其關於被告是否犯罪之證 明未能達此程度,而有合理懷疑之存在,致使無從形成有罪 之確信,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 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其以情況證據(即間接證據)斷罪時 ,尤須基於該證據在直接關係上所可證明之他項情況事實, 本乎推理作用足以確證被告有罪,方為合法,不得徒憑主觀 上之推想,將一般經驗有利被告之其他合理情況逕予排除(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816號、29年上字 第3105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32年上字第67號判決先例 意旨可資參照)。復按被告並無自證無罪之義務,是其否認 犯罪所持之辯解,縱無可取,仍不得因此資以為反證其犯罪 之論據(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4574號判決意旨參照)。五、聲請人雖以九股山公司、海峽公司、龍廷公司與龍廷生技公 司是不同之公司,不能以上開他公司之作為,當作被告有以 龍廷生技公司履約云云,然查:
 ㈠觀諸聲請人與被告陳忠廷於103年6月13日簽訂之合作契約書 首頁及第2頁第肆點即分別載明:「原甲方(指被告陳忠廷 )發明{可將水分子長效細微化之方法與設備}並取得國家發 明專利,而甲方現於宜蘭縣頭城九股山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廠區內興建一座全方位之低滲透壓造水廠(下稱水公司), 乙丙方(乙、丙分別指聲請人、訴外人孔相涼)有意共同合 資以京水寶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京水寶)名義來投 資新設立○○○水廠公司並全權負責經營通路及銷售推廣事宜… …」、「甲方因已先行支付場地承租建廠設備等相關費用待 日後乙丙幫資金到位候(錯別字不予更正)再行結算……」( 見108年度他字第5993號卷【下稱他卷】第7頁、第8頁), 顯見聲請人於簽約時即知水廠正在九股山公司廠區內興建中



,且亦知悉水廠場地承租及設備相關費用均係由被告陳忠廷 先行墊付,待聲請人及訴外人投資資金到位後再行結算。 ㈡於上開合作契約書簽訂後,龍廷生技公司申請設立,於103年 10月14日經新北市政府准予登記,有新北市政府103年10月1 4日北府經司字第1035187848號函及該公司設立登記表各1份 可憑(見他卷第11頁至第17頁)。又九股山公司於103年3月 19日起有將其公司部分廠區出租予海峽公司(當時法定代理 人為吳渭峯),契約第二條、第五條均有提及「承諾為建廠 房用地」、「由承租人自己建造廠房之費用」等文字,其中 被告陳忠廷為該契約之保證人等情,有該份廠房租賃契約書 1份在卷可參(見108年度偵字第27887號卷【下稱偵卷】第6 7頁至第72頁),另卷內另有正治鐵工估價單、103年11月26 日報價單、103年9月28日估價單等文件,其中後2者分別載 有「鐵厝新建工程」、「九股山工廠…建基礎工程」等文字 (見他卷第61頁至第63頁),並參以證人即正治企業社負責 人林正治於偵查中檢察事務官前證稱:當時是陳董即陳忠廷吳董請我施作工廠的鐵皮屋,約由103年2月起施作,完工 後,分別自103年4月24日起現金、支票及匯款方式共支付43 0萬元,直到108年5月10日才付清等語(見110年度調偵續一 字第8號卷【下稱調偵續一卷】第147頁至第148頁),及聲 請人於偵查中陳稱:我要投入時,廠已搭建完成,設立在宜 蘭縣頭城鎮,設備本來是他所有,我們約定我投資款項,其 應將設備、專利移轉至龍廷公司,我有確認設備在廠內等語 (見偵卷第7頁反面),可見聲請人於投資時已有確認水廠 在九股山公司廠區增建且設備已到廠等情,故被告陳忠廷辯 稱:早期是我跟海峽公司合作去租賃,我就是把在南投的天 岳水廠遷回宜蘭,後來因為海峽公司要到大陸發展而退出, 我就把整個廠房、租賃合約攬下來,所以由吳渭峯出面租賃 ,我當保證人,是租賃土地,之後吳渭峯就退出了,聲請人 說要投資。我找人來興建鋼骨結構,本來是要給龍廷生技公 司使用,要做水廠。設備部分,我先以我個人名義併購海峽 公司,再將海峽公司的部分設備移轉給龍廷設計公司等情, 尚非完全無憑,足見被告陳忠廷為履約,確已申請設立龍廷 生技公司,並已委請正治企業社興建廠房及找尋設備等情明 確,而估價單上所載「九股山工廠」等語,僅足表示興建地 點,並非係代表由九股山公司與正治企業社接洽興建廠房之 契約,此觀證人林正治前揭證述即明,故聲請意旨認廠房並 非係由被告興建云云,容有誤會。
 ㈢另九股山公司、海峽公司、龍廷公司雖與龍廷生技公司係不 同之法人格,惟從海峽公司嗣就其向九股山公司所承租之前



廠區土地轉租予龍廷公司,有104年4月28日租賃合約1份 可憑(見調偵續一卷第67頁),又聲請人所先給付500萬元 投資金額中,其中100萬元之支票4紙,亦均係開立以京水寶 公司憑票支付龍廷公司,並由被告陳忠廷收受,有該支票影 本4紙可證(見他卷第20頁、第21頁、第24頁),故聲請人 早於給付上開投資金額時,即知悉龍廷公司之存在,亦應可 知悉龍廷公司與被告陳忠廷關係密切,為其可掌控或影響之 公司。又九股山公司與京水寶公司有於103年10月22日簽訂 接受委託代工合約書,其內約定由京水寶公司委託九股山公 司加工製造品名為長效低透壓分子水體500cc飲料產品,嗣 後九股山公司亦有履約交付共6,593箱上開水飲料產品等情 ,有該合約書影本及九股山公司進銷明細表各1份可考(見 調偵續一卷第153頁至第156頁、偵卷第64頁),復聲請人於 偵查中陳稱:我公司有代理他九股山公司的水產品銷售,就 這點被告算是有履行合作契約書陸第4點約定事項,但他還 是有違反獨家代理給我的約定等語(見偵卷第8頁),堪認 聲請人在知悉九股山公司與龍廷生技公司為不同公司情況下 ,仍肯認被告陳忠廷有部分履行將水飲料產品交由京水寶公 司銷售之情事。故由上可知,被告陳忠廷對九股山公司、海 峽公司、龍廷公司均有一定之影響力,其僅係未直接以自己 或龍廷生技公司之名義承租土地、興建廠房、找尋設備及生 產產品,但不足否認其有以其實際影響力參與上開興建廠房 、找尋設備及提供水飲料產品予京水寶公司銷售之舉措,尚 難謂被告陳忠廷無履約之能力與真意,聲請意旨認被告係以 海峽公司合作之廠房設備資產混充為龍廷生技公司所支出, 以詐取聲請人投資500萬元花用云云,稍嫌速斷。 ㈣又被告陳忠廷未依其與聲請人簽訂之增補契約書二第三點約 定,於龍廷生技公司成立後1個月內將專利及設備財產登記 於公司名下並提供相關明細等情,固據其是認在卷,但其供 稱:此係因聲請人的資金未到位,契約另有載明公司成立後 6個月內要匯入剩下的投資資金,本案投資案花費的金額都 是我代墊的等語(見偵卷第9頁、第10頁反面),而聲請人 於偵查中亦陳稱:我有向被告陳忠廷詢問過為何設備、專利 未移轉的原因,他說是我錢還沒有全部進去,所以他就沒移 轉,但我認為是他沒有先將這些移轉到公司名下,所以我才 沒將錢繼續投資進去等語(見他卷第7頁反面),足見雙方 均已就合作契約內容付出各自努力,聲請人有履約500萬元 投資金額,被告陳忠廷亦有興建廠房、找尋設備等費用支出 ,並有提供水飲料產品供京水寶公司銷售,僅係因雙方後續 對彼此合作約定內容上出現爭執,導致雙方均不願再履行後



續內容,故被告陳忠廷未依照前開增補契約書二之約款履行 ,非可當然謂其有不法所有意圖或施用詐術等情事。六、綜上所述,聲請意旨所執之情,依現有偵查事證,尚不足以 推論被告有何涉犯詐欺或侵占等主觀犯意及客觀犯行,亦不 足以使本院達到足認被告等有聲請意旨所指涉犯上開犯罪嫌 疑,及檢察官應提起公訴之心證程度。另原偵查、再議機關 依偵查所得證據,認並無證據證明被告等涉有前揭罪嫌,乃 以犯罪嫌疑不足為由,先後為不起訴處分及再議駁回處分, 核屬適當,聲請意旨執前詞指摘原不起訴處分書及原處分書 不當,求予交付審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3第2項前段,裁定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1  月  17  日 刑事第二十庭 審判長法 官 林米慧

法 官 陳盈如

法 官 林翠珊
上列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本裁定不得抗告。
書記官 蔡忠衛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1  月  17  日

1/1頁


參考資料
京水寶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
九股山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
發展有限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