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盜等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上訴字,109年度,2887號
TPHM,109,上訴,2887,20211118,1

1/3頁 下一頁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109年度上訴字第2887號
上 訴 人 臺灣士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許志遠



選任辯護人 舒建中律師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林弘斌


選任辯護人 林仕文律師(法律扶助)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張耀仁




選任辯護人 范晉魁律師(法律扶助)
被 告 張志翔


黃品銓



選任辯護人 余韋德律師(法律扶助)
被 告 江浩偉



選任辯護人 林盛煌律師(法律扶助)
被 告 林裕翔


(另案於法務部○○○○○○○○○○○執行中)
上列上訴人等因被告等強盜等案件,不服臺灣士林地方法院108
年度訴字第82號,中華民國109年5月29日所為之第一審判決(起
訴案號:臺灣士林地方檢察署107年度偵字17849號、第17850號
、108年度偵字第4840號,移送併案審理案號:109年度偵字第11
089號、第11090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一、原判決關於壬○○、丙○○、辛○○被訴強盜罪暨壬○○之應執行刑 部分,均撤銷。
二、壬○○犯如附表編號5㈠所示之罪,處如附表編號5㈠所示之刑及 沒收。
三、丙○○犯如附表編號5㈡所示之罪,處如附表編號5㈡所示之刑。四、辛○○犯如附表編號5㈢所示之罪,處如附表編號5㈢所示之刑。五、其他上訴駁回。
事 實
一、緣壬○○前於民國104年5月26日,向永豐國際小客車租賃有限 公司(下稱永豐公司)承租車牌號碼0000-00號租賃小客車 (下稱A車),約定租賃期間為一日,翌(27)日需返還車 輛,詎壬○○借得A車後,除毀損A車外,拒不返還A車,亦拒 付繼續使用之租金,屢經永豐公司催討均置之不理(壬○○涉 犯侵占罪部分,業經臺灣新北地方法院以105年度簡字第201 0號簡易判決判處拘役五十日確定)。嗣因癸○○有用車急需 向壬○○商借,壬○○於104年7月6日將A車無償借予癸○○使用, 但要求癸○○需於當晚還車,並告知癸○○上情,囑其用車時要 小心。惟癸○○於同年7月7日凌晨1時30分許,駕駛A車行經國 道一號公路北向59公里處(桃園市中壢區路段)時,因永豐 公司已向警察提告壬○○侵占A車,為警發現A車行駛於路上即 攔查而尋得A車,並通知永豐公司取回A車,永豐公司並因此 向壬○○請求賠償A車之車損及租金。
  壬○○竟因A車被永豐公司尋回而對癸○○心生不滿,分為對癸○ ○為下列行為:
(一)壬○○與癸○○相約於104年7月8日,在新北市淡水區新市一 路一段臺北灣社區附近之便利商店見面,壬○○並帶同真實 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男子二人前往,見到癸○○後,即與該 兩名成年男子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及他人不法所有之恐嚇 取財犯意聯絡,先在該便利商店外徒手毆打癸○○(傷害部 分未據告訴)。嗣經癸○○同意,駕車附載癸○○前往位於新 北市三芝區淺水灣附近某不詳社區後,由壬○○拿出空白本 票,喝令癸○○開立面額新臺幣(下同)2萬5千元之本票一 張作為A車事件之賠償金,癸○○因甫遭壬○○毆打而心生畏 懼,擔心若不聽令開立本票,恐將被繼續毆打,即依壬○○ 之命令,簽發面額2萬5千元之本票一張後,交付壬○○收執 。壬○○隨即又駕車載癸○○返回癸○○位於新北市淡水區之住



處(住址詳卷),並承前恐嚇取財之單一犯意,於車程中 ,接續向癸○○恫嚇稱「這條錢沒有拿出來的話,你也不用 離開了」等語,讓癸○○更加畏懼,返家後立即向外祖母林寶採、母親張錦雲表示其因借車須賠償對方2萬5千元, 張林寶採張錦雲二人見癸○○受傷,緊急籌措現金2萬5千 元予癸○○,由癸○○交付壬○○收受。壬○○因此取得上開面額 2萬5千元之本票一張及現金2萬5千元。
(二)106年8月28日晚間6時50分許,壬○○之友人子○○謝正麟 ,在新北市淡水區新民街偶遇癸○○,即告知壬○○上情,壬 ○○要求子○○留下癸○○,並隨即帶同己○○到場,要求癸○○前 往附近之OK便利商店洽談借用A車之賠償事宜。癸○○見壬○ ○人多勢眾,只好隨同壬○○等人前往,並與壬○○、己○○一 同進入OK便利商店內,子○○、謝正麟則在店門外等候。癸 ○○發現適有其友人在店內,即暗示友人代為報警,友人應 允後即偷偷報警。
   壬○○、己○○於OK便利商店內,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及他人 不法所有之恐嚇取財犯意聯絡,由壬○○向癸○○恫嚇稱:「 我剛出來,不想亂搞,要跟你好好處理,你最好好好處理 ,不然找到你家裡,就不知道會怎樣了,不然找你爸爸也 可以」等語,己○○亦隨之附和對癸○○恫稱:欠錢還錢天經 地義等語,壬○○並指示己○○取出本票、借據,命令癸○○開 立面額15萬元之本票一張及書寫借款15萬元之借據二張, 癸○○因而心生畏懼,遂依壬○○之指示,同時書寫簽發15萬 元本票一張及共30萬元之借據二張後,交付壬○○收執。(三)壬○○、己○○、癸○○在上開OK便利商店期間,子○○進入店內 聽聞過程,知悉壬○○、己○○恐嚇癸○○開立前揭本票及借據 乙事後,竟與壬○○、己○○共同基於以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事 之犯意聯絡,由壬○○命令癸○○交出機車鑰匙,指示己○○騎 自己的機車後載癸○○,子○○則以癸○○交出的機車鑰匙,騎 乘癸○○之機車至己○○住家停放,約定先在己○○住處會合後 ,再帶癸○○前往新北市板橋區之地下錢莊借款。   癸○○因甫受壬○○恫嚇,只得聽令將自己的機車鑰匙交給壬 ○○,並配合壬○○之要求一同前往新北市板橋區,壬○○、己 ○○、子○○三人即以此方式,使癸○○行無義務之事,由壬○○ 取得癸○○機車鑰匙後,再轉交子○○,子○○、己○○、癸○○即 依壬○○上開指示行動。己○○於騎乘機車附載癸○○之車程中 ,向癸○○稱「帶你去板橋的錢莊看能不能借錢,你放心, 那邊用身分證就可以借」等語,適途經新北市○○區○○街00 號之新北市政府消防局第三大隊淡水分隊(下稱淡水分隊 )前時,癸○○假借鑰匙掉落為由,要求己○○停車,己○○不



察即停車,癸○○立即下車並迅速進入淡水分隊求救。己○○ 見狀隨即與子○○、壬○○聯絡商議,壬○○表示將癸○○之機車 隨意停放即可,子○○即將癸○○之機車停放在上開OK便利商 店附近,鑰匙插在機車上。隔日再由張林寶採至前揭OK便 利商店附近尋回該機車。
二、緣壬○○與庚○○間有債權債務糾紛,庚○○尚有欠款未清,壬○○ 為使庚○○出面商談解決方法,竟與甲○○、子○○、戊○○,共同 基於剝奪他人行動自由之犯意聯絡,於107年1月25日凌晨0 時15分許,由壬○○駕駛不詳車號之小客車,載同甲○○、子○○ 、戊○○及壬○○不知情之女友黃可昀,一同前往新北市淡水區 某處2樓(住址詳卷)之庚○○住處,壬○○、甲○○、子○○、戊○ ○四人一同上樓,黃可昀則留在車上。壬○○等四人上至2樓後 ,以不詳工具撬開而毀損庚○○住處大門之喇叭鎖,庚○○聽到 撬門聲音即開門,壬○○等四人隨之進入屋內,壬○○向庚○○恫 嚇稱必須與其等一同前去,否則會讓庚○○死等語,致庚○○心 生畏懼,被迫與壬○○等四人一同離開其住處。庚○○下樓時, 趁機緊抓1樓之鐵窗欄杆,向住在該處1樓之舅舅張昌文呼喊 求救,壬○○等四人見狀,即徒手或以現場之掃把毆打庚○○, 或以地上之盆栽丟擲庚○○,造成庚○○受有左第五足趾擦裂傷 之傷害(壬○○等四人涉犯侵入住宅、毀棄損壞及傷害罪部分 ,業據庚○○撤回告訴,另經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確定);嗣 張昌文聽聞庚○○之呼救後立即出來關心,揚言要報警,壬○○ 等四人見狀始停手離去,壬○○並於離去前再對庚○○恫嚇稱: 明天還會再來等語,壬○○等四人即以此強暴、脅迫之方式, 剝奪庚○○之行動自由。
三、乙○○經友人丁○○居間介紹,擬向壬○○購買價值數萬元之第二 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然壬○○並無交易毒品之真意,反計劃 藉此洗劫攜帶數萬元現金前來購毒之乙○○、丁○○:(一)壬○○與丙○○竟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攜帶兇器 強盜之犯意聯絡,由壬○○與丁○○相約於107年7月4日中午 ,在新北市淡水區和乙○○、丁○○見面交易。談妥後,乙○○ 於107年7月4日中午駕車搭載女友簡思穎,丁○○則駕駛另 一部自小客車搭載綽號「小韻」之真實姓名不詳女子及某 不詳女子,依約抵達新北市淡水區約定地點後,壬○○指示 不知情之李峻安(業經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確定),騎乘 機車帶領乙○○、丁○○駕車至新北市淡水區忠愛街附近停車 ,再帶領乙○○、丁○○至位於同區忠愛街之辛○○住處,簡思 穎及另兩名女子則各自留在車上等候,李峻安不久後亦離 去。壬○○則駕駛TOYOTA廠牌白色ALTIS自小客車前往辛○○ 住處,並將該車停放在辛○○住處門口。




(二)乙○○、丁○○進入辛○○住處、辛○○使用之房間後,見辛○○仍 在床上睡覺,壬○○即以毒品尚未送到為由,請乙○○、丁○○ 稍候;不久,丙○○即手持客觀上具有危險性,可對人之生 命、身體、安全構成威脅而足供兇器使用之長刀、短刀各 一把進入該房間,壬○○見狀即拉住丁○○之胸口衣領,丙○○ 則手持刀械對著乙○○,壬○○、丙○○均開口恫嚇稱:「求財 」,並喝令乙○○、丁○○跪下、不要亂動,乙○○欲搶奪丙○○ 手上之刀械時,正好辛○○醒來,見狀尚不知發生何事而起 身時,丙○○即將手中之短刀交給辛○○,要其不要讓人跑走 ,辛○○取得短刀後,雖不知發生何時,仍與壬○○、丙○○共 同基於剝奪他人行動自由之犯意,守在房門口,不讓乙○○ 、丁○○離開自己房間。壬○○、丙○○復承前之強盜犯意,趁 乙○○不敢再反抗之際,由壬○○伸手拉扯乙○○配戴在脖子上 的金項鍊一條,乙○○為制止壬○○,亦出手抓住壬○○的手, 壬○○即毆打乙○○的眼睛,丙○○亦以刀柄毆打乙○○、丁○○, 致使乙○○受有腦震盪、臉部擦挫傷及撕裂傷之傷害,丁○○ 之手指則遭劃傷,壬○○、丙○○、辛○○(僅就剝奪人之行動 自由部分)以此強暴方式致使乙○○、丁○○不能抗拒後,壬 ○○命令乙○○、丁○○脫衣、下跪。
(三)斯時,不耐久候之簡思穎致電至乙○○之行動電話,丙○○喝 令乙○○乖乖依指示接聽電話,簡思穎於電話中詢問乙○○怎 麼這麼久還不回來?是否可以先將車鑰匙交出來,乙○○回 以「沒事」、「快好了」,即掛斷電話。壬○○即命令乙○○ 、丁○○均交出身上之手機,乙○○只得交出其上開手機,丁 ○○則表示手機放在車上,壬○○遂指示辛○○外出取回丁○○的 手機,乙○○見狀亦央請辛○○順帶將其車鑰匙攜出交付簡思 穎,辛○○應允後,即外出前往簡思穎、「小韻」及另名女 子停車等候處,請「小韻」交出丁○○置放在車上的手機, 並順道將乙○○小客車的鑰匙交付簡思穎,再返回住處將丁 ○○之手機交給壬○○。
(四)辛○○外出拿取丁○○手機之期間,壬○○續在辛○○房內,喝令 乙○○交出其欲購買毒品之現金及手上配戴的手錶一支,乙 ○○即將所配戴的手錶一支及隨身攜帶的背包交付壬○○,背 包內有現金9萬元、手機一支、皮夾一個(內有乙○○的證 件及現金1千元),壬○○將該背包內之現金9萬元、手機一 支、皮夾內之1千元均拿走,並將皮夾內的證件取出拍照 後放回皮夾,藉此要脅乙○○事後不得報警,再將背包及皮 夾返還乙○○。嗣壬○○指示辛○○尋找紙袋、衣服,辛○○即提 供衣服、紙袋,分別覆蓋乙○○、丁○○頭部後,由壬○○、丙 ○○帶同乙○○、丁○○一同離開辛○○住處,坐上壬○○停放在該



處前之ALTIS小客車,由壬○○駕車、丙○○監看,在某不詳 地點讓乙○○、丁○○下車,乙○○、丁○○依丙○○指示,於壬○○ 、丙○○駕車遠離後,方取下套在頭上的衣服、紙袋,並向 路人問路,始摸索返回原停車處。
(五)壬○○、丙○○即以上開方法強盜取得乙○○所有之金項鍊一條 、手錶一支、手機二支、現金9萬1千元,及丁○○所有之手 機一支。嗣因乙○○於重獲自由後報警而查悉上情。四、案經癸○○、庚○○、乙○○、丁○○分別訴由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淡 水分局報告臺灣士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壹、證據能力之說明
一、上訴人即被告壬○○、丙○○及其等之辯護人,主張所有證人於 警詢時所為之陳述均無證據能力(見本院卷㈠第458頁),是 以,本件證人於警詢之陳述既經被告及其辯護人否認證據能 力,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規定,自無證據能力,但得 作為彈劾其他證言證明力之依據。
二、按偵查中,檢察官通常能遵守法律程序規範,無不正取供之 虞,且接受偵訊之被告以外之人,已依法具結,以擔保其係 據實陳述,如有偽證,應負刑事責任,有足以擔保筆錄製作 過程可信之外在環境與條件,乃於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 2 項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 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上訴人即被告辛○○及 其辯護人雖主張證人即被害人乙○○、丁○○二人於偵訊時(見 本院卷㈠第471頁),被告子○○及其辯護人主張證人即告訴人 庚○○於偵訊時(見本院卷㈡第25頁至第26頁)所為之證述, 未經交互詰問,無證據能力云云。惟查庚○○、乙○○、丁○○於 偵訊時,均已依法具結以擔保其等係據實陳述(庚○○之結文 見他字第3906號卷㈠第487頁、乙○○之結文見他字第3906號卷 ㈢第42頁,丁○○之結文見他字卷㈢第22頁),復查無有何消極 上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庚○○、乙○○、丁○○於偵訊時之證述自 有證據能力。另原審於審理時並已傳喚庚○○、乙○○、丁○○到 庭接受對質詰問,完足合法之調查,揆諸前揭說明,庚○○、 乙○○、丁○○於偵訊時向檢察官所為之證述,均得作為本案論 罪之依據。
三、次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 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 雖不符合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但經當事人 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 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 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



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 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及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本件檢察官、上訴人即被告壬○○、丙○○、辛○○、被告己○○ 、子○○、甲○○、戊○○及其等選任辯護人,於言詞辯論終結前 ,就本件卷內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除上開庚○○、 乙○○、丁○○於偵訊時所為之證述外,於本院準備程序時均表 示不爭執(見本院卷㈠第458頁、第471頁,本院卷㈡第75頁) ,經本院審酌該等證據之作成情況,核無違法取證或其他瑕 疵,認均適為本案認定事實之依據,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 之5規定,均有證據能力。
四、又本件認定事實引用之卷內其餘非供述證據(詳後述),並 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取得,依刑事訴訟法第15 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均有證據能力。
貳、實體方面 
一、認定事實所憑之證據及理由:
(一)就事實一(一)部分(即附表編號1)─
1.訊據壬○○對於此部分之事實,業已於原審及本院審理時坦承 不諱(見原審卷㈠第168頁、第327頁,原審卷㈡第270頁, 原審卷㈢第136頁、第164頁,本院卷㈡第316頁、第342頁) ,核與證人即被害人癸○○於偵訊時(見偵字第17849號卷㈠ 第166頁至第167頁)、證人張林寶採於偵訊時(見偵字第 17849號卷㈠第166頁)分別證述之內容大致相符,並有壬○ ○筆記本記載其向癸○○及其外祖母張林採催討車子賠償事 宜之紀錄可佐(見偵字第17849號卷㈠第130頁至第132頁) ,壬○○確有喝令癸○○簽立2萬5千元本票,由癸○○之母親張 錦雲外祖母林寶採一同籌措2萬5千元現金交予壬○○之 事實,首堪認定。
2.壬○○於原審及本院準備程序雖曾一度辯稱:癸○○借我的車出 事,我要求他還錢,沒有恐嚇的意思云云,然查: ⑴刑法上恐嚇取財罪之恐嚇,係指以危害通知他人,使該人 主觀上生畏怖心之行為,恐嚇之手段並無限制,即使其所 為之手段,在一般社會通念上,未達不能抗拒之程度,仍 屬當之,且其通知危害之方法僅足使對方理解其意義,並 足以影響其意思之決定與行動自由均屬之。又刑法上關於 財產上犯罪,所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之意思 條件,即所稱之「不法所有之意圖」,固指欠缺適法權源 ,仍圖將財物移入自己實力支配管領下,得為使用、收益 或處分之情形而言。然該項「不法所有」云者,除係違反 法律上之強制或禁止規定者外;其移入自己實力支配管領 之意圖,違背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以及逾越通常一般之



人得以容忍之程度者,亦包括在內(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 字第5194號判決、90年度台上字第1515號判決意旨參照) 。
  ⑵癸○○於偵訊證稱:我有簽本票跟借據還有交付2萬5千元給壬○○,這二件事都與我向壬○○借A車有關,那部車是壬○○跟車行租的,借車當天,我就在國道一號公路北上桃園中壢路段那邊被國道警察攔下,警察查到這部車有案件,我就被帶到國道公路警察局,然後移送桃園地檢署,那部車也被警察查扣了,後來我與壬○○於104年7月8日在淡水臺北灣社區那邊的萊爾富便利商店見面後,壬○○等人就一起動手毆打我,並在三芝區淺水灣附近的社區要我簽本票,106年8月28日壬○○又用同一件事情為由叫我再簽本票跟借據等語(見偵字第17849號卷㈠第162頁至第163頁)。其所證與壬○○於警詢及偵訊時坦承:永豐公司有打電話給我,表示A車已經被他們公司帶回去了,要我去永豐公司查看車損跟處理租金問題,我於104年7月8日下午與癸○○碰面時,因為車子被拖走很生氣而毆打他等語(見偵字第17849號卷㈠第11頁至第12頁、第434頁)相符,而壬○○被訴侵占案,復有臺灣士林地方檢察署104年度偵緝字第2789號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書、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05年度簡字第2010號簡易判決書等附卷可稽(見偵字第17849號卷㈠第485頁至第486頁)。足見癸○○雖有向壬○○借用A車,惟該車在路上經警查獲後遭永豐公司收回,係因壬○○租用A車後,逾期拒不返還,亦拒絕支付租金,永豐公司對壬○○提出侵占告訴後,該車乃經警攔查尋回,屬壬○○自己之原因所致,與癸○○無關,然壬○○竟因此心生不滿,將自己遭永豐公司求償之責任強加在癸○○身上,欲使癸○○賠償其損失,要求癸○○開立本票強索金錢,壬○○有不法所有之意圖,甚為明確。 3.綜上所述,此部分之事證已臻明確,壬○○此部分之犯行洵堪 認定,應予依法論科。
(二)就事實一(二)部分(即附表編號2)─      1.訊據壬○○、己○○二人,對於此部分之事實,業已於原審及本 院審理時均坦承不諱(壬○○部分見原審卷㈠第168頁、第32 7頁,原審卷㈡第270頁,原審卷㈢第136頁、第164頁,本院 卷㈡第316頁、第343頁;己○○部分見原審卷㈠第177頁、第3 38頁至第339頁,原審卷㈡第271頁,原審卷㈢第164頁,本 院卷㈡第343頁),核與癸○○於偵訊時之證述(見偵字第17 849號卷㈠第161頁至第165頁)及證人子○○於偵訊時之證述 (見偵字第17850卷第518頁至第522頁) 內容大致相符, 並有新北市政府警察局勤務指揮中心受理各類案件紀錄單 、己○○與癸○○之和解書等在卷可稽(見偵字第17849號卷㈠ 第170頁,本院卷㈠第395頁),足徵壬○○、己○○上開任意 性自白確與事實相符,堪以採信。
2.按刑法所謂之「財產上之不法利益」乃指無法以具體之物估 量者而言,如取得債權、免除債務、延期履行債務或提供 勞務等財物以外之財產上不法抽象利益(最高法院110年 度台上字第1685號判決要旨參照)。行為人施以強暴、脅 迫、藥劑、催眠術或他法,致使被害人不能抗拒,取得法 律上無適法權源之財產上利益,如迫令被害人無端承認對 行為人有債務存在而出具「借據」之情形者,因行為人之 不法利得並非該有形物體之「借據」本身,乃係「借據」 上所表彰之「權利」之不法利益(最高法院109年度台上 字第483號判決、82年度台上字第866號判決意旨參照)。 癸○○雖有向壬○○借用A車,然該車遭永豐公司收回係壬○○ 已身未依與永豐公司之約定還車所致,壬○○、己○○既對癸 ○○並無任何債權關係,自不得強求癸○○書立借據,壬○○、 己○○以前揭恫嚇方式脅迫癸○○簽立借據,藉此取得對其之 債權,自屬財產上之不法利益甚明。
3.綜上,壬○○、己○○恐嚇癸○○後,要求癸○○立下借據之犯行部 分,亦堪認定。
(三)就事實一(三)部分(即附表編號3)─    1.此部分事實,業據壬○○於原審、本院審理,己○○於警詢、原審,及子○○於警訊、偵訊、原審及本院審理時分別坦承不諱(壬○○部分見原審卷㈠第368頁,原審卷㈡第270頁,原審卷㈢第136頁、第164頁,本院卷㈡第316頁、第344頁;己○○部分見偵字第17849號卷㈠第554頁至第556頁、第563頁至第564頁,原審卷㈠第176頁至第177頁、第338頁至第339頁,原審卷㈡第271頁,原審卷㈢第136頁、第164頁;子○○部分見偵字第17850號卷第93頁至第99頁,偵字第17849號卷㈠第518頁至第522頁,原審卷㈠第345頁,原審卷㈡第270頁至第271頁,原審卷㈢第136頁、第164頁,本院卷㈡第344頁),核與癸○○於偵訊時(見偵字第17849號卷㈠第161頁至第165頁)及張林寶採於偵訊時(見偵字第17849號卷㈠第166頁至第167頁)分別證述明確,並有己○○與癸○○簽立之和解書(見原審卷㈠第395頁)附卷可佐。足證壬○○、己○○、子○○前揭所為之任意性自白確與事實相符,堪以憑採。 2.至於己○○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時雖辯稱:我沒有強迫癸○○ 的意思,他是自己上車,我沒有感覺到他有害怕的意思云



云。然按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乃行為人主觀上出 於強使他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其行使權利之故意,客觀 上則以強暴、脅迫之方式,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 使權利,即足當之。上述所稱之強暴、脅迫,祇以行為人 所用之強脅手段足以妨害他人行使權利,或足使他人行無 義務之事為已足,並非以被害人之自由完全受其壓制為必 要。參以癸○○於偵訊證稱:我在淡水區新民街超商附近看 到子○○等人,我以為他們沒有看到我,但沒有幾分鐘壬○○ 就跟己○○到了,我想走就來不及了,壬○○就過來對我說過 來,要跟你好好處理都不處理,壬○○叫我進0K便利商店, 我覺得自己也跑不了,只好跟著壬○○、在便利商店,我看 到有個認識的朋友,我趁壬○○跟己○○在講話時,偷偷跟朋 友說「他們要叫我簽本票,可不可以幫我報個警」,朋友 有跟我比個0K的手勢,後來我跟壬○○、己○○在便利商店裡 面的桌子坐著,壬○○對我說「我剛出來,不想亂搞,要跟 你好好處理,你最好好好處理,要不然找到你家就不知道 會怎麼樣了,不然找你爸爸也可以」,我知道他的意思, 我感覺很害怕,壬○○就叫己○○拿本票跟印好的制式借據出 來要我寫,後來壬○○對己○○說「你載他去板橋看能不能弄 一些錢出來」,因為我怕壬○○打我,我將機車鑰匙交給壬 ○○,後來己○○騎車載我往水碓消防隊的方向騎,車程中我 問己○○要去哪裡,己○○對我說「帶你去板橋的錢莊看能不 能借錢,你放心,那邊用身分證就可以借」,到了水碓消 防隊門口,我將我的住家鑰匙丟在地上說鑰匙掉了,己○○ 停下來讓我去撿,我往回走撿鑰匙後馬上往消防隊裡面跑 去求救等語(見偵字第17849號卷㈠第163頁至第164頁)。 衡情,癸○○與壬○○等人相遇,因恐遭到傷害,乃與壬○○等 人一同前往便利商店,雖癸○○並未積欠壬○○等人金錢,己 ○○仍騎車欲載癸○○前往他處借款,足見壬○○、己○○、子○○ 三人確有以強脅手段使癸○○依其等計畫活動,己○○稱其沒 有強迫癸○○的意思云云,不足採信。
3.綜上所述,此部分之事證已臻明確,壬○○、己○○此部分之犯 行洵堪認定,應予依法論科。   
(四)就事實二部分─   
 1.訊據壬○○、甲○○、子○○、戊○○對一同強迫庚○○離開其住處之 事實,已於原審及本院坦白在卷(見原審卷㈠第341頁,原 審卷㈢第136頁、第166頁,本院卷㈡第316頁、第345頁), 並據證人即告訴人庚○○於偵訊證稱:我住二樓,我房間的 門鎖是喇叭鎖,我聽到撬門的聲音,就起床將門打開,我 看到戊○○站在門前,木門跟門框都有撬壞的痕跡,他們進



我房間時,要我跟他們走不然會讓我死,他們當時表情冷 冷的,算是嚴肅也沒有什麼笑容,我看他們人那麼多,心 裡害怕,就不敢反抗,只能就跟他們一起下樓,下樓後我 看到壬○○車停在我家旁邊,我怕被帶走會被修理的很慘, 所以抓著鐵窗攔杆大叫請我舅舅張昌文報警,壬○○聽到我 大叫,用手一直捶我的頭,甲○○、戊○○、子○○也跟著動手 打我,當時我手抓著鐵窗欄杆並保護頭,面對著牆壁,子 ○○拿我家掃把用棍子端打我背部,甲○○拿門邊的花盆丟我 ,但沒有丟中,壬○○、甲○○、子○○、戊○○都有徒手打我, 我可能被打5到10分鐘,期間舅舅張昌文有問他們在幹嘛 ,但他們沒有理會,後來有打手機報案,壬○○他們離開前 ,壬○○拿盆栽往我方向丟,有砸到我的腳,我的腳有受傷 ,壬○○離開前曾說明天還會再來等語(見偵17849號卷㈠第 179頁至第182頁);其復於原審證稱:107年1月25日凌晨 1時許案發時,我在新北市淡水區2樓住處睡覺,我有聽到 撬門的聲音,開門後看到壬○○等人,壬○○用台語說我最好 跟他們走,不然到時會死得很慘,我原本就沒有打算跟他 們走,下樓之後我抓著欄杆,呼叫我舅舅報警,他們就拿 拖把的棍子、盆栽等毆打我,因已報警,他人就離開了, 但離開前表示明天還會再來,因為他們人比較多,又說不 走要讓我死,我會害怕,我是被逼而與他們一起離開等語 (見原審卷㈡第403頁至第409頁、第420頁至第424頁)。 且據證人張昌文於偵訊證稱:案發當時我住在一樓,我姪 子庚○○住在我的樓上,也就是二樓,當時我在睡覺,聽到 庚○○喊舅舅救命,我就打開門,看到庚○○被大約四、五個 人毆打,庚○○抓著鐵窗喊救命,看起來是對方要將庚○○押 走,我就喊有事好好講不要動手,但對方沒有理我,我就 喊說我要報警,對方又打了庚○○大約三、四分鐘後離開, 他人離開前有一人對庚○○說還會來找他算帳之類的話等語 (見偵字第17849號卷㈠第179頁);張昌文復於原審證稱 :當時我聽到庚○○在喊二舅、救命,我本來在睡覺,聽到 聲音後起來,從窗戶往外看,看到有很多人,我看到庚○○ 拉著窗戶,喊救命、報警,我看到對方在打庚○○,我要對 方有事好好講,但對方沒有,我就報警,對方離開前有說 還會來找庚○○算帳等語(見原審卷㈡第431頁至第437頁) 均大致相符。並有庚○○當日前往公祥醫院就醫所開立之診 證字第1070100100號診斷證明書、壬○○發送予庚○○之臉書 訊息截圖、案發現場庚○○二樓住處喇叭鎖被破壞、一樓盆 栽、掃把凌亂之現場照片等在卷可參(見偵字第17849號 卷㈠第186頁、第188頁至第190頁、第192頁至第198頁)。



壬○○、子○○、甲○○、戊○○上開之任意性自白核與事實相符 ,堪以採信。
2.起訴書雖認壬○○等四人此部分係涉犯刑法第302條第1項之剝 奪他人行動自由罪嫌,然查:
⑴按刑法第302條第1項之剝奪行動自由罪,所處罰者在於剝 奪人之身體活動自由,若僅係妨害他人之意思自由者,則 屬同法第304條之範疇,二者罪質雖然相同,均在保護被 害人之自由法益,然前者係將被害人置於自己實力支配之 下而剝奪其人身行動自由,後者僅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於 其行使正當權利時加以妨害,兩者構成要件互殊,行為態 樣及受害程度亦不相同,且既曰「拘禁」、「剝奪」,性 質上其行為實已持續相當之時間。故行為人須以使人行無 義務之事,或妨害他人行使權利,對於被害人為瞬間之拘 束,始能繩之以刑法第304條之強制罪;如已將被害人置 於實力支配下,使其進退舉止不得自主達於一定期間者, 自應論以刑法第302條之妨害自由罪,不得捨重從輕而論 以強制罪(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168號判決意旨參 照) 。
  ⑵如前所述,壬○○等四人恫嚇庚○○要其隨同離開住處與其等 一同離去,否則會讓庚○○死等語,致庚○○心生畏懼,被迫 與壬○○等人一同離開自己房間,嗣庚○○下樓時,趁機緊抓 一樓鐵窗欄杆不願離開,並呼救張昌文報警,壬○○等人見 狀,除徒手毆打庚○○外,甚有丟擲盆栽之舉動,嗣因聽聞 張昌文表示要報警,始收手並悻然離去,則壬○○等人為上 開強暴、脅迫等非法手段時,係將庚○○置於其等實力支配 下,妨害拘束庚○○人身行動自由,時間持續數分鐘之久, 空間上已從二樓房間移往一樓,壬○○等人非瞬間拘束庚○○ 之行動自由,實已達「剝奪行動自由的程度」,應屬刑法 第302條第1項之剝奪行動自由罪,不得捨重從輕而僅論以 刑法第304條之強制罪。
 3.綜上所述,此部分之事證已臻明確,壬○○、甲○○、子○○、戊 ○○此部分之犯行洵堪認定,應予依法論科。 (五)就事實三部分─ 
   訊據壬○○、丙○○及辛○○三人皆坦承當時有與被害人乙○○、 丁○○二人同在新北市淡水忠愛街之辛○○住處內,惟均矢口 否認有何加重強盜行為,壬○○辯稱:當天我是經由丁○○的 介紹與乙○○見面交易甲基安非他命,且我當時向丁○○要之 前賭輸欠我的錢,才會引起誤會,當時是丁○○、乙○○先動 手打我,雙方才打起來,當天我沒有刀子,也沒有去搶乙 ○○的錢、金項鍊、手機等財物云云;丙○○辯稱:我有聽到



壬○○他們在講毒品的事,後來雙方發生拉扯才會打起來, 我沒有拿過刀,說我有拿錢也很奇怪云云;辛○○則以:當 時我在家裡因先前施用毒品所以昏睡,他們兩方約來我家 我並不知道,後來他們打架打得亂七八糟時,我才醒來, 我沒有拿刀,事實經過我也是來開庭才了解的,我沒有強 盜云云置辯。惟:
 1.就案發經過,乙○○於偵訊證稱:我是要向壬○○購買毒品,我 和丁○○進到房間後,看到壬○○、丙○○、辛○○,我背著背包 ,裡面有現金9萬元、手機、皮夾等物,我脖子掛著金項 鍊,還有一支手機在我手上,後來丙○○出去再進來房間時 ,手上拿著一支長度約2尺的尖刀,他拿著刀對著我,用 台語說「求財」,我趕緊用手去抓刀背要反抗,想將刀子 搶下來,這時丙○○另一隻手將手上大約20公分小刀,丟給 辛○○,辛○○拿著刀站在門口,我看到這種情形就不敢反抗 ,此時壬○○就過來拉我脖子上的金項鍊,因為我去抓壬○○ 的手,壬○○就用拳頭打我的眼睛,丙○○也拿刀柄敲我頭部 ,結果金項鍊就斷了掉在地上,我不知道後來是誰拿走金 項鍊,之後簡思穎打電話給我,問我怎麼那麼久,丙○○便 拿刀抵在我大腿上,叫我講沒事,我就跟簡思穎說快好了 等一下掛電話後,我依壬○○指示交出反抗時掉在床下的手 機,因為壬○○也叫丁○○交出手機,但他說手機在車上,壬 ○○便叫辛○○去拿丁○○手機,我就說順便把我的車鑰匙交給 簡思穎,辛○○就拿著我的車鑰匙出去了,壬○○還問我錢呢 ,我就將背包內的一疊9萬元鈔票交給壬○○,我還有應壬○ ○要求交出自己手錶,壬○○翻我的背包拿出另一支手機及 皮夾,丙○○就叫壬○○從皮夾拿出我的證件來拍照,這樣就 算報警他們也能找的到人來處理,辛○○回來後,將丁○○手 機交給壬○○,壬○○則將皮夾連同證件還我,之後壬○○叫辛 ○○找紙袋蓋住我們的頭,辛○○拿了紙袋給丁○○,又拿了一 件花襯衫給我蓋住頭,壬○○、丙○○便帶我們出去,我進來 前有看到門口有停一台白色的ALTIS,所以我們應該是坐 上那台車,開了一段路程後,下車前,丙○○有交代我們車 開走後多久才能將紙袋跟衣服拿下來,我的現金9萬元、 二支手機、一支手錶、一條金項鍊都是壬○○拿走的等語( 見偵字第17849號卷㈠第230頁至第236頁)。其復於原審證 稱:107年7月4日當天我跟丁○○及我女朋友簡思穎一起開 車去淡水,我帶9萬過去買毒品,我和丁○○進去房屋後, 丙○○拿開山刀進來說「求財」,叫我和丁○○跪下,我就搶 丙○○手上的刀,但因為辛○○也拿小支水果刀守在門口,我 就放棄反抗,壬○○有搶我的金項鍊,因為我要抓他的手,



項鍊有扯斷,丙○○跟壬○○兩人也叫我把手錶、手機及身上 東西都留下,我皮夾裡面有證件還有1千元,但壬○○只把 皮夾、小背包還我,我的手機是OPPO R15手機跟HTC手機 ,壬○○他們一共拿走我背包裡的9萬元現金以及皮夾裡的1 千元共9萬1千元,還有我的手機二支,以及我手上的手錶 ,後來辛○○有拿我車鑰匙去車上,回來時拿了一個紙袋跟 一件花襯衫進來,壬○○或丙○○拿紙袋套住丁○○的頭,我是 用衣服蓋著,我們一同上車,壬○○他們把我們載去附近山 上,叫我們下車後自己走下山回停車處等語(見原審卷㈢ 第50頁至第71頁)。乙○○詳細敘述其與丁○○前往辛○○住處 後,遭丙○○、辛○○持刀威脅,壬○○及丙○○並有毆打及強取 財物之舉動,嗣頭被蓋住上車載往他處丟包等過程,所述 主要事實前後一致。
 2.丁○○於偵訊證稱:案發當時我和乙○○是要去買毒品,乙○○身 上應該有帶幾萬元,我跟乙○○進去一棟矮房子,到裡面的 其中一房間,壬○○、丙○○、辛○○在房裡,後來丙○○出去又 進房間時一手拿刀,丙○○有拿刀柄敲我的頭,因為我用手 擋,所以同時刀也劃傷我的手指,壬○○、丙○○都有說「求 財」,壬○○還說「算你們倒楣」,壬○○他們對我跟乙○○動 手的時候,睡覺的人(即辛○○)就起來走到門口,他們有

1/3頁 下一頁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