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利事業所得稅
最高行政法院(行政),判字,109年度,138號
TPAA,109,判,138,20200312,1

1/1頁


最 高 行 政 法 院 判 決
109年度判字第138號
上 訴 人 榮創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代 表 人 方榮熙
訴訟代理人 曾能煜 律師
被 上訴 人 財政部北區國稅局

代 表 人 王綉忠


上列當事人間營利事業所得稅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107年
12月21日臺北高等行政法院106年度訴字第1710號判決,提起上
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廢棄,發回臺北高等行政法院。
  理 由
一、上訴人103年度營利事業所得稅結算申報,列報佣金支出新 臺幣(下同)67,309,729元,被上訴人初查,以其中24,248 ,401元未提示合約、支付價金證明及居間仲介證明文件,否 准認列,核定佣金支出43,061,328元,併同其餘項目查核結 果,核定應補稅額4,341,018元。上訴人不服,申請復查, 未獲變更,提起訴願,遭決定駁回後,提起行政訴訟,並聲 明:「訴願決定及原處分均撤銷。」經原審法院106年度訴 字第1710號判決(下稱原判決)駁回,遂提起本件上訴,並 聲明:「原判決廢棄,發回臺北高等行政法院。」二、上訴人起訴主張、被上訴人在第一審的答辯,均引用原判決 的記載。
三、原判決為上訴人敗訴判決,係略以:
㈠上訴人係經營其他未分類電子零組件製造業等,103年度列 報支付予金佰利(香港)科貿公司(下稱金佰利公司)佣金 24,248,401元,然因無從核實認定買受人海信集團對上訴人 購貨係因金佰利公司居於買賣雙方之間仲介所致,難謂該支 出為經營本業所需之必要或合理費用,被上訴人乃否准上訴 人列報系爭佣金支出24,248,401元,併同其餘項目查核結果 ,核定應補稅額4,341,018元,於法並無不合。 ㈡上訴人主張其所提證據資料,已足證明有仲介及佣金支出事 實云云。惟上訴人於復查時提出與金佰利公司間之代理協議 (下稱系爭代理協議),然該協議(生效日期民國102年7月



1日)落款處僅有金佰利公司章,並無負責人之簽章,其有 效性自有疑義,且與一般商業常情有違。況該協議遲至105 年7月7日方經金佰利公司負責人宋宸補簽名及出具聲明書, 而系爭佣金支出高達24,248,401元,屬鉅額給付,依一般商 業之交易常情,殊難想像簽約雙方就未生效之代理協議契約 或口頭約定即率爾進行交易或付款。又上訴人提示之部分外 匯水單,本係由其自行申報匯款分類為「已進口之貨款」, 嗣於105年間向兆豐國際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竹科竹村分 行(下稱兆豐銀行)申請變更為「貿易佣金支出」,然而針 對本件金佰利公司如何居間於「海信集團公司」與「上訴人 」等法人之間而為仲介,如何因金佰利公司居中代理上訴人 與「海信集團公司」斡旋以致該集團願意向上訴人購貨…… 等種種具體仲介情節,兆豐銀行並無參與,縱其基於商業關 係之維繫而配合上訴人變更匯款分類名稱,亦無以證明金佰 利公司居間仲介之勞務事實。再按卷附「出差報告」所載, 上訴人之員工古富全於103年3月26日至27日出差至青島,其 出差對象為「海信」集團公司;103年6月27日至28日再度出 差至「海信」集團公司,直接與海信集團公司會商,雙方當 場形成合意,完成買賣議價、產品送樣、出貨產品混料賠償 事宜之具體磋商結果。另上訴人曾與海信集團洽談美國沃爾 瑪50萬台電視訂單事宜,惟實際成交數量僅152,500台,銷 售金額349,875元,而上訴人中央會計部員工針對此事件亦 表示:「……當時於第3季開始小量交貨,惟『海信告知』 美國市場反應不佳,導致第4季的銷售量下滑……」據上可 知,上訴人之員工可直接與海信集團中包含品質部門在內之 各種人員互為正式且有效之商務往來行為,則上訴人主張其 與海信集團公司之間必須透過金佰利公司居間仲介云云,顯 有疑義。
㈢上訴人101至103年度均支付佣金予金佰利公司,本件所付佣 金更高達鉅額24,248,401元,衡情難謂上訴人無法提供與支 付系爭佣金有關之該公司營運情況之相關資料,且該等資料 得與上訴人系爭佣金之支出,相互勾稽據以認定,性質上屬 於對上訴人有利之事證,故該等資料諸如與系爭佣金之支付 以及具有合理必要性有關之金佰利公司營業收入、佣金收入 列報文件等,若能由上訴人提出以盡其舉證責任及協力義務 ,於法並無不合。
㈣上訴人稱:「金佰利公司負責人宋宸都是私下約海信集團內 部人員在公司以外的場所碰面,推展上訴人公司產品及討論 產品報價問題」,並提示「宋宸」與「李新」(上訴人主張 李新係海信集團內部人員)之私下談話內容供核。惟查,所



稱海信集團內部人員「李新」既是「個人私下」與宋宸會面 並有所談話,「海信集團公司」本身並不知悉「宋宸」係居 中為「上訴人」與「海信集團」二者間為仲介服務並媒合買 賣,又未見「海信集團公司」授權由李新代表該集團受領宋 宸之仲介媒合並與宋宸進行商務往來,則「李新個人私下」 與宋宸之會談,與「海信集團公司」願意受領仲介媒合行為 ,係屬二事。本件縱使海信集團公司103年度直接向上訴人 有所購貨,亦難認定係因「宋宸與李新個人私下會晤」所致 ,上訴人主張「海信集團」係經由金佰利公司為上訴人仲介 ,且經「海信集團」認可金佰利公司居中仲介後,始向上訴 人購貨達308,014,107元云云,尚難採信。是以,上訴人101 至103年間對海信集團營業收入大幅成長縱然屬實,亦屬營 業收入變動情形,尚非屬具有居間仲介事實之證明,上訴人 所提金佰利公司董事訪臺計畫書及行程表、部分E-mail文件 、會計傳票、商業發票(INVOICE)、古富全與宋宸之談話 內容等資料,尚不足作為金佰利公司實際提供本件仲介勞務 之證明。
㈤綜上,上訴人103年度營利事業所得稅結算申報,被上訴人 以其未能提出足資證明金佰利公司確有實際提供仲介勞務之 相關證明,並說明金佰利公司係如何促成上訴人與海信集團 訂單之洽談及買賣條件之居間仲介等事實,尚難認該項支出 屬佣金性質,又上訴人雖形式上具備有合約書或結匯支付證 明等,亦難據以認定該項支出係為經營本業之必要合理費用 ,因認上訴人未善盡其舉證責任及協力義務,乃否准上訴人 列報系爭佣金支出24,248,401元,併同其餘項目查核結果, 核定應補稅額4,341,018元,於法並無違誤。復查及訴願決 定予以維持,亦無不合,乃判決駁回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四、本院查:
㈠依行政訴訟法第125條第1項、第133條規定,行政法院應依 職權調查事實關係,不受當事人主張之拘束;於撤銷訴訟, 或於其他訴訟,為維護公益之必要者,應依職權調查證據。 且依同法第189條第1項前段、第3項、第209條第1項第7款、 第3項規定,行政法院為裁判時,應斟酌全辯論意旨及調查 證據結果,依論理及經驗法則判斷事實的真偽,並將得心證 的理由應記明於判決;判決書應記載理由,理由項下,應記 載關於攻擊或防禦方法的意見及法律上的意見。故凡當事人 提出的攻擊或防禦方法,行政法院應斟酌全辯論意旨及調查 證據結果,依論理及經驗法則判斷其真偽,將得心證之理由 記明於判決。如對於當事人提出的攻擊或防禦方法未加以調 查,並將其判斷之理由記明於判決者,即構成行政訴訟法第



243條第2項第6款之判決不備理由,其判決當然違背法令。 ㈡營利事業所得的計算,依所得稅法第24條第1項前段規定, 是以其本年度收入總額減除各項成本費用、損失及稅捐後的 純益額為所得額。而關於營利事業列報費用支出的查核,其 中「佣金支出:一、佣金支出應依所提示之契約,或其他具 居間仲介事實之相關證明文件,核實認定。……五、佣金支 出之原始憑證如下:……(四)支付國外代理商或代銷商之佣 金,應提示雙方簽訂之合約;已辦理結匯者,應提示結匯銀 行書明匯款人及國外受款人姓名(名稱)、地址、結匯金額 、日期等之結匯證明;未辦結匯者,應提示銀行匯付或轉付 之證明文件;以票匯方式匯付者,應提示收款人確已實際收 到該票匯款項或存入其帳戶之證明憑予認定;非屬代理商或 代銷商,無法提示合約者,應於往來函電或信用狀載明給付 佣金之約定事項。」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第92條第1款 及第5款第4目定有明文。是以,佣金支出既係營利事業對經 紀人、代理人或代銷商因介紹或代理銷售該事業之產品或服 務,而由該事業支付之報酬,因此有無支付佣金之必要,自 以該經紀人、代理人或代銷商是否有實際提供仲介勞務為斷 ,若無實際提供仲介勞務,縱形式上具備有佣金合約書或結 匯支付證明文件,仍不得認列。又佣金支出列報為營業費用 ,乃計算營利事業所得額之減項,有利於納稅義務人,依行 政訴訟法第136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277條規定,應由納稅義 務人就此營業費用事實之存在負客觀舉證責任,亦即必須經 法院依職權調查,或納稅義務人提出足資證明與其營業有關 之佣金支出之相關文件與憑證,確實證明該營業費用支出事 實存在,始得認列,否則,包括確實證明支出事實不存在及 無法證明支出事實存在與否之情形,均不得予以認列。至於 納稅義務人所提相關文件與憑證是否足以證明佣金支出事實 之存在,應由事實法院個案具體審認。
㈢查原判決以上訴人所提文件與憑證均不足以證明金佰利公司 確有實際提供仲介勞務,而維持被上訴人不予認列系爭佣金 之決定,固非無據。惟依卷附資料所示,上訴人就其主張本 件亦即103年間委託金佰利公司協助將其產品(即電視機之 LED Light Bar/PKG)銷售予中國大陸海信集團,並按產品 銷售業績支付金佰利公司佣金乙節,共計提出其與金佰利公 司簽訂之代理協議2份為證。原判決所指其中1份落款處僅蓋 有金佰利公司章,無該公司負責人簽章之情形(見原處分卷 1第7至9頁),然第2份業於105年7月7日補簽該公司負責人 簽名,上訴人於原審業已主張其與金佰利公司已意思表示一 致,無論明示或默示,契約即為成立,其與中國大陸、香港



廠商簽署契約時,亦經常有負責人未簽名蓋章之情形,雖該 代理協議漏簽負責人,但已經金佰利公司負責人宋宸於105 年7月7日補正,原判決既未否認該補正簽名之效力,僅以系 爭佣金支出高達24,248,401元,屬鉅額給付,依一般商業之 交易常情,殊難想像簽約雙方就「未生效」之代理協議契約 或口頭約定即率爾進行交易或付款,已有率斷。又依前開代 理協議第1條:「1.1AOT(按即上訴人,下同)委託代理方 (按即金佰利公司,下同)為其用於電視機的LED Light Ba r/PKG在山東市場的TV廠獨家代理……」、第2條:「2.1佣 金:代理方在代理區域為AOT創造的用於電視機的LED Light Bar/PKG的銷售業績,AOT願意支付代理商佣金。……2.2付 款時間:AOT應在收到代理商引薦之客戶支付的貨款之日起1 5個工作日內,將佣金支付給代理商,雙方一票一清。……2 .4訂單及交貨:雙方同意接單流程為:代理方協助客戶與AO T簽訂買賣合同並由客戶直接下單給AOT。當AOT簽認客戶之 訂單后,AOT依其與客戶之約定條件出貨。」可知金佰利公 司依約應提供之仲介勞務係為上訴人推銷商品、開發客戶, 並引薦客戶與上訴人簽訂買賣合約,嗣後再按客戶實際給付 上訴人之價金一定比例計算佣金以收取報酬。是本件上訴人 應證明之核心事項厥為金佰利公司確有為其推銷商品、開發 客戶,並引薦客戶與其簽訂買賣合約之事實,且此與系爭佣 金之給付得以勾稽相符。又觀諸上訴人與金佰利公司簽署之 系爭代理協議並未限定金佰利公司應以何種方式仲介交易成 功,上訴人於原審係主張「在不危害客戶海信集團內部人員 之人身安全,並兼顧符合稅法課稅之舉證原則下,原告(即 上訴人)以仲介商與客戶內部人員私下進行的會議紀錄,作 為仲介商推廣原告公司產品進入客戶端供應鏈之事實證據… …。」(見原審卷第14頁),僅在說明其舉內部會議證據之 緣由。然原判決卻以「李新個人私下」與宋宸之會談,未見 「海信集團公司」授權由李新代表該集團受領宋宸之仲介媒 合並與宋宸進行商務往來,即據以認定並非「海信集團公司 」願意受領仲介媒合行為,尚嫌速斷。且上訴人於原審業已 主張依海信集團李新、金佰利公司宋宸之會議紀錄,及金佰 利公司、上訴人會議紀錄觀之,金佰利公司宋宸、海信集團 李新於103年3月28日在青島假日酒店討論:「1.第二季度運 營目標已下達,零組件成本壓縮指針為基本3個百分點,請 傳達供貨商配合辦理。」(見原審卷第239頁);宋宸於103 年3月29日與上訴人公司員工古富全洽談時,會議紀錄載稱 :「商討海信/海爾2014 Q2各產品報價,並推估4月的FCST 金額約USD 260萬,5月約USD 230萬。」等資訊(見原審卷



第234頁);金佰利公司宋宸、海信集團李新於103年3月28 日另討論:「海信業務已掌握美國wal-mart(渥爾瑪超商) 50萬台電視訂單,採用3×9 D-type solution。現階段正在 進行成本核算,供貨商如果有意願爭取,可以優先報價。」 (見原審卷第239頁);宋宸於103年3月29日與古富全會談 時會議紀錄載稱:「2.海信目前有美國沃爾瑪50萬台電視訂 單(貢獻營收約USD 330萬元),採取3×9 D-type solutio n,目前三星積極搶單中,AOT如果有意開發產品,金佰利可 以協助爭取。」(見原審卷第234頁);金佰利公司宋宸、 海信集團李新於103年3月28日在青島假日酒店討論會議紀錄 載稱:「3.55”A7000的機種,務必抓緊切換2121 LED,其 他供貨商已經提供solution,廠內的壓力很大,不要因為這 件事,造成不好的影響。」(見原審卷第239頁);宋宸即 於103年3月29日與古富全之會議紀錄載稱:「5.55”A7000 案要求在4/20後切換為2121 LED,但因模具尚未開發完成, 協調中。」、「55”A7000案的LED切換進度,請金佰利與客 戶說明&協調,並將結果反饋給AOT,方便AOT要求模具廠商 修改&製作。」等語(見原審卷第234頁)。則上開證據資料 是否與系爭佣金支付有關,可否證明金佰利公司有為上訴人 推銷商品、開發客戶,並引薦海信集團客戶與上訴人簽訂買 賣合約之事實,至關重要,原判決未予審認,亦未說明不採 之理由,僅一語泛稱該等資料不足作為金佰利公司實際提供 本件仲介勞務證明文件,稽之前開規定與說明,即構成行政 訴訟法第243條第2項第6款之判決不備理由,其判決當然違 背法令。
㈣原判決既然有如上所述的違背法令情事,上訴意旨指摘原判 決違背法令,求予廢棄,為有理由,並因本件事實尚未明確 ,必須由原審法院調查事實始能判斷,本院無從自行判決, 因此發回原審法院,更為適法裁判。
五、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依行政訴訟法第256條第1項 、第260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3   月  12  日 最高行政法院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 吳 東 都
法官 胡 方 新
法官 陳 秀 媖
法官 林 妙 黛
法官 王 俊 雄

以 上 正 本 證 明 與 原 本 無 異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3   月  12  日               書記官 張 玉 純

1/1頁


參考資料
榮創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