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券交易法等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金訴字,103年度,14號
TPDM,103,金訴,14,20150730,1

1/9頁 下一頁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3年度金訴字第14號
公 訴 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黃嘉敏
選任辯護人 王健律師
上列被告因違反證券交易法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99年度
偵字第6418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黃嘉敏共同犯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之背信罪,處有期徒刑肆年陸月。
事 實
一、黃嘉敏係股票在財團法人中華民國證券櫃檯買賣中心(下稱 櫃買中心)證券商營業處所(下稱上櫃市場)買賣交易之堃 昶股份有限公司(址設新北市○○區○○路00號6 樓;股票 代號:6265,下稱「堃昶公司」)負責人張政文前配偶(已 於民國98年9 月8 日與張政文辦理協議離婚登記),於96年 5 月25日前數年間係擔任堃昶公司董事長室特別助理,嗣自 96年5 月25日起至97年9 月7 日止(起訴書誤載為自「97年 1 月1 日起至同年4 月30日止」)改擔任堃昶公司「顧問」 ,實際負責綜理堃昶公司財務運作、資金調度及業務開發等 職務,係堃昶公司最高財務主管,並因堃昶公司之簽呈、會 計傳票及相關契約文件實際上均係由其代該公司負責人張政 文用印,而為堃昶公司主辦會計人員,在實質上亦為堃昶公 司之經理人,復因其負責堃昶公司業務開發等職務,故在其 執行業務範圍內亦屬堃昶公司之商業負責人。其明知為堃昶 公司執行前揭相關職務時,應盡忠實執行相關職務之義務, 不得有損及堃昶公司利益之情事,亦明知堃昶公司於97年間 之實際營業項目並不包含古董買賣,惟因當時堃昶公司急需 籌措營業周轉金,卻因負債比過高,擔保品不夠,無法再向 銀行申貸取得融資額度,雖經堃昶公司董事會決議以發行額 度新臺幣(下同)3 億元,轉換價格為每股20.25 元之可轉 換公司債(下稱系爭「CB2 」)籌資,惟卻找不到足額投資 人願認購系爭「CB2 」,黃嘉敏不得已,乃與鄒勝(現為本 院通緝中,嗣其到案後另行審結)聯繫,經鄒勝表示願意協 助認購系爭「CB2 」,但要求黃嘉敏須提供5200萬元款項供 其運用,而黃嘉敏為使鄒勝同意認購,俾堃昶公司得以順利 發行系爭「CB2 」籌資之財務考量,竟應允鄒勝前揭不當索 求,於97年3 月初某日,與鄒勝共同基於意圖為第三人(即 鄒勝)利益之背信及填製不實會計憑證之犯意聯絡,在未經 正常鑑價程序之情形下,即由黃嘉敏安排以拓展堃昶公司業 務為名,由其代表堃昶公司與鄒勝所借用不知情之「呂曉弟



」名義(係鄒勝前女友胡依惠之母),簽訂內容虛偽不實之 古董買賣交易約定書(下稱「系爭古董買賣交易約定書」) ,偽以堃昶公司之名義向呂曉弟購買長毛象象牙一對、銅鎏 金財神爺一件、銅鎏金彌勒佛一件、銅鎏金麒麟一對等古董 (下稱「系爭古董」及「系爭古董交易」),並利用不知情 之堃昶公司會計人員董美蘭林芳燕等製作內容不實之請款 單及轉帳傳票等會計憑證,據以填具匯款回條聯、匯款委託 書或國內匯款申請書後,分別持往華南商業銀行(下稱「華 南銀行」)和平分行、安泰商業銀行(下稱「安泰銀行」) 新店分行、大眾商業銀行(下稱「大眾銀行」)敦化分行及 台北富邦商業銀行(下稱「台北富邦銀行」)新店分行等金 融機構,以「附表一、堃昶公司古董交易彙總表」之「(1 )進貨交易」部分之「付款對象」欄所示日期即97年3 月5 日、同年3 月6 日、7 日、12日,將合計5200萬元款項(下 稱系爭5200萬元「款項」或「價款」)匯入呂曉弟向國泰世 華商業銀行(下稱「國泰世華銀行」)世貿分行申設,實際 上係交由鄒勝掌控使用之第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呂曉 弟銀行帳戶)內後,由鄒勝指示不知情之寶利發證券投資顧 問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寶利發公司」)員工黃玉珊至金融 機構,以前揭附表一之「(1 )進貨交易」之「堃昶公司付 款入【B 】欄位所示呂曉弟帳戶後之資金流向【C 】」欄所 示方式,以現金方式提領系爭5200萬元款項後,分別存入各 該部分所示,均係由鄒勝實際掌控使用,作為其操縱炒作堃 昶公司股價之資金使用(關於鄒勝炒作堃昶公司股價之相關 犯行,黃嘉敏並未參與,詳如後「理由」欄之「乙、不另為 無罪諭知部分」所述),黃嘉敏鄒勝即以此方式共同挪用 堃昶公司資金計5200萬元,致生損害於堃昶公司。其後,因 堃昶公司負責人張政文於97年4 月間發現黃嘉敏所為前揭不 實交易之情事,表示不同意該件交易,並要求黃嘉敏鄒勝 取回系爭5200萬元,黃嘉敏乃要求鄒勝將該筆款項匯還堃昶 公司,但因鄒勝一時無法將該筆款項退還堃昶公司,黃嘉敏 乃提供另筆合計5200萬元之款項予鄒勝,作為鄒勝在形式上 退還系爭5200萬元款項之資金來源,並囑由不知詳情之呂曉 弟於前揭附表一之「(2 )退貨交易」欄所示日期即97年4 月9 日、同年4 月10日、23日、24日,分批退還合計5200萬 元款項予堃昶公司(關於黃嘉敏另提供前揭合計5200萬元款 項予鄒勝,供作鄒勝在形式上退還系爭5200萬元款項予堃昶 公司之資金來源,而另涉犯背信等罪行之相關行為,係其另 行起意所為,不在本件起訴及本院審理範圍)。嗣因法務部 調查局臺北市調查處(下稱臺北市調查處)調查另件疑似洗



錢案件,發函請櫃買中心協助提供相關投資人於97年1 月1 日起至同年4 月30日止(下稱本件查核期間)買賣堃昶公司 股票之交易分析意見後,始循線查悉上情。
二、案經臺北市調查處移送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下稱臺北 地檢署)檢察官偵查後,向本院提起公訴。
理 由
甲、有罪(即本件起訴書犯罪事實欄「一(三)」所指被告與鄒 勝共同以內容虛偽不實之系爭古董交易,使堃昶公司實際支 付系爭5200萬元予鄒勝,致堃昶公司遭受損害)部分:壹、程序部分: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 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 項定有明文 。惟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合同法第159 條 之1 至第159 條之4 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 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 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 查證據時,知有第159 條第1 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 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 法第159 條之5 亦定有明文。按該條立法意旨在於傳聞證據 未經當事人之反對詰問予以核實,原則上先予排除,惟若當 事人已放棄反對詰問權,於審判程序中表明同意該等傳聞證 據可作為證據;或於言詞辯論終結前未聲明異議,基於尊重 當事人對傳聞證據之處分權,及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 真實發現之理念,且強化言詞辯論主義,使訴訟程序得以順 暢進行,上開傳聞證據亦均具有證據能力。經查,證人張政 文、林芳燕黃玉珊胡依惠、呂曉弟、簡淑娟洪玉美簡美秀(起訴書誤載為「簡秀美」)等於本件偵查中所為之 相關證述(均詳下述),對於被告黃嘉敏而言,雖均屬被告 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惟檢察官、被告及其選任辯護人 於本院審理時,就各該證據均表示對其證據能力無意見或未 表示異議,並均表示同意作為本件證據資料(見本院卷四第 336 至339 頁),且迄本件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聲明異議, 本院審酌各該陳述作成時之狀況,均無不當或顯不可信之情 事,經審酌後均認為適當,故各該被告或證人於審判外所為 前揭陳述均具證據能力,均得作為本件認定事實之證據。二、又按「下列文書亦得為證據:一、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外, 公務員職務上製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二、除顯有不可 信之情況外,從事業務之人於業務上或通常業務過程所須製 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三、除前二款之情形外,其他於 可信之特別情況下所製作之文書。」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



4 定有明文。經查,本件認定被告前揭犯罪事實所引用之其 他卷內文書證據或物證(均詳下述),均與本件事實具有自 然關聯性,復均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或經偽造 、變造所取得之情形,亦均無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4 所規 定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及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而檢察官、被 告及其選任辯護人於本院審理時,就各該證據均表示對其證 據能力無意見,並均同意作為本件證據資料(見本院卷四第 339 至346 頁反面),是上開相關文書證據或物證亦均有證 據能力,均得作為本件認定事實之證據。
貳、實體部分:
一、訊據被告黃嘉敏對於其於前揭期間,先後擔任堃昶公司董事 長室特別助理及顧問等職務,實際負責綜理堃昶公司財務、 資金調度及業務開發等職務,並曾代表堃昶公司與鄒勝訂定 系爭古董買賣交易約定書,將系爭5200萬元款項匯入鄒勝指 定之呂曉弟銀行帳戶內等事實,固坦承不諱,惟矢口否認有 何背信等犯行,辯稱:其並非堃昶公司最高財務主管,亦非 堃昶公司主辦會計人員,系爭古董交易係由其代表堃昶公司 與鄒勝訂定之真實交易,其並未挪用堃昶公司資產或對堃昶 公司為背信行為,嗣鄒勝並已將系爭5200萬元款項退還堃昶 公司,堃昶公司已無損害等語云云。
二、經查:
(一)關於堃昶公司所發行之股票係在上櫃市場(即所謂證券商 營業處所)買賣交易之有價證券(股票代號:6265),該 公司負責人為被告前配偶張政文(已於98年9 月8 日辦理 協議離婚登記),及被告於96年5 月25日前數年間係擔任 堃昶公司「董事長室特別助理」,自96年5 月25日起至97 年9 月7 日止(起訴書誤載為自「97年1 月1 日起至同年 4 月30日止」)則改為擔任堃昶公司「顧問」,惟無論被 告係擔任堃昶公司「董事長室特別助理」或「顧問」,其 實際負責之業務並未變動,即均係負責綜理堃昶公司之財 務運作、資金調度及業務開發等職務,並因堃昶公司董事 長張政文長年在大陸地區負責堃昶公司之大陸子公司營運 ,故經張政文事先授權後,有關堃昶公司之簽呈、會計傳 票及相關契約文件,實際上均係由被告代堃昶公司負責人 張政文用印,並因被告係實際負責堃昶公司之業務開發, 在實質上為堃昶公司之經理人,在其執行業務範圍內亦為 堃昶公司之商業負責人等事實,業據證人即堃昶公司負責 人張政文於本件偵查中,證人即堃昶公司財會主管林芳燕 於本件偵查中及本院審理時,分別證述在卷【見本件臺北 市調查處卷(一)即A2卷(關於本件相關偵查卷宗之對照



編號,見「附表三、本案偵查卷宗編號對照表」所示)第 49至54頁、第78至83頁反面、第94至104 頁反面、A5卷第 91至93頁、第160 至164 頁、第228 至230 頁、第265 至 268 頁、第336 頁、A6卷第22至24頁、第48至52頁、第74 至79頁、第86頁、第110 至113 頁】,並有堃昶公司基本 資料查詢、被告所提於前揭期間分別擔任堃昶公司「董事 長室特別助理」及「顧問」之名片、被告個人戶籍資料( 完整姓名)查詢結果及如「附表一、堃昶公司古董交易彙 總表」中,關於「(1 )進貨交易」之「進貨」部分「卷 證出處」欄所示買賣交易約定書、堃昶公司轉帳傳票、請 款單,及關於「(2 )退貨交易」之「退貨」部分「卷證 出處」欄所示轉帳傳票、入款單等證據資料在卷(見A5卷 第64頁、本院卷一第31頁、卷二第10頁、第17頁)可稽, 互核相符,復為被告於本院審理時所不爭執(見本院卷四 第126 至127 頁反面),自堪採認。
(二)另查:
1.關於被告在97年4 月間,代表堃昶公司與辰青精密工業股 份有限公司(下稱「辰青公司」)簽訂「重型機車」零組 件交易(下稱系爭零件交易)期間,係擔任堃昶公司「財 務長」,負責堃昶公司之資金調度,當時張政文授權被告 處理之資金額度並未設限,即並無金額上限,而在被告擔 任堃昶公司「財務長」時,林芳燕係擔任堃昶公司財會主 管,當時在被告底下管理很多人,嗣被告改為擔任堃昶公 司「顧問」後,係由林芳燕接替擔任堃昶公司「財務長」 之事實,業據堃昶公司負責人張政文於本件偵查中陳明在 卷(見A2卷第52頁、第81頁及該頁反面、A6卷第49至50頁 ),而被告於本件審理時,亦當庭陳稱張政文前揭陳述內 容正確(見本院卷四第127 頁反面),另陳稱其於前揭期 間,先後擔任堃昶公司「董事長室特別助理」及「顧問」 職務時,關於堃昶公司需簽請董事長(兼總經理)張政文 用印之會計憑證、契約文件,均係由其依張政文之授權, 在前揭會計傳票、簽呈上蓋用張政文之小章(原子章), 或於前揭堃昶公司對外交易之契約文件上蓋用堃昶公司及 負責人張政文之大小章,而上開大小章均係由其負責保管 及蓋印使用,另有關堃昶公司之銀行帳戶存提款小章(即 負責人張政文之私章)亦係由其保管使用等語(見本院卷 一第253 頁反面、卷四第118 頁反面),互核相符。另參 酌證人張政文於本件偵查中陳稱:「(97年間堃昶公司與 鄒勝及呂曉弟的古董交易,你知不知情?)交易當時不知 道,但該筆交易是由公司當時的財務長也就是我的前妻黃



嘉敏進行的,他是有這個權限作這樣的交易。」、「(你 前述把財務授權給黃嘉敏,為何黃嘉敏在安排堃昶公司進 行前述港歐公司【按即設於大陸地區深圳市福田區之「港 歐電子配件經營部」(下稱「港歐公司」)】、辰青公司 等採購及業務方面的交易,不用事先經過你同意?黃嘉敏 所為有無超過你的授權?)她沒有經過我同意,但在我的 理解,這些交易是屬於財務長的業務範圍,並沒有超出我 的授權。」、「(針對你授權黃嘉敏處理公司財務,公司 內部有無任何規定?)沒有明確規定,但‧‧‧她是我太 太,也是公司財務長。」另陳稱:「(除了哲睿投資公司 外,你當時還有哪些資產需與黃嘉敏分清楚?‧‧。)‧ ‧,細節也是財務長林芳燕去處理‧‧‧。」、「我有交 代財務長林芳燕幫我去向黃嘉敏要錢」等語(見A2卷第52 頁、第81頁至該頁反面、A5卷第228 至229 頁),核與渠 前揭所述及被告前揭供述均屬相符,亦與證人林芳燕於本 件偵查中證稱:「(97年6 月後,你是否為堃昶公司的財 務長?)是的。」、「(97年3 月至5 月間,堃昶公司財 務最高主管為何人?)當時編制上的最高主管是馬凱苓, 不過堃昶公司有關財會的相關事務一直都是由黃嘉敏作最 後的決策,她原本的職稱是『特別助理』,96年5 、6 月 間黃嘉敏因案離職,但是她還是以顧問的身份管理我們, 只是她的名字不會在堃昶公司簽核的文件上,一直到97年 8 、9 月間(按應為「97年9 月8 日」),黃嘉敏與堃昶 公司的董事長張政文離婚後,黃嘉敏才正式離開堃昶公司 ,沒有處理堃昶公司財務的運作。」、「(既然堃昶公司 相關的文件沒有經過黃嘉敏審核,黃嘉敏要如何管理堃昶 公司的財會事務?)需要簽核的文件經馬凱苓核閱後,會 再交給黃嘉敏作最後的核決,但她不會在文件上簽核,是 基於相互信任的默契。」、「(97年8 、9 月黃嘉敏正式 離開堃昶公司前,堃昶公司銀行往來存摺、空白支票、印 鑑章由何人保管?)支票及存摺是放在財務課的保險箱, 由林妙璟邱慧玫保管,公司大章由馬凱苓保管,97年6 月間馬凱苓調職後,我接任財會部主任,公司大章改由我 保管,公司小章原本應該是由董事長張政文保管,但他長 年在大陸,所以他交給黃嘉敏保管,也授權黃嘉敏用印。 」、(張政文是否會看帳?相關支出傳票是否會交由張政 文核決、用印?)他頂多是看財務報表,不會看公司的傳 票,都授權黃嘉敏審核,黃嘉敏看過後,會在傳票上蓋「 張政文」名字的橡皮圖章。」、「(97年8 、9 月黃嘉敏 正式離開堃昶公司前,堃昶公司請款出款核決流程?各主



管核決權限為何?)請款單位要先填寫請款單,經由該部 門主管簽核後就送到財會部門,由會計董美蘭審核請款的 文件後製作傳票,交給我覆核無誤後再交給財務主管邱慧 玫,由她決定由哪個銀行的帳戶付款,再指示林妙璟製作 匯款單、取款條及支票,送給馬凱苓審核後蓋大章,最後 交給黃嘉敏張政文的小章。」等語(見A2卷第94頁反面 至第95頁反面),復於本件104 年6 月1 日審理期日結證 略稱渠係自97年6 月間起,接任堃昶公司「最高財務主管 」,當時渠正式職稱係「財會經理」,嗣升任「財會協理 」,雖然當時堃昶公司內部之正式職稱一般並不會稱為「 財務長」,但自97年6 月間起,如果有人要找堃昶公司「 財務長」,均係由渠負責接待,如堃昶公司總機接電話時 ,對方表示係有關財務方面之事務,表明要找堃昶公司「 財務長」時,總機亦係將電話轉予渠處理等語(見本院卷 四第185 頁至該頁反面)相符。而被告對於證人張政文林芳燕證述,不僅均不爭執,復供稱在其任職堃昶公司期 間,所負責之工作內容包括與銀行、券商之聯絡,及「公 家單位」至堃昶公司洽公時之接洽事宜,另其當時雖未於 堃昶公司之財務部掛名任職,但關於堃昶公司財務工作, 大部分事情係由其做成決定,財務部主管(主任)林芳燕 僅係依其決定執行,關於堃昶公司之財務及資金調度均係 由董事長張政文授權其處理,由其核決,核決權限並無金 額限制,資金調度亦係由其負責最後決策,並由其持張政 文交其保管之印章,在堃昶公司之會計傳票、請款單等與 財務有關之文件欄位上蓋章等語(見A2卷第1 頁反面至第 2 頁、第8 頁反面),核與證人張政文林芳燕前揭證述 均屬相符,自堪採信。足認被告在前揭期間,於堃昶公司 所擔任之職務或職稱雖有「董事長室特別助理」或「顧問 」之區分,惟其實際負責之業務並無重大改變,均係負責 綜理堃昶公司之財務運作、資金調度及業務開發等職務, 並因被告當時與堃昶公司董事長張政文係夫妻關係,張政 文又係長年在大陸地區負責堃昶公司之大陸地區子公司營 運,乃由張政文授權被告在堃昶公司之相關簽呈、會計傳 票及對外交易之契約文件上,代張政文用印,而由被告實 際負責堃昶公司之財務運作、資金調度及業務開發,當時 先後擔任堃昶公司財會經理或協理之馬凱苓、林芳燕等堃 昶公司內部財會人員,實際上均係依被告以負責人「張政 文」名義所作成之會計決策或相關指示辦理,據以填製堃 昶公司轉帳傳票或相關交易文件及收付款等事宜。從而, 被告在前揭任職堃昶公司期間所擔任之「董事長室特別助



理」或「顧問」等職務,實際上即係堃昶公司之最高財務 主管,故被告當時不僅實質上係堃昶公司之經理人,在其 執行業務範圍內亦係堃昶公司之商業負責人,並係堃昶公 司最高財務主管及為堃昶公司主辦會計之人員等事實,均 堪認定。至於證人洪玉美雖陳稱自渠於94年間負責堃昶公 司之財報簽證時起,堃昶公司之主辦會計係林芳燕,會計 主管原係馬凱苓,馬凱苓離職後係由林芳燕升任會計主管 ,關於財務簽核事宜,渠均係與林芳燕聯繫等語,惟洪玉 美僅係為堃昶公司辦理財報簽證之外部會計師,並不了解 堃昶公司內部實際財務運作、資金調度及業務開發詳情, 亦不了解堃昶公司負責人張政文因長年在大陸地區負責堃 昶公司之大陸地區子公司營運,乃授權當時與其有配偶關 係之被告,得以張政文之名義及印章,在堃昶公司內部簽 呈、會計傳票及對外交易之契約文件上,代張政文用印, 關於堃昶公司之財務運作、資金調度等項實際上均係由被 告負責之實情,是有關洪玉美此部分陳述,核均僅係指堃 昶公司財會人員之制度或形式上編制,自不影響被告實質 上係堃昶公司經理人,在其執行業務範圍內亦係堃昶公司 之商業負責人,並係堃昶公司最高財務主管及為堃昶公司 主辦會計之人員等前揭事實判斷。另關於堃昶公司在97年 間,是否有所謂「財務長」之正式職稱,或被告、馬凱苓 、林芳燕等是否曾先後擔任過堃昶公司「財務長」,均不 影響被告在前揭任堃昶公司期間,雖形式上係擔任「董事 長室特別助理」或「顧問」等職務,實際上卻係堃昶公司 最高財務主管之前揭事實判斷。
2.另按「證券交易法第22條之2 、第25條、第28條之2 、第 157 條、第157 條之1 、第171 條皆有關於經理人之規定 ,但並未明定經理人之意涵。從執行職務之內容、效力等 實質上權義而言,『經理人』係指民法第553 條第1 項、 公司法第31條第2 項規定,依公司章程或契約,經公司或 商號授權,有為公司或商號管理事務及簽名之人;從任命 程序而言,『經理人』指依公司法第29條第1 項規定,於 無限公司等須有全體無限責任股東過半數同意,有限公司 須有全體股東過半數同意,股份有限公司由董事會以董事 過半數之出席,及出席董事過半數同意之決議通過任命之 人;另依公司法第387 條授權訂定『公司之登記及認許辦 法』第9 條所定辦理經理人登記之人,亦可作為『經理人 』之認定基礎。至究應從形式上或從實質上認定是否為公 司經理人,自應參酌各個法律規範之目的以為決定。經查 證券交易法之制定,目的在發展國民經濟及保障投資,同



法第171 條於93年4 月28日修正時,除提高刑責外,於第 1 項增訂第3 款『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 察人或經理人,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 職務之行為或侵占公司資產』之規定,將該等人員違背職 務之執行或侵占公司資產等涉及刑法侵占、背信等行為, 處以3 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1000萬元以上2 億元以下罰金,立法理由為:已依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董 事、監察人或經理人,如利用職務之便挪用公款或利用職 權掏空公司資產,將嚴重影響企業經營及金融秩序,有必 要加以懲處,以收嚇阻之效。茲證券交易法之立法原意既 在保障金融市場之紀律與秩序,維護企業之經營與投資人 之權益,即與公司法之目的在保護交易安全者有別。為達 證券交易法之立法目的,依據證券交易法公開發行有價證 券之公司經理人之認定,自應以實質上有無為公司管理事 務及簽名之權限為據,不得拘泥於形式上有無經過董事會 選任或登記等程序。倘形式上未經董事會任命程序,但實 際上確為公司管理相關部門業務,或綜攬公司之業務,或 於董事會通過之年度財務報告、依該法所具內部控制說明 書、資訊對外公告、申報書、公開說明書等發行業務關係 文件上載明經理職稱(職務),各該發行業務關係文件經 提出董事會決議通過認可,實質上執行經理人之職務者, 僅因查無董事會決議委聘經理人之正式議事錄,或未向有 關機關辦理經理人登記,即認非公司經理人,即待商榷。 否則上市、上櫃公司管理階層為達違反證券交易法之犯罪 目的,形式上故意不備人事選任經理人之正式決議,或不 依規定辦理經理人登記,藉以脫免相關加重處罰之刑事制 裁,實際上卻授權該人執行經理人職務,倘其犯罪仍不受 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特別背信、侵占等罪之規範,即與保 護投資人與市場交易秩序之立法本旨相違。‧‧‧,證券 交易法第171 條等有關董事、經理人等之規定,自應為相 同解釋而採實質認定標準,始稱適法。」(最高法院102 年度台上字第3250號判決意旨參照)。按被告在前揭任職 堃昶公司,先後擔任「董事長室特別助理」或「顧問」期 間,既實際負責綜理堃昶公司財務運作、資金調度等職務 ,並依堃昶公司董事長張政文前揭授權,得以張政文之名 義及印章,在堃昶公司內部簽呈、會計傳票及契約文件上 代張政文用印,當時先後擔任堃昶公司內部「編制」財會 經理或協理之馬凱苓、林芳燕等財會人員,實際上均係依 被告以堃昶公司負責人張政文名義所作成之會計決策或指 示辦理,據以填製堃昶公司轉帳傳票或相關交易文件及收



付款等事宜,既如前述。顯見被告在形式上雖僅係擔任堃 昶公司「董事長室特別助理」或「顧問」等職稱,並非擔 任堃昶公司正式編制之「財會經理」、「財會協理」等職 務,亦未經堃昶公司董事會任命其擔任「財會經理」、「 財會協理」等經理人職務,但實際上確係為堃昶公司管理 、主辦並負責前揭財務運作、資金調度等職務,是依前揭 採「實質認定標準」之說明所示,自應認被告係堃昶公司 之經理人,並係堃昶公司之最高財務(含「財務、會計」 )主管。被告辯稱當時其並非堃昶公司「財務長」,亦非 堃昶公司最高財務主管或為堃昶公司主辦會計之人員等語 ,核與前揭事證不符,不足採信。
(三)又,依被告於本件偵查中及本院審理時所述,其係銘傳商 專國貿科畢業,並自81年間起,正式至堃昶公司任職,先 後擔任出納、會計、財會部主管、總管理處副總、行政資 源處特助、董事長室特別助理及顧問等職務,負責處理堃 昶公司財務、資金調度、業務開發等業務,與銀行、券商 之聯絡,或「公家單位」至堃昶公司洽公時之接洽事宜等 語,自96年5 月25日改擔任堃昶公司「顧問」後,則提供 有關銀行貸款方面之諮詢等語(見A2卷第1 頁反面至第2 頁、A8卷第323 頁、本院卷一第246 頁反面、卷四第349 頁)。顯見被告於大專學校所學,及其畢業後至堃昶公司 任職時起,長期擔任或負責處理之職務,多係與堃昶公司 之財務、資金調度或銀行、券商聯繫往來有關之相關事務 。是以被告前揭學經歷判斷,其顯然明知為堃昶公司執行 前揭相關職務時,應負忠實執行職務之義務,不得有任何 損及堃昶公司利益之行為,而此亦為被告所不爭執,自堪 認定。
三、次查:
(一)關於堃昶公司於97年間之登記營業項目並不包括「古董買 賣」之事實,此參卷附堃昶公司基本資料查詢結果(見A5 卷第64頁)即明。又關於系爭古董買賣係由被告以拓展堃 昶公司業務內容,增加堃昶公司營業利潤為由,並未經堃 昶公司負責人張政文同意,即由被告自行代表堃昶公司與 鄒勝於97年3 月初某日訂約,鄒勝則以不知情之「呂曉弟 」(係鄒勝前女友胡依惠之母親)名義,一次與被告簽訂 總價款為5200萬元之系爭古董買賣交易約定書共4 件,由 被告以堃昶公司之名義,向鄒勝所使用之「呂曉弟」名義 購買長毛象象牙一對、銅鎏金財神爺一件、銅鎏金彌勒佛 一件、銅鎏金麒麟一對等系爭古董,並依被告之資金調度 ,將系爭古董買賣交易約定書之訂定日期配合記載為97年



3 月5 日、同年3 月6 日、7 日、12日,再由被告指示不 知情之堃昶公司會計人員董美蘭林芳燕製作請款單、轉 帳傳票等會計憑證,據以填具匯款回條聯、匯款委託書或 國內匯款申請書後,分別持往華南銀行、安泰銀行新店分 行、大眾銀行及台北富邦銀行等金融機構,以「附表一、 堃昶公司古董交易彙總表」之「(1 )進貨交易」欄所示 之日期即97年3 月5 日、同年3 月6 日、7 日、12日,依 鄒勝指定,將合計5200萬元款項匯入呂曉弟在國泰世華銀 行世貿分行所設,實際上係交由鄒勝掌控使用之第000000 000000號帳戶內後,隨即由鄒勝指示不知情之寶利發公司 【原名「壹零壹證券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該公司已 於96年7 月19日經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下稱「金 管會」)廢止原經營證券投資顧問事業之營業許可,依法 自廢止前揭許可後,該公司即不得繼續經營證券投資信託 、證券投資顧問、全權委託投資等業務】員工黃玉珊至金 融機構,以前揭附表一之「堃昶公司付款入【B 】欄位所 示呂曉弟帳戶後之資金流向【C 】」欄所示方式,將系爭 5200萬元款項提現後,分別存入各該部分所示,均係由鄒 勝實際掌控使用,作為其操縱炒作堃昶公司股價之資金使 用,使堃昶公司實際支付系爭5200萬元「古董交易」價款 予鄒勝。嗣因堃昶公司負責人張政文於97年4 月初發現被 告與鄒勝間進行之系爭古董交易,表示不同意該件交易, 並要求被告向鄒勝取回系爭5200萬元款項,被告乃要求鄒 勝返還該項款項,經鄒勝囑由不知詳情之呂曉弟於前揭附 表一之「(2 )退貨交易」欄所示日期即97年4 月9 日、 同年4 月10日、23日、24日,將合計5200萬元款項分批退 還堃昶公司(惟此筆退還堃昶公司之5200萬元,實際上係 由被告另行墊付或提供予鄒勝,詳如後述)等事實,業據 證人張政文、呂曉弟、胡依惠黃玉珊於本件偵查中,及 證人呂曉弟於本件104 年6 月1 日審理期日,分別證述在 卷(見A2卷第80頁、第120 至136 頁、第138 至141 頁、 A5卷第73至76頁、A6卷第50至52頁、A11 卷第169 至170 頁、第212 至216 頁、本院卷四第164 頁反面至第167 頁 反面),核與被告於本件98年9 月17日調查時陳稱:「( 堃昶公司在與鄒勝進行上述古董交易的時候,張政文知不 知道?)他事前不知道,事後我有跟他說,他對這件事件 很不高興,並且要我負責把錢要回來。」等語(見A2卷第 13頁),另於本件99年12月20日偵訊時陳稱:「(與鄒勝 作古董交易,是你自己決定?)是。」等語(見A5卷第22 9 頁)相符,並有系爭古董買賣交易約定書及前揭堃昶公



司請款單、轉帳傳票、入款單、匯款回條聯、匯款委託書 、國內匯款申請書、華南銀行和平分行99年5 月7 日(99 )和存字第129 號函及所附堃昶公司各類存款帳戶之帳戶 資料及該等帳戶自97年4 月1 日至同年4 月30日期間之交 易往來明細、97年4 月8 日在該行交易傳票、匯入匯款買 匯交易憑證、匯出匯款外匯活期存款取條及賣匯交易憑證 、安泰銀行新店分行99年5 月28日(99)安新字第000000 0000號函及所附堃昶公司97年4 月份交易明細表及97年4 月8 日交易傳票、大眾銀行98年10月29日(98)信義發字 第105 號函及所附呂曉弟將1000萬元存入堃昶公司第0000 00000000號帳戶之交易傳票及大額登記簿、國泰世華銀行 世貿分行98年10月6 日(98)國世銀世貿字第157 號函及 所附呂曉弟開戶資料及自97年1 月1 日至97年12月31日期 間之交易明細等證據資料在卷(見A2卷第63頁反面至第67 頁、A4卷第62至77頁、A5卷第99至138 頁、A8卷第76至80 頁、A9卷第203 至206 頁反面、第208 頁、第210 頁、第 212 頁、第214 頁),互核亦相符,自堪認定。(二)關於堃昶公司於96年11月14日,經該公司董事會以需償還 銀行借款為由,向金管會申請第二次發行總額度3 億元, 每張面額10萬元(票面利率10% ,依票面金額十足發行) ,發行期間5 年,自發行之日起滿一個月之翌日起至到期 日前10日止,可申請轉換為堃昶公司普通股股票,轉換價 格基準日為97年3 月5 日,基準轉換價格為每股20.25 元 之第二次有擔保轉換公司債(即系爭「CB2 」),經金管 會以97年1 月17日以金管館證一字第0000000000號函核准 發行,並經堃昶公司於同年1 月24日收受金管會前揭核准 函後,即接續於97年2 月15日與大眾銀行敦化分行訂定「 委託存儲專戶」契約,復於同年2 月25日與台新商業銀行 (下稱「台新銀行」)敦南分行訂定「委託代收價款」契 約後,於97年3 月13日發行額度3 億元之系爭「CB2 」, 並預定於同年6 月30日完成前揭還款計劃,其中預計於97 年第1 季償還大眾銀行、華南銀行之購料貸款各1 億3650 萬元、1 億2577萬7000元(合計2 億6227萬7000元),惟 經實際執行結果,因「資金到位時間較預計進度延後」, 以致實際支用(清償)之金額合計僅為2 億1609萬元,嗣 始於97年第2 季補足前揭資金及償債還款進度,另分別償 還第一銀行、臺灣中小企業銀行購料貸款各2574萬4000元 、1197萬9000元(合計3772萬3000元)等事實,此有堃昶 公司96年11月14日董事會議事錄(節本)、堃昶公司於97 年3 月5 日編製該公司發行系爭「CB2 」之公開說明書、



系爭「CB2 」發行及轉換辦法、發行及轉換價格說明書、 金管會核准堃昶公司以系爭「CB2 」募資之「計劃基本資 料查詢」、「計劃項目及進度查詢」、「用於償還債務之 效益」、「運用情形季報查詢」及「委任保證發行公司債 契約」等資料在卷(見本院卷四第154 至159 頁、第283 至296 頁,其中「委任保證發行公司債契約」見本件扣押 物編號A-7 )可稽,復為被告所不爭執,自堪認定。(三)另查,被告於本件98年9 月17日調查時陳稱堃昶公司在97 年間發行系爭「CB2 」之原因,係因當時堃昶公司負債比 已經太高,擔保品亦不夠,已難以向銀行申請貸款額度, 故以發行系爭「CB2 」之方式籌集資金,供「營業周轉」 使用,並因當時找不到什麼人認購,故其亦係找鄒勝認購 ,經鄒勝洪耀林等人名義,合計認購兩億餘元,以系爭 「CB2 」每張面額10萬元計算,鄒勝共認購兩千多張,並 稱「(鄒勝為何要認購該CB2 ?你為何會洽鄒勝認購?) 從95年底、96年初,鄒勝跟我們買老股及公司債後,我就 認為他是我們公司的一個大股東,覺得他是一個金主,算 是我們的救命恩人,之後大概我們一季會聯絡一次,他會 詢問我們的營運狀況,後來96年的股東會決議要發行前述 CB2 ,鄒勝後來就向我主動表達他有認購意願,沒有特別

1/9頁 下一頁


參考資料
達觀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
永昌證券股份有限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
哲睿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
堃昶股份有限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
達貿易有限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
昶股份有限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