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反水利法等
臺灣高等法院 臺南分院(刑事),上易字,89年度,1666號
TNHM,89,上易,1666,20000710

1/1頁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刑事判決   八十九年度上易字第一六六六號 A
   上 訴 人 臺灣雲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丙 ○ ○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戊 ○ ○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庚 ○ ○
   被   告 乙 ○ ○
   被   告 丁 ○ ○
   右 一 人
   選任辯護人 許 哲 嘉
右上訴人因被告等違反水利法等案件,不服臺灣雲林地方法院八十八年度訴字第三八
四號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七月十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雲林地方法院檢察署八
十八年度偵字第三○八二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事 實
一、庚○○曾於民國(下同)七十五年間,因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案件,經台 灣彰化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七月確定,並於同年八月十日執行完畢(未構成累 犯);丙○○亦曾於八十六年一月十日,因竊盜等案,經臺灣雲林地方法院判處 有期徒刑七月,緩刑二年確定(未構成累犯)。庚○○、戊○○與甲○○、朱東 華、鄭崇正(以上三人均已判刑確定)、丙○○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並基於 竊取砂石之共同犯意聯絡,由庚○○及林錫丌共同以日薪新台幣(下同)七千元 至一萬元不等之代價僱用朱東華、丙○○、鄭崇正及甲○○四人,至雲林縣西螺 鎮大新里新虎溪堤防十一公里加五十公尺距堤線行水區內約五十至一百五十公尺 處盜採砂石。朱東華、丙○○、鄭崇正及甲○○等四人應允後,即於八十八年五 月二十九日上午約八時許,結夥三人以上由朱東華駕駛挖土機、鄭崇正駕駛推土 機、甲○○駕駛車號IM-六五二號營業大貨車、丙○○駕駛無號牌之營業大貨 車,至上址共同盜採砂石,再由甲○○、丙○○二人駕駛砂石車將盜採之砂石載 運至他處,足以生損害於主管機關台灣省第四河川局(現已改制為經濟部水利處 第四河川局)對於該河川之管理。嗣於同日上午九時五十分許,為警據報前往上 址查獲,計竊得至少三台大貨車裝載量之砂石。二、案經雲林縣警察局西螺分局報請台灣雲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甲、上訴人即被告庚○○、戊○○、丙○○部分:一、訊據上訴人即被告庚○○、林錫丌、丙○○等三人均矢口否認右揭違反水利法及 盜採砂石之犯行。被告庚○○辯稱:因朋友顏春城要將上址土地供伊耕種,伊才 請人去整地弄平云云。被告林錫丌辯稱:因庚○○缺推土機司機,伊才介紹鄭崇 正幫庚○○工作,一小時一千元云云。被告甲○○辯稱:係庚○○僱用伊去運土



,但庚○○尚未叫伊載往何處,伊亦未載運砂石;估價複寫簿上所記載載運三台 砂石,係當日早上附近福隆砂石廠司機壬○○因其砂石車輪胎破裂,臨時請伊去 幫忙載運三台砂石之紀錄,並非在查獲現場載運的;警訊筆錄記載不實,係員警 自行編寫云云。被告丙○○辯稱:庚○○以日薪七千元之代價僱用伊載運砂土, 係載運至堤防上面,其等在堤防邊等待,尚未載運就被抓了云云。二、惟查:
(一)右揭事實,業據證人即查獲本案之員警己○○及證人台灣省第四河川局駐衛警 王朝利證述綦詳,並經原審法院會同河川局人員履勘現場,製有勘驗筆錄、現 場圖及照片五張附卷可稽。證人己○○於偵查中證稱:當日伊接獲線報與同事 四人一同前往現場處理,至現場時發現有挖土機正在採挖,另有二部砂石車在 現場準備載運砂石,伊詢問之下,被告均答稱係工頭叫渠等做堤防,伊覺得可 疑即向河川局查詢,河川局人員答稱做堤防僅須在堤防二側幾公尺以內就地取 材即可,且該處堤防工程已告一段落,並沒有再進行,現場土是濕的,有明顯 採挖痕跡,且有很多類似山丘堆積在現場等語(見偵查卷第三十七頁背面、第 三十八頁正面)。其於原審審理時結證稱:至現場時挖土機正在開挖,已挖出 坑坑洞洞,大貨車正在等候裝載,實在不像是在整地的樣子,何況如要整地, 應該不須要大貨車才對等語(見原審卷八十九年三月八日訊問筆錄),復於本 院調查時證稱:堤防工程是辛○承包的,庚○○不是他僱用的,當時我有去找 堤防承包商,辛○有說他並不認識他們(指被告等人)。證人王朝利於偵查中 證稱:該處是行水區且屬高灘地,並不能採挖砂石,伊至現場查看發覺砂石有 被挖採痕跡、堤防目前正在進行新的工程等語(見偵查卷第三十八頁背面、第 三十九頁正面)。又於原審訊問時結證稱:依據現場之水滴(跡)、輪胎痕及 引擎尚熱,可判斷應係剛盜採不久,盜採範圍成圓形,距離堤防最近者約五十 餘公尺,最遠約一百五十餘公尺等語(見原審卷八十九年三月八日訊問筆錄) 。證人辛○另證稱:伊係孝蓉營造公司工頭,伊公司承包新虎溪堤防工程,施 工期間是八十八年一月二十二日至八十八年八月二十一日,該工地自五月二十 七日起,因下大雨約連續七天停工,伊公司並未僱用甲○○等人在堤防邊工作 等語。是同案被告甲○○、朱東華、丙○○、鄭崇正等人既非受僱於孝蓉營造 公司,竟利用該公司因雨停工之際至盜採現場,先則冒稱受僱前往現場修築堤 防,嗣再改稱受被告庚○○僱用整地,前後不一,無非係卸責之詞,均不足採 信。
(二)同案被告甲○○於警訊時供稱:係庚○○僱用伊載運砂石,自八十八年五月二 十九日八時起至查獲時止共載運三台,估價複寫簿第○三一八號紀錄共運輸三 台(八時十五分、八時四十五分、九時十分);當時除伊駕駛車號IM-六五 二號營業大貨車外,尚有丙○○駕駛無號牌之營業大貨車、朱東華駕駛挖土機 及鄭崇正駕駛推土機等語。雖前開原扣案之估價複寫簿已遺失,然證人即承辦 員警高茂錫結證稱:甲○○警訊筆錄係伊製作,因被告有五、六名,(派出) 所裏錄音設備不夠,所以甲○○部分沒有錄音,筆錄完全依其陳述記載,當時 因在甲○○車上查獲估價複寫簿,經訊問內容後,才依其供述記載於筆錄,並 隨案移送於分局三組,刑事案件呈報單上之「運輸簽單」,即係筆錄所載之「



估價複寫簿」等語(見原審卷八十九年五月十九日訊問筆錄);證人己○○結 證稱:該估價複寫簿不知如何遺失,才沒有隨案一併移送地檢署,惟伊記得該 簿確有記載甲○○載運三台車之紀錄等語(見原審卷八十九年六月十二日訊問 筆錄),且同案被告甲○○亦坦承確有在該估價複寫簿上為載運三台之記載, 並有埤源派出所刑事案件呈報單一紙在卷足憑,足證甲○○確曾在該簿內為上 開記載,其雖辯稱:估價複寫簿上所記載載運三台砂石,係當日早上附近福隆 砂石廠司機壬○○因其砂石車輪胎破裂,臨時請伊去幫忙載運三台砂石之紀錄 ,並非在查獲現場載運的云云。惟查甲○○與證人壬○○經原審隔離訊問結果 ,其等就載運三台砂石共三百元之給付方式?何人給付?給付時間?及被告甲 ○○離開時,證人壬○○是否知悉?其輪胎是否已修復等等問題之陳述完全不 同(見原審卷八十九年五月十九日訊問筆錄),益證被告甲○○辯稱當天早上 載運該三台砂石是應證人壬○○之託為虛。
(三)同案被告朱東華於警訊時供稱:伊係庚○○僱用,八十八年五月二十九日八時 就在該地段開始工作,駕駛挖土機挖取土方整地,而砂石車載運至何處伊並不 清楚等語。被告丙○○於警訊時供稱:是庚○○僱用伊將土方載到堤防上,由 朱東華用挖土機將土方放到伊車上,但尚未載到土方,伊知道要有雲林砂石開 發公司發給的通行標誌,才能載運砂石,因伊車斗壞掉,才沒有該標誌等語。 同案被告鄭崇正於偵審中供稱:是戊○○叫伊去該處整地除草,由戊○○帶伊 去現場的等語。被告戊○○於偵查中先則稱:因庚○○說他缺推土機司機,伊 就介紹鄭崇正幫他工作,伊不知他們工作地點等語,嗣改稱:係伊帶鄭崇正到 現場的等語。被告庚○○於警訊時供稱:伊有僱用朱東華等人在堤防旁整理路 面,但未裝運砂石等語。惟經警追問何人僱用整理路面時?被告庚○○則詞窮 拒答。而其遲至偵審中始改稱:係伊朋友嚴春城告訴伊該地要給伊種植,伊才 僱請他們去整地云云。證人嚴春城於原審訊問時雖附和其詞,其證稱:八十六 年間伊曾在查獲現場耕作,伊並無所有權,僅係占用而已;八十四年間認識庚 ○○,僅知他住斗六、綽號「阿寶」或「呆寶」,真實姓名、詳細地址均不知 ,在八十八年過年後不久口頭上說要將該處讓與庚○○耕作,伊並沒有帶他到 現場指界,係在數公里外(目視未能見到查獲地點)自己之耕作地點,告訴被 告讓渡事宜等語(見原審卷八十九年三月二十四日、四月六日訊問筆錄)。然 觀其證詞,其與被告庚○○並非熟識,竟在無任何代價之情形下,將大片原占 用之土地供被告庚○○耕作,已有違常情;而查獲現場數公里內並未有人耕作 之跡象,且又無任何明顯之標記,業經原審法院勘驗明確,有勘驗筆錄在卷足 憑,被告庚○○在無人帶領指界之情形下,衡情根本無從知悉確切之耕作地點 ,其選擇該處「耕作」,實大有疑問?是證人嚴春城之證詞,顯係事後迴護之 詞,難以採信。
綜上所述,被告庚○○等六人顯係利用該處從事堤防工程因雨暫時停工之際,以 遮掩其等盜採砂石之犯行。此外,復有台灣省第四河川局違反水利法現場取締紀 錄表及現場照片十張附卷可憑。被告庚○○等人所辯,顯係事後飾卸之詞,均不 足採信,事證明確,被告等上開犯行,均堪以認定。三、按刑法分則或刑法特別法中規定之結夥二人或三人以上之犯罪,應以在場共同實



施或在場參與分擔實施犯罪之人為限,不包括同謀共同正犯在內(最高法院八十 七年度台非字第三九九號裁判要旨參照)。核被告庚○○、戊○○所為,均係違 反水利法第七十八條第一項第三款之規定,並因而損害他人權益,除構成同法第 九十二條之一第一項中段之罪外,另犯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之普通竊盜罪。 被告丙○○與已判決確定之甲○○、朱東華、鄭崇正等結夥三人以上在行水區內 擅採砂石,亦違反水利法第七十八條第一項第三款之規定,並因而損害他人權益 ,除構成同法第九十二條之一第一項中段之罪外,另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 項第四款結夥三人以上竊盜罪。公訴人認其等四人涉犯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 普通竊盜罪嫌,容有未洽,惟其基本事實同一,本院自應予以審理,並變更起訴 法條。被告庚○○等三人與已判決確定之甲○○、朱東華、鄭崇正等人,就上開 犯行間,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均為共同正犯。又被告庚○○、戊○○以 一行為觸犯上開二罪名,被告丙○○以一行為觸犯上開二罪名,均為想像競合犯 ,被告庚○○、戊○○二人應從一重之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普通竊盜罪處斷 ;被告丙○○應從一重之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四款加重竊盜罪處斷。四、原審就被告庚○○、戊○○、丙○○部分,分別適用水利法第九十二條之一第一 項中段,刑法第十一條前段、第二十八條、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第三百二十一 條第一項第四款、第五十五條、第七十四條第一款、第二款,罰金罰鍰提高標準 條例第一條前段,並審酌被告等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智識程度,被告戊○ ○素行良好、未有犯罪紀錄,被告庚○○為本案僱主且有犯罪前科、被告丙○○ 於八十五年間曾因盜採砂石,經原審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七月、緩刑二年,惡性較 重,有台灣雲林地方法院檢察署刑案資料查註紀錄表及台灣高等法院全國前案紀 錄表在卷可稽;盜採當日上午即被發覺,所生危害尚非重大,及其等犯罪後之態 度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庚○○有期徒刑壹年,戊○○有期徒刑柒月,丙○○有 期徒刑捌月。並以被告戊○○前未曾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有台灣雲林地方 法院檢察署刑案資料查註紀錄表及台灣高等法院全國前案紀錄表在卷足憑,因一 時失慮致觸刑章,經此偵審程序及刑之宣告後,當知所警惕,應無再犯之虞,認 所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併予宣告戊○○緩刑二年,以啟自新。其認事用 法,核無違誤,量刑亦稱妥適,被告庚○○、戊○○、丙○○等上訴意旨分別否 認犯罪或指摘原判決量刑過重,均無理由,應予駁回。五、被告戊○○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不到庭,不待其陳述逕行判決。乙、被告丁○○、乙○○部分:
一、公訴意旨另以:庚○○、戊○○與甲○○、朱東華、鄭崇正、丙○○意圖為自己 不法之所有,並基於竊取砂石之共同犯意聯絡,由庚○○及林錫丌共同以日薪新 台幣(下同)七千元至一萬元不等之代價僱用朱東華、丙○○、鄭崇正及甲○○ 四人,至雲林縣西螺鎮大新里新一公里加五十公尺距堤線行水區內約五十至一百 五十公尺處盜採砂石。朱東華、丙○○、鄭崇正及甲○○等四人應允後,即於八 十八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約八時許,由朱東華駕駛挖土機、鄭崇正駕駛推土機、 甲○○駕駛車號IM-六五二號營業大貨車、丙○○駕駛無號牌之營業大貨車, 至上址共同盜採砂。所竊得之砂石則由甲○○及丙○○二人載往附近丁○○所經 營之生金砂石場旁之空地卸載,再由丁○○命其員工乙○○駕駛剷土機將堆放之



砂石剷平,以掩人耳目,迄同日上午九時五十分許,為警據報前往查獲止,計竊 得至少三台大貨車裝載量之砂石,因認其二人涉犯違反水利法第七十八條第一項 第三款之規定,應依同法第九十二條之一第一項中段處罰,及刑法第三百二十條 第一項之普通竊盜罪嫌云云。
二、按犯罪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之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 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之基礎。而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 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否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又認定 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 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至有所懷疑,而得確 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 合理之懷疑存在,無從為有罪之確信時,自應為無罪之諭知(最高法院四十年度 臺上字第八六號、五十二年台上字第一三○○號、七十六年臺上字第四九八六號 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丁○○、乙○○涉犯上開罪嫌,無非以證人己○○之證詞、被告丁 ○○、乙○○之供述及現場相片為其論據。訊據被告丁○○、乙○○均堅決否認 上開盜採砂石犯行,被告丁○○辯稱:乙○○係生金砂石場員工,當天早上因有 姓「梁」之人打電話告訴伊,生金砂石場前道路有砂石掉落,影響通行,請伊派 人將道路弄平,伊才叫乙○○駕駛剷土機至現場將路推平等語。被告乙○○辯稱 :當日係丁○○叫伊駕駛剷土機整理路面,且伊所在位置與查獲盜採地點相距約 三公里,伊並未盜採砂石等語。
四、經查證人己○○於原審訊問時結證稱:伊無法判斷被告庚○○等人盜採之砂石是 否運往生金砂石場,但曾聽埤源派出所主管郭澤煌說庚○○盜採之砂石都是運往 生金砂石場旁之空地堆放等語(見原審卷第八十二頁)。證人郭澤煌結證稱:當 初是有人打電話檢舉說庚○○等人盜採之砂石載運到生金砂石場旁堆放,伊至現 場調查,發現二地之砂石性質頗為類似,所以才判斷被告丁○○、乙○○涉嫌等 語(見原審卷第一五八頁)。另查獲時曾至現場之員警即證人陳霈營、高茂錫均 結證稱:並無法判斷被告庚○○等人盜採之第一現場砂土與第二現場(生金砂石 場旁)之砂土相同(見原審卷第一一八頁勘驗筆錄、第一七二頁背面)。綜合上 開證詞,證人郭澤煌雖證稱二地之砂石類似,然其並無法確定是否相同,或確為 被告庚○○等人由盜採之第一現場載運而來;而同至現場之證人己○○、陳霈營 、高茂錫均表示無法判斷二地之砂石是否相同,是自不能僅以未具名檢舉人之陳 述及證人郭澤煌所說之「二地砂石類似」,即率然認定生金砂石場旁堆置之砂石 ,必為被告庚○○等人所堆放。次查證人尤榮隆結證稱:伊八十七年年底,至生 金砂石場工作,受僱於呂鴻基,案發當天早上有人打電話進來,伊接聽的,說生 金砂石場旁道路泥濘,不易通行,希望我們處理,伊有告訴丁○○,但因事忙沒 有馬上處理,後來再接到第二通電話,才叫乙○○前往處理等語(見原審卷第九 十九頁)。核與被告丁○○、乙○○自警訊至偵審中,始終一慣堅稱係接獲電話 後,由丁○○要乙○○駕剷土機前往處理等情相符。參以第二現場堆放砂石處緊 鄰路邊,高度略高於路面,該路寬約二‧三公尺,為砂石車所必經之地,道路對 面為生金砂石場,業經原審勘驗屬實,並有勘驗筆錄及經濟部水利處第四河川局



所測繪之現場圖在卷;而案發前後數日當地均下有大雨,並經證人辛○結證明確 ,是第二現場堆放略高於路面之砂石,遇雨沖刷流失於路面,妨礙來往車輛通行 ,被告丁○○經通知要被告乙○○前往推平生金砂石場前之路面,以利車輛通行 ,核與常情相符,益證被告二人之辯解非虛。再佐以被告庚○○等盜採之第一現 場與堆放砂石之第二現場運送砂石之距離長達二‧一公里,而第二現場堆放之砂 石,與生金砂石場場內堆放砂石之距離僅五六‧○八公尺,有前開現場圖足稽, 如被告丁○○、乙○○果與被告庚○○等六人有共同盜採砂石之犯意聯絡,其等 既已將第一現場之砂石載運遠至二公里外之生金砂石場外堆放,倒不如將該砂石 直接載往距離第二現場僅五六‧○八公尺之生金砂石場之砂石堆堆放,此不僅不 會因阻礙路面令人起疑,更符合經濟成本,益足以反證被告丁○○二人與被告庚 ○○六人間,並無犯意之聯絡與行為之分擔;況第二現場之砂石堆是否為被告庚 ○○等人所傾倒,依現有之證據並無法證明,已詳述如前,更難以該堆砂石距離 生金砂石場甚近,則推論必為被告丁○○二人所授意堆放。綜上所述,被告丁○ ○、乙○○上開辯解,足堪採信。從而並無證據足以證明被告丁○○二人有共同 盜採砂石之意圖與行為,自不能僅以證人己○○、郭澤煌之證述及現場相片為其論罪之依據。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丁○○二人有盜採砂石 之行為,其等犯行即屬不能證明。
五、從而原審依據前開規定與說明,認為被告丁○○、乙○○二人犯罪尚屬不能證明 ,而均為無罪之諭知,經核亦無不合,檢察官上訴意旨就被告丁○○、乙○○部 分仍執前詞指摘原判不當,亦難認為有理由,應予駁回。六、被告乙○○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不到庭,不待其陳述逕行判決。丙、併案意旨(台灣雲林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九年度偵字第二七七號)略以:被告丁 ○○在雲林縣西螺鎮○○○○○段,經營「生金砂石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 有,在濁水溪河川行水區內盜採砂石,並堆置砂石,妨礙水流順暢,於八十八年 十一月八日為警查獲,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竊盜罪及違反水利法之罪嫌。經查本案 被告丁○○涉犯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竊盜罪及涉嫌違反水利法第七十八條第 一項第三款之規定,應依同法第九十二條之一第一項中段處罰之罪,業經原審判 決無罪,並經本院維持原判,詳述如前,則併案事實與本案事實間,已無連續犯 之裁判上一罪關係,本院就此部分即無權併為審理,爰依法退回檢察官另為適法 之處理,併此敘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八條、第三百七十一條,判決如主文。本案經檢察官吳忠賢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八十九 年 十二 月 六 日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刑事第四庭
審判長法官 陳 義 仲
法官 蔡 崇 義
法官 徐 財 福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上訴。
法院書記官 王 全 龍




中 華 民 國 八十九 年 十二 月 七 日
附錄:本判決論罪科刑法條
水利法第七十八條主管機關為保護水道,應禁左列事項:一在行水區內建造、種植、堆置、挖取,或設置遊樂設施、豎立廣告牌、傾倒廢棄物 ,足以妨礙水流之行為。
二在行水區內圍築魚塭插吊蚵及其他養殖行為。三在行水區內擅採砂石、堆置砂石或貨倒廢土。四在距堤腳或堤防附屬建造物四週規定之距離內,耕種或挖取泥砂磚石等物。五在堤身及其附屬建造物墾種、放牧或設置有害之建造物,或在堤身指定通路外行駛 車輛、牲畜。
水利法第九十二條之一第一項
違反第七十八條第一項各款情形之一者,除通知限期回復原狀、情除或廢止違禁設施外,處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因而損害他人權益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四千元以上二萬元以下罰金;致生公共危險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金。
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四款
犯竊盜罪而有左列情形之一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四、結夥三人以上而犯之者。

1/1頁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