詐欺等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上更(一)字,97年度,132號
TPHM,97,上更(一),132,20090319,1

1/4頁 下一頁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97年度上更(一)字第132號
上 訴 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地○○
      嚴新朋(原名M○○)
      E○○
上列三人共同
選任辯護人 梁基暉律師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寅○○ 男 29歲(民國○○年○月○○日生)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號
          住台中縣大里市○○○街24巷25號
          (現另案於臺灣臺中監獄臺中分監執行中)
上列上訴人因詐欺等案件,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5年度訴字第
842號,中華民國95年8月31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臺北
地方法院檢察署95年度偵字第8625、10018 號),提起上訴,判
決後,經最高法院發回,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地○○嚴新朋共同犯常業詐欺取財罪,地○○處有期徒刑肆年,嚴新朋處有期徒刑參年拾月。扣案如附表二所示之物及偽造之檢察官謝道明之印文三枚均沒收。
寅○○共同犯常業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扣案如附表二所示之物及偽造之檢察官謝道明之印文一枚均沒收。E○○共同犯常業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陸月。扣案如附表二所示之物。
事 實
一、寅○○前於民國九十二年間因施用毒品案件,經法院判處有 期徒刑十月確定,於九十三年十一月四日縮刑執行完畢,猶 不知悔改。
二、地○○嚴新朋(原名M○○)於九十四年底,加入以從事 詐騙為業之綽號「阿萬」、「劉仔」、「SONY」、「阿林仔 」、「阿仁」、「阿才」、「王仔」、「阿炮」、「小龍」 等真實姓名不詳之成年男子所組成之詐騙集團(下稱「阿萬 」等人),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恃詐欺取財為主 要經濟來源之常業詐欺犯意聯絡,兼基於偽造印章及概括之 行使偽造公文書、私文書,偽造信用卡之犯意聯絡。自九十 四年十二月間起,由嚴新朋出面承租臺中市○○路六十三之 一號、同市○○路三○六巷十號五樓之十之房屋,並由自稱 為「黃秀雄」之成年男子出面向不知情之辰○○承租同市○



○○路十六號十二樓房屋,作為機房使用。再由地○○在前 揭三址,向第二類電信業者瑪凱電信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瑪 凱公司)、南屏電信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南屏公司)承租電 話線路及非對稱數位式用戶專線(Asymmetric Digital Sub scriber Line,即ADSL,係利用傳統電話線提供高速網際網 路上網服務之技術),建立電信數據機房;由嚴新朋以每片 新臺幣(下同)一千五百元之價格,向於臺中市○○○街一 三五號一樓之四一號經營「東森通訊行」(起訴書誤為「第 一通訊行」)之鄭天富(業經原審判處罪刑確定)購買易付 卡 SIM卡六片,及連同地○○嚴新朋另自「阿林仔」處取 得來源不明之各電信業者行動電話易付卡 SIM卡,插用於前 揭各該機房內之 DMT節費器以接收行動電話射頻訊號,將話 務經由所架設之 gateway(一般稱為「通信閘」或「閘道」 ,係連結兩種不同網段或網路系統之裝置)進入ADSL轉入所 承租之瑪凱公司、南屏公司之網路,並由該公司不知情人員 將電話設定轉接至大陸地區。架設完竣之後,地○○負責上 開寧夏路機房之管理、嚴新朋負責看管上揭成功路機房,「 阿炮」、「小龍」則看顧上述忠明南路機房,「小龍」並擔 任該詐騙集團負責取款之車手頭工作。渠等並依「阿萬」等 人之指示,隨時配合抽換節費器上之SIM卡,並指示不知情 之瑪凱公司、南屏公司人員配合操作,將遭警方斷絕通話之 詐騙電話門號更換轉接為其他門號,以確保前揭詐騙集團份 子得以繼續使用電話線路,順遂其等詐騙臺灣地區不特定民 眾金錢之詐欺犯行,並逃避警方之查緝,地○○嚴新朋則 自詐騙集團成員處獲取每月約三萬元至五萬元不等之薪資報 酬,而以此協力分工方式,與「阿萬」等人共同從事詐欺取 財之犯行,並均恃以為生,而以之為常業。另寅○○、E○ ○二人先後自九十五年二月間及九十五年三月二十七日起, 以月薪三萬元受僱於地○○,渠等二人並自受僱時起,與地 ○○、嚴新朋及上開「阿萬」等詐騙集團成員共同基於常業 詐欺取財之犯意聯絡,負責在上開寧夏路機房內進行抽換SI M 卡、更換轉接門號之工作,E○○寅○○並與嚴新朋依 「阿萬」等人之指示,由嚴新朋前往臺中地區之便利商店收 取「阿萬」所傳真,載有臺灣地區不特定民眾姓名、住址等 個人資料之文件,在其臺中市○○路○段一三三巷三號之二 住處,使用電腦及印表機等設備打字列印後,交由E○○寅○○在前揭寧夏路機房內,將繕打完成之收件人資料黏貼 於信封上,裝入偽造之「新鴻海公司入場券」、「力寶銀行 香港分行信用卡」等不實詐騙文件後,投遞寄出予不特定民 眾(惟力寶銀行香港分行信用卡尚未寄出),以供「劉仔」



、「SONY」、「阿林仔」等人實施詐騙之用;另地○○、嚴 新朋又依「阿萬」之指示,先由嚴新朋出面向中華電信申請 在臺中市○○路四十六巷十五弄十七號裝設ADSL線路設備, 地○○前往現場察看裝設情形後,即自九十五年四月間起, 以月薪一萬六千元之代價,僱用吸收先前依法申請來臺工作 ,惟嗣因不滿薪資所得過低而逃跑之泰國籍人PHONGSRI SAH ATSNAI、KONGTHONG THONGKHLUEAP(均已由原審判處罪刑確 定),指示亦具有常業詐欺取財犯意聯絡之該二人,在前揭 臺中市○○路四十六巷十五弄十七號機房內,撥打電話予不 特定泰國民眾,謊稱係電視台收視調查而蒐集泰國民眾之相 關個人資料,交由地○○等人轉交予「阿萬」等人,以遂行 其等詐騙泰國人民之目的。
三、「阿萬」等人依前揭分工方式所組成之詐騙集團成員,自九 十四年十二月七日起,即在大陸地區撥打臺灣地區各縣市民 眾之住家電話、行動電話,以下列各種方式施用詐術,誘使 如附表一及一之一所示黃○○、辛○○、F○○、丙○○等 多名民眾因而陷於錯誤,前往銀行、郵局申請電話語音設定 轉帳,或至自動櫃員機操作匯款,或於金融機構臨櫃匯款( 另附表一編號4之鍾吉永及附表一之一編號44 之林宏毅並未 因而陷錯誤,佯依詐騙集團之指示前往匯款,但匯款金額僅 一元),俟見款項匯入如附表一及一之一所示之人頭帳戶, 或民眾完成語音轉帳設定,將民眾之存款以轉帳方式轉匯上 開人頭帳戶後,隨即通知配合之臺灣地區「車手」即「小龍 」等人前往提款機領款,而遂行渠等常業詐欺取財犯行:㈠ 佯稱係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或同院檢察署、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或同院檢察署之書記官、檢察官,或自稱係「劉警官」、第 一銀行人員,告以身分遭人冒用申請信用卡積欠大筆款項, 並於九十四年十二月七、九日及九十五年三月二十二日分別 傳真偽造不實之「台北地檢署刑事偵查庭傳票」上蓋有檢察 官謝道明之印文予黃○○、辛○○(此部分寅○○E○○ 因均尚未受僱而未參與)、癸○○(此部分因E○○尚未受 僱而未參與),或謊稱涉及「亞太金融專案」等不法案件將 遭扣押財產強制執行,或藉言因案傳喚未到、涉嫌販賣人頭 帳戶、破獲詐騙集團、身分資料或帳戶遭盜用、信用卡遭盜 刷、帳號有問題需至金管會查證、銀行帳戶將被凍結等,需 監控凍結帳戶內之異常資金,或應將帳戶內款項轉匯至指定 帳戶統一管理云云,要求接聽電話之民眾前往自動櫃員機操 作匯款,或申請語音設定轉帳;㈡佯稱係「新鴻海公司」、 「新鴻海精品生活館」、「新鴻海集團」、「威新家電生活 館」之員工,告以中獎訊息,或寄送偽造之新鴻海公司入場



券之不實文件,惟要求民眾先行匯入部分中獎稅金,或佯稱 已獲得該公司所贊助之抽獎活動獎項,惟需匯入佣金、會員 費、手續費、律師公證費、保證基金等費用;㈢謊稱係「威 德利e化商城」員工,或寄送偽造之「威德利e化商城會員 卡」、「香港博譽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函」、「日錦稅務諮 詢管理顧問有限公司函」等不實文件,告以中獎訊息,惟必 須購買該公司電器商品扣抵中獎稅金,或謊稱欲義賣電子商 品或告以得貸款之方式而詐騙之(詳細之詐騙日期、被害人 姓名、詐騙手法、詐騙金額及匯入之人頭帳戶等資料,均見 附表一、一之一所示)。
四、嗣J○○、戌○○等人匯款後心生懷疑,經查證後驚覺受騙 ,紛紛報警處理,經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循線追查後, 先於九十五年四月十三日上午十時十分許,在臺中市○○路 六十三號之一機房內查獲地○○E○○寅○○三人;復 於同日上午十一時許,在臺中市○○路三○六巷十號五樓之 十機房內查獲嚴新朋;又於同日下午一時三十分許,在臺中 市○○路四十六巷十五弄十七號內查獲PHONGSRI SAHATSNAI 與KONGTHONG THONGKHLUEAP二人;另於同日下午二時二十五 分許,前往臺中市○○路○段一三三巷三號之二嚴新朋住處 及臺中市○○○路十六號十二樓之三機房執行搜索,並分別 扣得附表二各編號所示,屬被告等人或共犯所有,供其等犯 罪所用或供犯罪預備之節費器、線材、數據機等物品。五、案經J○○、戌○○、乙○○、丙○○、B○○、天○○、 己○○、林晴琇、D○○、亥○○、玄○○、李竟壕、A○ ○、宙○○、丁○○、辛○○、H○○、K○○、申○○、 未○○、L○○、F○○、甲○○、詹翠梨、鄭旭峰、藺庭 頤、李玫芳洪麗香張誌仁、胡伯雄等告訴,暨內政部警 政署刑事警察局移送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 訴。
理 由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四條之規定,而 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 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 、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一百五十九條 第一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 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五定 有明文。本件被害人巳○○於九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陳報 狀,被告及辯護人均同意作為本案之證據(見本院九十八年 一月二十二日準備程序筆錄),及被害人F○○、劉純娥、 丙○○、鍾吉永、林晴琇、許月忠、天○○、玄○○、亥○



○、乙○○、子○○、李政賢、壬○○、未○○、午○○、 吳錦漢、I○○、詹翠梨、庚○○、B○○、己○○、李竟 壕、J○○、林宏毅、酉○○、D○○、戌○○、甲○○、 申○○、洪家惠、宇○○、A○○、宙○○、G○○○、丑 ○○、卯○○、張志強、湯雲珠、劉景文、丁○○、鄭旭峰 、劉偉晨、嚴瓊茹、黃鈺鳳李素伶、藺庭頤、林惠敏、郭 于菁、癸○○、李許蕙美、李玫芳、黃文賢、徐佳瑜施全 信、張誌仁柯淑芬洪麗香潘淑貞、田燕嬌、張鈺欣、 邱瓊峰、胡伯雄、傅瓘茹、黃○○、辛○○、H○○、K○ ○、L○○等於警詢之陳述,被告及辯護人於本院審理時均 表示無意見,本院審酌上開各被害人於警詢陳述時,僅陳述 其等被害經過並未指明特定人涉案,應無誣攀被告等之情狀 ,認得為本案之證據,合先敘明。
二、訊據被告地○○嚴新朋E○○寅○○固對於參與上開 詐騙集團之分工之事實均供承不諱,惟均矢口否認上開常業 詐欺取財犯行,地○○嚴新朋均辯稱:其等未曾參與行騙 被害人,僅是參與機房的分工,負責抽換 SIM卡而已,且上 揭台中市○○○路機房的部分,渠等並未參與云云。E○○ :其上班至被查獲的時間不長,且其係聽從地○○之指示, 幫忙抽換 SIM卡而已云云。寅○○辯稱:其僅係受雇領取微 薄的薪水,並沒有以詐欺金額的多寡去抽佣,原審量刑過重 云云。
三、經查:
嚴新朋於上開時間出面承租上開臺中市○○路及成功路房屋 ,地○○則向第二類電信業者瑪凱公司、南屏申請於上址承 租電話線路及非對稱數位式用戶專線,建立電信數據機房; 再由嚴新朋以每片一千五百元之價格,向上揭「東森通訊行 」負責人之鄭天富購買易付卡 SIM卡六片,及連同自「阿林 仔」處取得來源不明之各電信業者行動電話易付卡 SIM卡, 插用於前揭各該機房內之 DMT節費器以接收行動電話射頻訊 號,經由上開所承租之瑪凱公司、南屏公司之網路,轉接至 大陸地區。架設完竣之後,地○○負責上開寧夏路機房之管 理、嚴新朋負責看管上揭成功路機房,渠等並依「阿萬」等 人之指示,隨時配合抽換節費器上之 SIM卡,並指示不知情 之瑪凱公司、南屏公司人員配合操作,將遭警方斷絕通話之 詐騙電話門號更換轉接為其他門號,以確保詐騙集團成員得 以繼續使用電話線路,地○○嚴新朋並自詐騙集團成員處 獲取每月約三萬元至五萬元不等之薪資報酬,暨寅○○、E ○○二人先後自九十五年二月間及九十五年三月二十七日起 ,以月薪三萬元受僱於地○○,負責在上開寧夏路機房內進



行抽換 SIM卡、更換轉接門號之工作,並與嚴新朋依「阿萬 」等人之指示,由嚴新朋前往臺中地區之便利商店收取「阿 萬」所傳真,載有臺灣地區不特定民眾姓名、住址等個人資 料之文件,在其前開臺中市○○路住處,使用電腦及印表機 等設備打字列印後,交由E○○寅○○在前揭寧夏路機房 內,將繕打完成之收件人資料黏貼於信封上,裝入偽造之「 新鴻海公司入場券」等不實詐騙文件後,投遞寄出予不特定 民眾,以供詐欺集團成員實施詐騙之用等情,業據被告四人 分別於偵審中自白不諱,且所供情節互核吻合,並與同案業 已判決確定之被告鄭天富陳稱曾出售易付卡予嚴新朋等語相 符,認與事實相符,自堪採為本案認定犯罪之證據。 ㈡另地○○嚴新朋依「阿萬」之指示,先由嚴新朋出面向中 華電信申請在臺中市○○路四十六巷十五弄十七號房屋裝設 ADSL線路設備,地○○前往現場察看裝設情形後,即自九十 五年四月間起,以月薪一萬六千元之代價,僱用吸收先前依 法申請來臺工作,惟嗣因不滿薪資所得過低而逃跑之泰國籍 人PHONGSRI SAHATSNAI、KONGTHONG THONGKHLUEAP,指示該 二人,在前揭臺中市○○路機房內,撥打電話予不特定泰國 民眾,謊稱係電視台收視調查而蒐集泰國民眾之相關個人資 料,交由地○○等人轉交予「阿萬」等人,以遂行其等詐騙 泰國人民之目的,除據被告地○○嚴新朋供承在卷外,亦 與同案被告PHONGSRI SAHATSNAI、KONGTHONG THONGKHLUEAP 於偵查中供稱受僱在臺中市○○路四十六巷十五弄十七號機 房內,撥打電話予泰國民眾而蒐集個人資料等語相符,亦堪 以認定。
㈢詐騙集團成員先後於如附表一、一之一所示之日期,以撥打 民眾住處電話或其所使用之行動電話之方式,向接聽電話之 辛○○等人,分別以:⒈佯稱係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或同院檢 察署、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或同院檢察署之書記官、檢察官, 或自稱係「劉警官」、第一銀行人員,告以身分遭人冒用申 請信用卡積欠大筆款項,並於九十四年十二月七、九日及九 十五年三月二十二日分別傳真偽造不實之「台北地檢署刑事 偵查庭傳票」上蓋有檢察官謝道明之印文予黃○○、辛○○ 、癸○○,或謊稱涉及「亞太金融專案」等不法案件將遭扣 押財產強制執行,或藉言因案傳喚未到、涉嫌販賣人頭帳戶 、破獲詐騙集團、身分資料或帳戶遭盜用、信用卡遭盜刷、 帳號有問題需至金管會查證、銀行帳戶將被凍結等,需監控 凍結帳戶內之異常資金,或應將帳戶內款項轉匯至指定帳戶 統一管理云云,要求接聽電話之民眾申請語音設定轉帳或前 往自動櫃員機操作匯款;⒉佯稱係「新鴻海公司」、「新鴻



海精品生活館」、「新鴻海集團」、「威新家電生活館」之 員工,告以中獎訊息,或寄送偽造之新鴻海公司入場券之不 實文件,惟要求民眾先行匯入部分中獎稅金,或稱已獲得該 公司所贊助之抽獎活動獎項,惟需匯入佣金、會員費、手續 費、律師公證費、保證基金等費用;⒊謊稱係「威德利e化 商城」員工,或寄送偽造之「威德利e化商城會員卡」、「 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函」等不實文件,告以中獎訊息,惟必 須購買該公司電器商品扣抵中獎稅金,或謊稱欲義賣電子商 品或告以得貸款云云之詐騙方法,使辛○○等人因而陷於錯 誤,依指示前往匯款或辦理語音轉帳而轉匯至如附表一、一 之一所示之人頭帳戶內等情,業據證人即被害人F○○、劉 純娥、丙○○、鍾吉永、林晴琇、許月忠、天○○、玄○○ 、亥○○、乙○○、子○○、李政賢、壬○○、未○○、午 ○○、吳錦漢、I○○、詹翠梨、庚○○、B○○、己○○ 、李竟壕、J○○、林宏毅、酉○○、D○○、戌○○、甲 ○○、申○○、洪家惠、宇○○、A○○、宙○○、G○○ ○、丑○○、卯○○、張志強、湯雲珠、劉景文、丁○○、 鄭旭峰、劉偉晨、嚴瓊茹、黃鈺鳳李素伶、藺庭頤、林惠 敏、郭于菁、癸○○、李許蕙美、李玫芳、黃文賢、從佳瑜 、施全信、張誌仁柯淑芬洪麗香潘淑貞、田燕嬌、張 鈺欣、邱瓊峰、胡伯雄、傅瓘茹、黃○○、辛○○、H○○ 、K○○、L○○等於警詢時陳述綦詳(見刑事警察局95年 10月25日刑偵一二字第0950158883號函送之警詢筆錄卷〈下 稱警詢A卷〉第17、145至252、263至383、409至411頁,同 局於同日刑偵一二字第0950158879號函送之警詢筆錄卷〈下 稱警詢B卷〉第60 至121、147至164、184至209、222至407 、420、421 頁,第一○○一八號偵查卷㈠第277、278、295 至471頁、同上偵查卷㈡第12至48、53至97 頁),及被害人 藺庭頤、湯雲珠、鄭旭峰、劉偉晨、黃鈺鳳李素伶、林文 媛、柯淑芬、張惠娟、胡伯雄、傅瓘茹、洪家惠、許月忠、 潘淑貞於本院陳述明確(見本院前審卷㈠293、394頁),並 有渠等提出之匯款、轉帳之執據、存摺交易明細表、客戶歷 史檔交易明細查詢資料、銀行電話語音服務申請書暨約定書 、威德利e 化商城卡、香港博譽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函、新 鴻海入場券等可佐(各附於上開被害人警詢筆錄之後),及 黃○○、辛○○、癸○○提出之偽造之蓋有檢察官謝道明印 文之台北地檢署刑事偵查庭傳票、個人資料外洩授權止付聲 明書在卷足憑(見第二九號偵查卷㈡第125、126、133頁, 第一○○一八號偵查卷㈠第 291、303、304、356、357頁) 。揆之上開各被害人所陳,詐欺集團之詐騙方法無非係冒用



檢調人員名義,佯以被害人涉及詐欺、洗錢等不法案件,需 監控凍結被害人帳戶內之存款,或佯稱被害人中大獎,惟要 求被害人先行匯入稅金、會員費、手續費等費用;此與被告 地○○供承:其寧夏路機房係寄送新鴻海公司入場券,而成 功路機房係用檢調名義等語吻合(見第八六二五號偵查卷㈡ 第3頁),且依被害人所匯入之人頭帳戶勾稽亦有重複之情 形,如附表編號3與39、編號5與40、編號13與15、編號14與 41、編號17與19、編號20與26、44、編號34與35、編號50與 51、52、編號47與60等,足見應係同一詐欺集團所為。此外 ,並有如附表二所示,分別在上開臺中市○○路、成功路及 向心路機房、嚴新朋住處及同市○○○路十六號十二樓之一 等處查獲之節費器、線材、數據機等物品扣案可稽。 ㈣又證人即刑事警察局承辦人員戊○○於本院結證稱:伊等是 從台中市○○路六十三之一號這個詐欺機房跟監,及根據詐 欺之網址及電話、現地查訪埋伏監控後,確定台中市○○○ 路十六號十二樓之三亦屬於這個詐欺集團的機房,所以聲請 搜索時,上開忠明南路是與其他寧夏路、成功路等詐欺機房 同時執行。又伊等重點跟監對象是地○○、M○○、寅○○E○○等人,他們從寧夏路機房,作息時間大約是早上八 時到下午十七時,這段時間地○○等四人都會在寧夏路這個 機房裡面聚集、更換SIM卡,也會外出到其他機房更換SIM卡 以及領取人頭帳戶、人頭晶片卡,也會到便利商店,用便利 商店的傳真機與大陸人士做詐欺電話路由等等詐欺犯行的聯 繫,伊等有跟監到小龍有到寧夏路機房,伊等也從小龍車輛 跟監到忠明南路機房,亦曾經跟監過寅○○開的 BMW車輛到 忠明南路機房附近,且當時他們時常晚上都是跟小龍在一起 玩網咖聚在一起,又伊等查獲地○○時,他曾提及小龍詐欺 機房的地點,而該地點就是忠明南路的機房,所以伊便告知 地○○稱該機房已經同時被伊等搜索。被告算是詐欺集團之 子公司,阿萬是主公司,所有的線路都是阿萬在指揮分配等 語,並參以被告寅○○於偵查中供承:曾與地○○一起去上 開忠明南路安裝線路等語(見第八六二五號偵查卷㈡第20頁 ),暨被告地○○於偵查及本院供承:與伊接觸的綽號「阿 萬」之人,「阿萬」是詐欺集團台灣全部事務的負責人,伊 薪水有時匯到嚴新朋的帳戶,嚴新朋再給伊,有時候是車手 「小龍」給伊,忠明南路機房是「阿炮」負責,而「小龍」 是屬於渠等集團的成員,負責車手等語(見第八六二五號偵 查卷㈡第2至4頁,本院九十八年三月五日審判筆錄),是除 被告所自承:地○○負責上開寧夏路機房之管理、嚴新朋負 責看管上揭成功路機房外,「阿炮」、「小龍」所負責之上



述忠明南路機房亦屬「阿萬」等人詐欺集團實行詐欺犯行所 利用之機房。故被告等雖辯稱:上開忠明南路機房與渠等無 涉云云,自無可信。
㈤按刑法第二十八條之共同正犯,係採客觀主義,以共同實施 構成犯罪事實之行為為成立要件。雖共犯相互間祇須分擔一 部分行為,苟有犯意聯絡,仍應就全部犯罪事實共同負責, 然其所為之一部行為,究須構成犯罪事實之內容,始有分擔 實施之可言。次按刑法上之幫助犯或從犯,係指以幫助之意 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而未參與實施犯罪之行為者而言, 如就構成犯罪事實之一部,已參與實施,即屬共同正犯(最 高法院三十年上字第一七八一號判例、四十九年臺上字第七 七號判例參照);申言之,現行刑法關於正犯、從犯之區別 ,係以其主觀之犯意及客觀之犯行為標準,凡以自己犯罪之 意思而參與犯罪,無論其所參與者是否係犯罪構成要件之行 為,皆為正犯,其以幫助他人犯罪之意思而參與犯罪,其所 參與者,苟係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亦為正犯,必以幫助他 人犯罪之意思而參與犯罪,其所參與者又為犯罪構成要件以 外之行為,始為從犯。查本件被告地○○嚴新朋二人或負 責出面承租房屋作為機房使用,或向中華電信公司申請裝設 ADSL線路設備,並向第二類電係業者承租專線建立電信數據 機房,並各自於負責之機房內看顧,依詐騙集團成員之指示 抽換節費器上之 SIM卡,以確保詐騙集團成員得以順利使用 電話線路詐騙不特定民眾,地○○更引介吸收E○○、寅○ ○二人在寧夏路機房內抽換 SIM卡,並寄送不實之中獎詐騙 文件予大眾,渠等四人更均坦承知悉更換卡片之目的,在於 供詐騙集團成員將電話線路轉接至大陸地區,以逃避查緝而 從事詐欺犯罪,顯然係以為自己或共犯犯罪之意思而參與, 況依被告等人建立機房、看管機房、抽換卡片、寄送信函之 行為模式,所為顯然已經參與至詐欺罪之構成要件即詐術行 為之實施,而非如一般出賣人頭帳戶者僅提供帳戶供他人匯 款之單純幫助行為,所可比擬,縱被告等人僅各自分擔犯罪 行為之一部分,或僅與部分共犯有所謀議聯繫,或有任職長 短先後、職務高低與服從指揮監督程度之不同,然既係分工 合作並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犯罪目的,則於詐欺取財之 合同意思範圍以內,即應對於全部所發生之結果,共同負責 ,從而被告等與「阿萬」等人之詐騙集團成員自屬共同正犯 無訛。被告等雖辯稱:其等未曾參與行騙被害人,僅是參與 機房的分工,負責抽換SIM卡而已云云,惟於共同詐欺取財 之意思範圍內,仍應對於其他共犯因詐術施用行為而生之全 部結果,共同負其責任。




㈥次按修正刪除前刑法第三百四十條之常業詐欺罪,係指以犯 詐欺行為維生之事業者而言,苟恃此維生,縱其兼有其他工 作或職業,亦足構成該條之罪(最高法院四十五年臺上字第 一一八八號判例參照);且常業犯係指反覆以同種類之行為 為目的之社會活動職業性犯罪而言,凡藉該犯罪以為日常謀 生之職業,而有事實上之表現為已足,並不以犯罪時間之長 短為標準。再刑法第三百四十條所謂以犯第三百三十九條之 罪為常業者,係指專以觸犯該法條之罪,為其日常生活之職 業者而言,故該法第三百四十條為第三百三十九條犯罪之加 重態樣,性質上屬多數行為之集合犯,法律上擬制為一罪, 即學理上所稱之實質上一罪。其反覆從事之多數行為相互間 並不發生連續犯、牽連犯或想像競合犯裁判上一罪之問題( 最高法院九十二年度臺上字第一五○一號判決、九十三年度 臺上字第三五六○號判決參照)。被告地○○嚴新朋以每 月薪資三萬元至五萬元之代價受僱於詐騙集團成員,各自負 責於機房看管並更換 SIM卡,被告E○○寅○○亦經被告 地○○之引介,以每月三萬元之薪資在寧夏路機房從事換片 工作,該詐騙集團又有公款支付房租、水電費、雜支、電路 等費用,此據被告地○○供明在卷,參以本件被害人眾多, 且係遭有計畫性之詐騙手法誘使匯款,俱見該詐欺集團規模 龐大,分工細密,應屬職業性、集團性之犯罪,而被告等人 係以領取月薪之方式獲取報酬,縱任職之時間約自近月或數 月不等,然被告等人既係以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聽從詐騙 集團指示,反覆以同種類之行為遂行詐欺目的之犯罪,且以 該犯罪為日常謀生之職業,足見均恃之為常業,而屬刑法修 正前之詐欺罪之常業犯甚明。
㈦綜上所述,本件事證明確,被告等人犯行堪以認定,應依法 論科。
三、論罪之理由:
㈠被告行為後,其中有關本件之刑法第二十八條共犯、第三十 三條罰金刑之最低金額、第四十七條累犯、第五十五條後段 牽連犯、第五十六條連續犯及第三百四十條常業詐欺罪等規 定,均已於94年2月2日修正公布,並自95年7月1日施行。按 同於95年7月1日修正施行之刑法第二條規定,乃係關於新舊 法比較適用之準據法,其本身無關行為可罰性要件之變更, 故於95年7月1日前揭法律修正施行後,如有涉及比較新舊法 之問題,即應逕依修正後刑法第二條第一項規定,為「從舊 從輕」之比較(參見最高法院95年度第 8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意旨)。
爰先就




本件新舊法比較結果論述如下:
⒈刑法第二十八條共犯規定,雖將舊法之「實施」修正為「實 行」,其中「實施」一語,涵蓋陰謀、預備、著手及實行之 概念在內,其範圍較廣;而「實行」則著重於直接從事構成 犯罪事實之行為,其範圍較狹;二者之意義及範圍固有不同 ,但對於本件被告之犯行,刑法第二十八條之修正內容,對 於被告並無刑罰輕重之影響,應無適用修正後刑法第二條第 一項規定比較新舊法適用之問題(最高法院九十五年台上字 第五五八九號判決意旨參照)。
⒉有關罰金刑之最低額部分,修正前刑法第三十三條第五款規 定:「罰金:一元(銀元)以上。」,而依罰金罰鍰提高標 準條例規定,就七十二年二月二十六日前修正之刑法部分條 文罰金數額提高十倍,其後修正者則不提高倍數。而刑法第 三十三條第五款自七十二年六月二十六日迄九十四年二月二 日修正公布(九十五年七月一日施行),期間並未修正,再 依現行法規所定貨幣單位折算新臺幣條例規定,以銀元一元 折算新臺幣三元,則修正前最低罰金數額即為新台幣三十元 。修正後刑法第三十三條第五款規定:「罰金:新臺幣一千 元以上,以百元計算之。」修正後最低罰金刑即為一千元, 自應以修正前之規定有利被告。
⒊累犯部分,修正前刑法第四十七條係規定「受有期徒刑之執 行完畢,或受無期徒刑或有期徒刑一部之執行而赦免後,五 年以內再犯最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為累犯,加重本刑至二 分之一」,修正後刑法第四十七條第一、二項之規定則為: 「受徒刑之執行完畢,或一部之執行而赦免後,五年以內故 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為累犯,加重本刑至二分之一 」。被告寅○○於本件係合於累犯加重之情形(詳後述), 又係因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無論依新舊法均構成累 犯,本件被告寅○○部分自應適用行為時法即修正前刑法第 四十七條之規定論以累犯。
⒋修正前刑法第五十五條後段牽連犯之規定,於修正後業已刪 除,本件被告等與詐騙集團成員所共犯之常業詐欺罪、行使 偽造公文書、行使偽造私文書、偽造印章、偽造信用卡,而 於共同詐欺取財之意思範圍內,應由被告等人負責之各罪, 於新法時應分論併罰,而不得再依舊法關於牽連犯之規定從 一重罪處斷,經比較結果,認適用新法較不利於被告。 ⒌再刑法第五十六條連續犯之規定業經修正刪除,是於新法修 正施行後,被告等之數犯罪行為,即須分論併罰。此刪除雖 非犯罪構成要件之變更,但顯已影響行為人刑罰之法律效果 ,自屬法律有變更,依新法第二條第一項規定,比較新、舊



法結果,仍應適用較有利於被告之行為時法律即舊法論以連 續犯,此亦有最高法院九十五年度第八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 照。
⒍按修正前刑法第三百四十條之常業詐欺罪,其性質上屬多數 行為之集合犯,即學理上所稱之實質一罪,於法律上則將之 擬制為一罪論處;惟刑法修正後,常業詐欺罪因配合刑法第 五十六條連續犯規定之刪除,亦已一併刪除,依修正後之刑 法,就被告等人之個別詐欺行為須予分別論罪、併合處罰, 本件經比較新舊法之結果,適用新法顯較不利於被告等人, 自應適用舊法關於常業詐欺罪之規定,以為論處。 ⒎綜上所述,本件綜合上開罪刑全部比較結果,以舊刑法有利 於被告等人,自應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前段之規定,適用有 利於行為人之舊刑法。
㈡被告地○○嚴新朋就如附表一、一之一之所為,被告寅○ ○就如附表一編號3至36、一之一編號39至71 之所為,及被 告E○○就附表一編號35至36、一之一編號59至71之所為, 均核係犯修正前刑法第三百四十條之常業詐欺取財罪、刑法 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偽造並寄 發新鴻海入場卷、威德利e化商城、日錦稅務諮詢管理顧問 有限公司等不實文件)。另被告地○○嚴新朋就如附表一 編號1、33、一之一編號 37之所為,及被告寅○○就如附表 一編號33之所為,均核係犯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一 條之行使偽造公文書罪(偽造台北地檢署刑事偵查庭傳票) 。又被告等就偽造之「力寶銀行香港分行信用卡」部分,核 係犯刑法第二百零一條之一第一項之偽造信用卡罪。被告地 ○○、嚴新朋寅○○於傳票上偽造檢察官謝道明之印文之 階段行為,及偽造公文書之低度行為應為行使之高度行為所 吸收,均不另論罪。又其等偽造私文書之低度行為為高度之 行使行為所吸收,不另論罪(另新鴻海入場卷、威德利e化 商城、日錦稅務諮詢管理顧問有限公司等文件上,並未有律 師之印文,故此部分未有偽造印文之階段行為)。被告等就 上開犯行,與共組詐騙集團之綽號「阿萬」、「劉仔」、「 SONY」、「阿林仔」、「阿仁」、「阿才」、「王仔」、「 阿炮」、「小龍」等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男子及事實 欄所示之二名泰籍外勞彼此間,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之 事實,皆為共同正犯。又被告地○○嚴新朋二人所犯行使 偽造公文書、行使偽造私文書,均各時間緊接,犯罪構成要 件相同,顯係出於概括之犯意為之,均為連續犯,應各依修 正前刑法第五十六條之規定以一罪論,並加重其刑。另被告 寅○○E○○二人所犯行使偽造私文書,亦時間緊接,犯



罪構成要件相同,顯係出於概括之犯意為之,均為連續犯, 應各依修正前刑法第五十六條之規定以一罪論,並加重其刑 。復扣案之偽造力寶銀行香港分行信用卡數量雖高達10,7 04枚,惟顯係以機械於同時同地密接印製完成,並無可單獨 評價之連續數犯罪行為,且無證據足資證明被告等已持以行 使,是仍僅論以偽造信用卡之實質一罪。被告等人所犯上開 各罪,有方法目的之牽連關係,為裁判上一罪之牽連犯,應 依修正前刑法第五十五條後段牽連犯之規定,從一情節較重 之刑法第三百四十條常業詐欺取財罪處斷。另警方雖於寧夏 路機房所查獲之偽造陳博文、陳世強律師印鑑章,惟此部分 係在被告等參與本件詐欺集團前,為綽號「阿炮」之詐騙集 團成員所留下,供被告地○○等繼續接手負責該機房預備使 用之物品,業據被告地○○供承在卷,是上開偽造印章既係 被告等參與本件犯罪前所偽造,被告等即無成立刑法第二百 十七條第一項偽造印章罪之餘地,併此敘明。公訴人雖僅就 常業詐欺取財之事實提起公訴,惟其起訴之效力仍及於上開 屬裁判上一罪關係之其他犯罪,本院自得予以審理。再附表 一之一事實部分雖未據公訴人起訴,惟因與起訴之事實具有 常業詐欺實質上一罪之關係,當亦為起訴之效力所及,本院 自亦得併為審理。被告寅○○前受如事實欄所載徒刑之宣告

1/4頁 下一頁


參考資料
瑪凱電信股份有限公司 , 台灣公司情報網